第1626章 嗜睡-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26章 嗜睡

    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没有理会他。该不会是裴诗语一个人在房间内里面想不开了吧?还是发生了什么其他的不测?

    “小语,你妈妈亲自来接你回家了。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我说你妈妈来接你回家了。不管你想不想回去,你都应该开门和她们说清楚,你最后做出什么决定,我们都会支持你的决定,不会强迫你的去留的。当然,你能选择留在我身边,我非常高兴。”

    封擎苍耐着性子对门里面的裴诗语说道,但是不管他说了什么,还是没有得到回应。心跳的频率变得不稳,担忧裴诗语更多了。

    “裴诗语,你赶紧给我开门,你再不开门我就要闯进去了!”封擎苍的声音更大了。

    一个人在房内的裴诗语,哪里能听得到他是不是在好声好气的和自己说话,还是在威胁自己呢?

    时间又过去了十分钟,三个人在门外焦急的等候着。

    封擎苍其实早就想冲进去的,但是这一次他没有办法这样做了。为了尊重裴诗语,她卧室钥匙在她强烈的要求之下也全部交到了她的手上了。所以他现在只能在门外干等着却无计可施。

    “夫人,好话我也说了,狠话我也说了。这个坏人我也做了。你也看到的,我看小语是真的不想跟您回家,你还是先回去吧。以后有时间了我会多帮你劝劝她的。”封擎苍莫名的觉得烦躁和不耐。

    他一方面担心裴诗语,又认为施怡和凌悦在这里有点碍事。如果他真的做了什么不恰当的举动,在未来的岳母面前表现得不好难免会毁了自己的形象。

    “不是,封先生啊。语儿她一直躲在里面,连你也不理,不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了吧?”

    施怡也渐渐开始担心起来了。她觉得裴诗语就算是失忆了也不是一个硬心肠的人,出于礼貌也早就应该在她叫了那么久过来开门的。

    “不会的,她近来白天比较嗜睡。我看是昨晚她没有睡好,这会儿可能是又睡着了。房间隔音效果也不错,叫不醒她也不奇怪。您别担心。”

    不知道这话是说给施怡听让她放心的还是说自己自己听安慰自己的,总之封擎苍不愿意让她们再久留。

    “怎么会嗜睡?还是她的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施怡仍然不放心。

    她不是一个不依不饶的人,但是在自己的女儿这里,她变成了一个不理智的人。就算是封擎苍多次出言要送客了,她还厚着脸皮在这里站着,就是为了想搞清楚裴诗语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

    “这,其实就是她晚上熬夜追剧了。你也知道,她现在伤着呢。哪里也去不了,所以就迷上了电视剧,这几天不是又出了一部新电视剧吗?她喜欢看,就熬到了天亮。我说她也不听,还躲在房间里面偷偷看来着,我实在没法说出口,怕你说她没长大才没有最开始就告诉您的。”

    封擎苍感觉自己都快编不下了。

    也不知道施怡是不是一个好蒙混过关的人。如果她再这样逼问他的话,他也快要无计可施了。

    “原来是这样,这一点随我。我也喜欢看电视剧。封先生你也真是的,早点说出来就好了嘛。无聊看看电视打发时间挺好的,我哪里会说语儿什么。你真是想多了。”

    施怡刚才还紧张得不行,听了封擎苍的解释之后就放心多了。

    “我们都是年轻人,而且小语的身份又不简单。如果让您知道了她为了看电视而熬夜,怕您会误认为小语是一个不懂上进的人,所以才会选择帮她一起隐瞒的。我看她现在也是睡的挺沉的时候。”

    “妈妈,小语妹妹是个年轻人怎么会喜欢看电视剧呢?苍哥哥,你这么说不会是藏着私心,不想让我们把她接回去吧?”

    凌悦看到施怡开心了,而且也叫不醒裴诗语就知道此次来算是白来了。裴诗语不走,她就没有机会在封擎苍的面前表现了,暗自着急。

    封擎苍听凌悦这么一说,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板着一张冷脸看向凌悦,眼里都是他的不屑。

    “我藏着什么私心?反正以后都是一家人,小语早晚是我的老婆。相处的时间还多着,我也不急于一时。让她回去陪陪夫人和总统也没什么不好的。如果你不信,那你就在这里等着吧。看你什么时候能把她叫醒算你本事。”

    凌悦不服气的冷哼一声道:“哼!我叫就我叫,我就不信她真的能睡成一头猪死活叫不醒了!”

    “小语妹妹开门,开门!”

    敲门的力度之大,封擎苍都觉得凌悦根本就是在拿这扇无辜的门在出气。也不知道她又生什么气,莫名其妙的。他才不想理她。

    既然她想要这样做的话,就让她多费劲去吧。他刚才已经贴着门听过里面的动静了,裴诗语根本就是不想开门,她正在里面高歌呢。

    就因为隔音太好,不隔着门板都听不到里面到底有没有活人。知道她没事了,心情还那么好,封擎苍也不想告知施怡她们。

    转身去了衣帽间,几分钟后,封擎苍已经换好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早上的家居服也拿在他的手上。

    “夫人,时间不早了。我真的要出去了。”

    施怡还跟着凌悦站在裴诗语的房门口。封擎苍已经做了出门的打算,连衣服都换好了。她也不好再赖着不走了。

    “悦儿,我们先回去吧。下次再来。”语带失望,施怡还是拉着凌悦向外走了。

    “还有下次,我们这次来请她都那么难。我都不知道下次再来她会不会还是这个样子。”凌悦相当的不满,也不愿意就这样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