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3章 让她回到我们身边吧-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23章 让她回到我们身边吧

    施怡悲切的眼神,她还是不想就这样退让。她是裴诗语的母亲,亲生母亲,自然是想要看到裴诗语好的,她认为对裴诗语最好的方式就是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悉心照料。

    “夫人言重了。您和总统先生都是非常善良之人,这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事情。怎么可能会被上天惩罚呢。既然你不放心小语的话,那这样吧。让她先在这里呆两天,我找个机会和她说说。看她自己的决定,您看这样成吗?”

    封擎苍不想对施怡来硬的,因为施怡是裴诗语的母亲,他必须要客客气气的对待她。这样以后他要娶裴诗语的话,他们也不会心生嫌隙。

    “这……”施怡一脸的为难,想要说什么,一时半会没有办法一下就说出来,她需要组织一波语言去说服封擎苍,然后她想了想还是没太想明白她应该怎么和封擎苍说。

    因为封擎苍爱她的女儿这件事上面没有错,他对她好这应该是她们开心的。但是她也想念她的女儿啊,现在裴诗语又不记得她们了。如果她再不把裴诗语接到家里好好相处一段时间的话,那她以后会不会彻底把她的家人,她的根都给忘了呢?

    这一点让施怡不敢深想,她太害怕了。换个方位思考的话,她又为封擎苍感到难过,最伤心的应该也有封擎苍的份吧。他们以前那么相爱,现在的相处却像是两个陌生人一样。没有过多的交流,没有任何的爱意可言了。

    封擎苍想什么,施怡很快就想明白了。刚才的为难在考量之后,她也决定先放一放,女儿的终身大事也很要紧,她必须要为裴诗语多做考虑。

    “妈妈,我看小语妹妹在这里好像也不太好吧,毕竟小语妹妹和苍哥哥都未婚。而且现在小语妹妹把苍哥哥都给忘了,谁知道日后会发生什么呢?我觉得还是把小语妹妹接回家里将养着脚伤,家里人多,照顾她也方便得很。在这里,只有苍哥哥一个人,又是男人,哪里有我们女孩子心细呢?您说对不对?”

    凌悦看出了施怡的犹豫,她马上接着施怡的话说出她心里想的。

    现在这个势头完全就倒在了她这一边。她一定会把握好这个机会的。

    裴诗语失忆这是多么难得的事情啊!更难得的是,她失忆就算了,还把封擎苍也忘得一干二净了。这就是上天在眷顾她这个可怜人好吗?真的是就是老天长眼了。

    都说有得必有失,这话是真的一点都没有错了。

    她才刚刚得知自己的身世如何,就失去了亲生母亲。裴诗语以为她得到了所有,然后就发生了这件可笑的事情,这不是她的机会是什么?

    不知道情况之时,凌悦是不希望裴诗语回到总统公馆的。现在她知道了,她是一百个愿意让裴诗语回总统公馆,就算是施怡和凌非岩不那么爱她了。他们都把注意力都放在裴诗语的身上也没有关系。

    只要裴诗语回去了,就代表封擎苍会和她分开。两个人就不会每天亲密的住在同一个屋檐底下了。

    长时间的不能相见,裴诗语肯定就会又慢慢忘记封擎苍的。到时候她再插足进去,多说一些裴诗语的坏话让封擎苍误解裴诗语,那她是不是又有希望可以重回封擎苍的身边呢?

    只是这样想想,凌悦就已经在心里偷着乐。

    心里笑嘻嘻,脸上一脸为难和忧虑。她表现出来的对裴诗语的关心,在场的另外两人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夫人,我想小语在我这里是最好不过的决定了吧。实在想不出,她到了新的地方以后又应该怎么去磨合?我知道你们都很关心小语,我们对她都是同样的在乎。如果你不放心我的话,那以后你有时间了都可以过来看看她。如果你发现她瘦了还是其他的,你再把她带回去怎么样?”

    虽然不喜欢凌悦,封擎苍也希望凌悦能够和裴诗语冰释前嫌成为好姐妹。出于姐姐对妹妹的关心,凌悦说的话确实没错。

    话虽是没错,但是听进了封擎苍的耳朵里,怎么都觉得不是滋味,她们分别就是性别歧视。

    谁说一个大男人就不能好好照顾一个女人了呢?女人能做的事情,他都能做,而且他做得也不赖好吗?哪里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了?他怎么不觉得自己不够心细?他要是心不够细的话,裴诗语这个粗心大意的小女人,早就摔得伤口裂开了好吗?

    还多亏了他如此心细,把家里该放地毯的地方都放上了地毯,而且这些地毯都是很方便轮椅行驶的。单从这一点上来说,他的心思就比常人更加细腻,想得更加多。

    “苍哥哥,为了小语妹妹好,还是让她回到我们的身边吧。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你也不需要有什么不放心的地方。总统公馆也随时欢迎你来,你到时候想要看小语妹妹的话,也随时都可以过来啊。”

    凌悦怎么会那么轻易就放弃呢?不可能的!她会为自己争取这个难得的机会,不会让它就这样从自己的手中溜走。

    “为了能够更好的照顾小语,我已经把公司的事情都转移到了家里,这段时间我有足够的时间去照顾她!”

    他的话已经放在这里了,就看施怡怎么想了。

    他对裴诗语的真情日月可鉴,如果施怡一意孤行要带走裴诗语的话,他也没有办法多加阻挠,毕竟裴诗语就是施怡的女儿没错,他是未婚夫,也还不是老公。

    就算是当了老公,也不能规定裴诗语的去留,她总是要回娘家的。但是现在是处于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他不想就这样应允了施怡,他有自己的私心。那就只能去找裴诗语自己做决定了。

    怕就怕在裴诗语如果知道了施怡是她的母亲大人,她屁颠屁颠的跟着就走了。

    好说总统公馆随时欢迎他,裴诗语欢迎不欢迎又是一回事儿了。去了总统公馆也见不到裴诗语,去了又有什么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