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4章 无法拒绝-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24章 无法拒绝

    施怡又陷入了为难之中,她在考虑封擎苍的话的同时,她又赞同了凌悦的说法。沉默了许久,她抱歉的看了封擎苍一眼又垂下眸子看向地板。

    “封先生,在家里我们都已经准备齐全了。今天其实来就是为了把语儿接回家和我们小住一段时间的。我想这一点你不能拒绝一个作为母亲的私心吧。我已经与语儿失散二十多年了,以后等她结婚生子了,她又不能在我的身边了。希望你能给我们一点时间,让我们再相处几年。”

    施怡最后还是采纳了凌悦的说法,凌悦能说出这样的话,就证明她的真心,她是希望可以接回裴诗语,然后他们一家四口和乐融融的住在一起的。

    难得的幸福,谁不想憧憬呢?特别是一个可怜的妈妈,人到了中年,还能有多少奢想呢?想得多的除了孩子还是孩子。

    被堵得哑口无言,封擎苍不满的看了凌悦一眼,也开始对凌悦的多话心生不喜了。他虽然看不出凌悦说这些话到底出于什么心思,但是总是让他有一些不舒服的地方。

    “那好吧,既然夫人是如此想法,那我们也没有必要僵持着继续讨论什么。这个决定还是交给小语来拿捏吧。只要是她的决定,我都不会拒绝的。”

    冷若冰霜的俊颜,冷冷的语气。施怡已经能感觉到封擎苍的不悦了,但是她也是见过大风大浪之人,为了自己的私心,就算是惹到了封擎苍不开心,她也要走出这一步。

    “还谢谢封先生对我们语儿的厚爱,语儿的眼光果然是极好的,没有看错人。”封擎苍已经做出了让步,那她施怡也要当着封擎苍的面说上几句好话才是。

    眼光好?呵呵呵……

    凌悦在心中冷笑了无数声。封擎苍本是她凌悦的未婚夫,以前凌悦也这样和她说过类似的话。现在呢,身份不一样了,换了以后,就可以不需要顾及她这个非亲生女儿的感受了吗?

    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未婚夫爱上别的女人,为了别的女人做了那么大的改变。她怎么能受得了?他们真的就把她当成了透明人了吧,觉得她是一个没有心,没有肺的吗?她真的不会难过吗?

    就算是看不下去,她也要强忍着随时都有可能会爆发出来的怒火。她要学会伪装,需要学会做一个虚伪而做作的女人,只有学会了隐忍她才有可能再次得到封擎苍的青睐。

    “不需要道谢,这本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没什么可谢的,封擎苍并不开心,就算是施怡夸赞了他,他想到裴诗语可能会暂时离开自己的身边,他就一百个不开心,烦躁得很。

    “妈妈,我们快去找小语妹妹吧,去问问她。时间也不早了,早点把她接回去。她不说累了吗,这时候走的话。回到家正好可以睡个午觉。”自以为很关心裴诗语,凌悦脸上充满了喜悦。

    “嗯,你说的没错。”施怡对着凌悦点了点头。

    果然是有了一个当姐姐应该有的样子了,施怡看着凌悦,越看越觉得满意,刚才的那一点点顾虑也全部没有了。对于封擎苍的抱歉,也在她的心急下消散了。

    封擎苍不再说什么,任由她们去吧。他还能说些什么呢?说得再多都显得多余了,也显得他太小家子气了。

    女人的嘴巴果然是犀利,两个女人,说得他真的是无力反击了。如果真的因为这样裴诗语暂时离开了他的身边,他也不能多说什么。他需要从现在就开始想,他要怎么才能再次把裴诗语接到身边。

    “那我们现在去吧。”凌悦已经从沙发上面站起身,施怡也随着她一起往裴诗语的卧室走去。

    而此时在卧室里面的裴诗语正戴着耳机听歌。

    想要听歌是因为家里来了陌生人,对她而言是陌生的人。对封擎苍而言是亲人,这一点让她不舒服。

    心里闷闷的,总是会想着外面那一家三口都在干嘛,他们会谈论身么呢?她们来这里找封擎苍是因为什么呢?

    会不会是因为知道了封擎苍在她这里暂住,然后因为她是女人家家,所以觉得不方便,让封擎苍离开呢?如果封擎苍跟着他的未婚妻走了,那她是不是应该开开心心的对他说一声,再也不见呢?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啦,她不是他公司的员工吗?裴诗语都已经想过了,她不是无用之人,她是别人口中的天才设计师,在这段时间内,她要把自己丢失的东西从新拾起然后熟练应用。伤好了以后就会公司上班,挣钱。

    挣到了很多钱以后,她就去环游世界,然后在某个浪漫的国度可能会遇到她这一辈走会珍爱一生的男人。从此开始幸福的生活。

    这些小心思都已经在裴诗语的心中形成了一个明确的框架,还有很多她暂时还没有想好,以后想到了会记下来,然后再一件件的去完成。

    听着歌的裴诗语没有办法静下心,她依旧会想着外面。也不知道那些人会什么时候走呢?

    “咕噜咕噜。”

    “糟糕,肚子都饿了。哎,那么久了,封擎苍的岳母和未婚妻到底走没有走啊?也不知道呆多久。早知道就应该先吃了早餐再进来的,到底是我自己的家,干嘛要给他们腾位置啊?真的是!这样做的好像是我做错事心虚了一样?”裴诗语的肚子饿得咕咕叫,心里就开始做斗争了。

    “那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假装出去看看呢?”

    “看什么看?现在出去有什么用?封擎苍就做了那么点早餐,现在出去还能有你的份儿吗?还是老老实实的自己点一份外卖吧。等外卖还快一点,又不用出去看到他们一家三口省的尴尬。”裴诗语自言自语着。

    “好像这样说也没错了,那还是点一份外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