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1章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21章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语儿,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我们不能来看看你吗?你最近好不好,我们也不知道,来看你为何是这个态度?”施怡失望的道,想要离裴诗语近一点,确认她听到的是不是她亲女说的。

    “这位夫人说的就有点好笑了,我和你们又没有瓜葛,为什么要来看我?要看也是看封擎苍吧!”说完裴诗语真的笑了,一脸的苦笑。

    凌悦眼尖的发现了裴诗语好像又出现了新的情况,她现在这样对待施怡就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也是最直接伤害到施怡的行为,凌悦本就不想裴诗语真的回总统府,现在就是最好的一个时机。只要她能出面说上几句,时机把握好了,也能把裴诗语和施怡之间的关系搅得僵硬化。

    “小语妹妹,你怎么这样和妈妈说话。太不懂事了,没大没小的。你都不知道最近这时间妈妈每天为你的事情忙里忙外的,就是为了早点忙完。然后好给你一个惊喜,你怎么对妈妈说那么冲的话?”凌悦皱着眉扶住施怡,让她有些踉跄的脚步得以站稳。

    裴诗语听闻后嘴角微微上扬,形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红唇微启,“惊喜?你没说错吧?你确定不是给我惊吓而是惊喜吗?”

    “你这是什么语气?怎么怪里怪气的和我们说话?”凌悦被裴诗语这个笑弄得头皮发麻,“妈妈,你看小语妹妹怎么一点都不关心你,你的身体这几天都要累坏了,她也没两句关心的话就算了,怎么句句都带着火药味呢?”

    才几日不见,凌悦实在不了解裴诗语又在搞什么鬼。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完全和以前那个温婉的她对不上。现在的她字字带着刺味儿,好像她们来这里还得罪了她一样。

    裴诗语对她们的态度就让凌悦觉得十分的不爽,如果不是施怡非要来接裴诗语一起回去住的话,要不是她为了巴结施怡夫妇,就算是打死她,她都不会过来的

    “语儿可能心情不好吧,我们多理解理解。”施怡虽然也觉得凌悦说的有那么一点对,但是她不想去想裴诗语的不好,就算是裴诗语真的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也是她这个当妈妈的错,是她没有用心去对待她,所以她现在还在记恨她,不肯原谅她,那也是她咎由自取的。

    如果她没有着了施玲的道,没有把她弄丢的话。裴诗语一定会在她的身边长大,她一定会成为最完美的公主。

    她经历了那么多,心智变化肯定也会阴晴不定的吧。所以她需要更多的时间,更多的耐心去对待裴诗语。

    “妈妈,你就护着她吧,宠着她吧!她不心疼你,你不难过吗?你知道不知道看到她这样对待你,我心里难受啊,为你感到不值当。看你天天那么劳累。以你的身份地位,干嘛要去讨好她呢?”

    凌悦帮着施怡说几句话,施怡却不领她的好意,还向着裴诗语。就让凌悦出现了很强烈的危机感了。

    现在裴诗语还没有回家,施怡就这样护着裴诗语,若是真的回到总统公馆了以后,她还不是无法无天了?不是想干嘛就干嘛,就算她欺负了自己,施怡也会向着裴诗语说她的好吧?她到时候还会有地位可言吗?

    “我说,你们要吵的话就请继续吧。我不喜欢和别人争执。”裴诗语看到凌悦挽着施怡的手甚是亲密,心里也生出一股莫名之火,但是她又不想和她们逞口舌之能。所以还是能避就避吧。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语儿”

    看到裴诗语头也不回,一点都没有停顿的回了卧房上了锁,施怡的心都要碎了。好在是凌悦在一旁扶着她安慰她,她才觉得好受一点。

    “凌夫人,小语的情况有点不好,你先坐一会儿吧,等她安静一下,让她自己想想,我再去和她说一说。”封擎苍看到这母女三人起了争执,他一个大男人也实在不好插嘴。

    所以就算是裴诗语先进了房间,他也没有阻止她的行为。而是让她一个人进去清净一下。因为他看着裴诗语的表现,已经确定了一件事。

    裴诗语实则上是把施怡还有凌悦两人也已经忘记了,完全记不住了。她才会这样对待她们的,而且,除了忘记她们之外,她对这两人明显的还有一些敌意,这是出于什么原因,他暂且还不明白。

    “语儿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性格大变,之前不是好好的吗?”施怡在凌悦的搀扶下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胸口闷闷的,心事重重的样子。

    “她失忆了,把很多事情都忘了。连我也忘了,才会变成今天您看到的这样,您也千万不要乱想那么多,别怪罪她,这不是她故意的。”封擎苍害怕施怡误解了故而解释道。

    之前他不插嘴就是害怕越说越乱,现在他们分开了封擎苍也打算先和施怡这边说清楚,再等裴诗语冷静一下他再去找她,看看她有没有想想要问的,如果是她问起的话,那他就一一告知。

    “失忆?苍哥哥,你不会是在逗我们玩吧?她才失忆好没多久,怎么又失忆了?这个失忆的戏码也太老旧了吧。都玩不腻的吗?”凌悦不怎么相信封擎苍说的话。

    凌悦认为裴诗语的行为和言语看起来虽然怪异,但是也不至于又失忆吧?而且这记忆失得有点莫名其妙的。

    封擎苍没有理会凌悦,话已经放出来了,她爱信不信,他没有必要去多做解释。

    “是啊,封先生。语儿好好的,她怎么会失忆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是不是她受伤了,还有脑子也伤到了呢?”

    施怡也不多信的,更多的是担心和心疼。眼泪蓄在眼眸里,着急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