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你是我心中的白雪公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4章 你是我心中的白雪公主

    裴施语从更衣室里走出来,因为没有穿过这样的衣服,动作有些扭捏,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我这一身怎么样?”她一出来,就忍不住询问男人的意见,要是他敢说不好看,立马回去换了。

    封擎苍在她出房门的时候,眼睛顿时一辆,视线黏在了她的身上。

    似火一般红艳的骑士服衬托得裴施语,如果娇艳的木棉花一样,鲜艳夺目。

    和平时温婉的气势不同,她穿上这套骑装,显得整个人更加利落艳丽,气质更加的外放。

    如同一个骄傲的美丽公主,贵气之中又带着活泼俏丽。

    “呃,是不是有点怪?”裴施语看封擎苍久久没有反应,心里更是不确定了。

    “很漂亮。”封擎苍肯定道,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假咳一声,转移话题道:“我们现在去挑马。”

    裴施语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笑,心里闪过一抹得意。

    两人来到马厩,男人指着一匹白色的高大骏马道。

    “这匹是荷尔斯泰因马,这种马起源于德国最北部的史尼斯-荷尔斯泰因省。它虽然很高大健壮,但是脾气温顺镇定,很适合你。”

    这匹白马十分高大漂亮,细致高雅的身体线条看起来就像童话里白马王子的座驾,让裴施语一下子就喜欢上了。

    窝在她怀里的乖乖也探出头来,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眼前的大家伙。

    一狗一马拥有相同的颜色,就这么定定的注视着对方,你画面有意思极了。

    原本就十分喜欢这匹马的裴施语,立刻做出了决定。

    “就这一匹吧!它叫什么名字?”

    “它叫白雪,是匹母马。”封擎苍道。

    裴施语笑道:“所以它是白雪公主?”

    “嗯,和你很搭。”封擎苍将白雪带出马厩,很随意的说出了这句话。

    裴施语楞在原地,好一会才缓过劲来。

    总裁大神刚刚是在夸我?

    可她看男人一脸坦然,反倒让她不好意思大惊小怪了。

    将白雪带出马厩,来到跑马场。

    跑马场是片非常宽广的草场,很有内蒙草原的感觉。蓝天白云和草地,构成一幅漂亮的图画,让人身在其中,心旷神怡。

    “乖乖,你在草地这里玩,别跑远了,我进去学习怎么骑马,一会我会骑了就带你!”

    裴施语将乖乖放到地上,乖乖适应力很强,下来没多久就开始撒欢起来,到处奔跑,完全没有刚才窝在裴施语怀里那种腼腆的样子。

    “这小家伙还挺会装的,别一会跑远了找不回来了。”裴施语看它这个样子,有些哭笑不得,又有些担忧。

    “我让人看着它。”封擎苍给旁边的工作人员使了个眼色,他们纷纷会意,专门派了个人看着乖乖。

    裴施语的注意力从乖乖身上收回,看着眼前的非常高大的白云,整个人有点木。

    她怎么上去呢?

    马童不知道哪里去了,跑马场上只有她和封擎苍,这不是故意为难她吗!

    “过来,我扶你。”封擎苍站到白马旁边,伸出手。

    “啊?不,不用,我自己可以!”裴施语想都没想,直接拒绝。

    出乎意料,封擎苍并没有阻拦,站到一旁摆出一个请的姿势。

    裴施语走到白雪面前,抚摸着它的脑袋,给它喂专门的糖块,轻声道:“白雪,我一会要骑到你的背上,请多多关照。”

    联络完感情,她开始研究怎么上马,回想了一下电视里是怎么演的。

    斟酌片刻,觉得心里有个大概的谱,这才靠近准备尝试。

    她双手搭在马背上,一只脚踩入马镫,使劲一蹬——

    呃……太高了,没爬上去。

    不气馁,再来,这次身体完全趴在马背上,然后再用力一蹬。

    全身重量往马背上一压,白云不耐烦的动了动,差点把她给带摔了。

    “哎哟——”

    封擎苍眼疾手快把她扶住,才幸免于难。

    “还要自己试吗?”男人的目光投向她,嘴角带着笑意,一副早就料到的模样。

    裴施语耷拉着脑袋,摇了摇头,双手握拳,异常诚恳道:“总裁大神,请赐教。”

    “左手握住缰绳和马鞍前桥。”男人轻轻一笑,将她带到马左侧前脚位置。

    他一边说着,一边握着裴施语的手去抓住应该抓住的地方。

    男人的手很暖很厚实,与她细嫩纤细的手完全不同。从身后穿过左手抓着左手,右手抓住右手,好像抱着她一样。

    暖意透过手套穿越到肌肤,再到全身,让她耳根子忍不住微红起来,心跳也无法控制的‘扑通扑通’,跳得越来越快。

    当她抓好的时候,男人将手撤走,她才觉得自己又恢复了正常的呼吸。

    “左脚踩进马镫,不要踩得太深,三分之一套入就行。”封擎苍好像并没有发现她的异样,继续认真的讲解着。

    看她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竟然直接伸手去抓住她的脚踝,把她吓了一跳,直接将脚抽了回来。

    “你干什么?”封擎苍的语气里透着不悦,就像一个老师对不听话的学生那样。

    裴施语没出息的咽了咽口水,战战兢兢的又把脚放回去。

    “这,这不合适,哪能劳烦您做这些。”一紧张,她说话的语气就特别的客气。

    男人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我不动手,你自己明白?还是你想时间都耗在这些事上?”态度十分严厉,就跟老师一样。

    裴施语没再敢吭声,特老实的任由他摆布。

    “这样做是为了避免发生意外落马,脚抽不出来,一会你骑马的时候更要注意。”

    可冷静之后就发现,这马背好高啊!

    虽然她不恐高,可是坐在马背上,总有种不安全感。

    这时候“嗯,嗯!”裴施语态度特别认真,不敢有一丝马虎。

    “上下马要用脚尖踩镫,然后用力翻上去。这匹马比较高,你可以用右脚在地上多点几次,以借着冲力上马背。我先给你示范一遍,你看我的动作。”

    封擎苍走到他挑的黑马身边,脚踩在马镫上,轻轻一跃,动作干净利落,很帅气的翻上了马背

    “哇——好帅!”裴施语忍不住出声赞叹道。

    男人也换上了骑士服,那叫个挺拔帅气,和平时穿着刻板西装的模样完全不同。

    英气勃发,又带着优雅贵气,站在那如同一个冷峻的王子一样。

    上马的动作更是帅气无比,让裴施语的眼睛都随之一亮,完全忘了要看男人的动作。

    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字——帅!

    封擎苍听到她的赞美,眉眼不自觉带着淡淡的笑意。翻身下马,动作行云流水,一看就是行家。

    “看到了?”

    裴施语猛的点头。

    “感觉怎么样?”

    “很帅!”

    “……”封擎苍盯了她一眼,“我是说动作!”

    “是很帅啊!”花痴病上线,裴施语现在的智商是负的。

    “知道怎么做了吗?”封擎苍嘴角微微翘起。

    裴施语这才回过神,猛的摇头,她完全就不记得这一茬啊。

    “对,对不起,我刚被你帅了一脸,忘了看动作。”她笑得谄媚,心底大叫不好。

    这个男人做一件事有多认真她最是明白,现在好心给她当老师,结果自己竟然这么不着调,肯定会不高兴。

    “你的赞美我收下,你的走神我不认同。”封擎苍很冷静道。

    裴施语赶紧收敛自己的情绪,认真起来。

    封擎苍护在她身旁,又将上马要领讲解了一遍,然后让她尝试蹬上去。

    右脚点地,借力往上一跃,封擎苍扶着她和腿,往上一托,终于跨上了马背!

    “我上来了!”裴施语高兴极了,连忙嚷了起来。

    白云还走了两步,让她下意识拉进缰绳。

    “放松,别突然拉紧缰绳。”封擎苍低沉的声音响起,让裴施语一下子有了安全感。

    可还没等她放松下来,男人的手突然搭在马鞍前桥和后桥,一跃而上,从身后搂着她。

    两人一前一后,骑上了同一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