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0章 没什么胃口-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20章 没什么胃口

    封擎苍也不点头,也不摇头,就默默吃着自己的早餐了。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应该和凌悦保持一定的距离了,因为凌悦就是一个头脑不通的人。

    “那你不说话就是答应咯,嘻嘻嘻。还是苍哥哥好。”这变脸的速度实在是很快。

    裴诗语控制着轮椅路过餐厅的时候没打算停下来,这是他们一家人的欢聚时光,她一个外人就没有必要插足进去了,不然做了那个破坏别人培养感情的恶人就不好了。

    封擎苍在裴诗语出来的时候就已经留意了声响了,看到她直接越过餐厅不知道干嘛去开口问道:“你去哪里?”

    然而裴诗语却没有停下来,听到也继续前行。

    “小语。过来吃早餐,再不吃一会儿要变凉了。”封擎苍哪里会知道裴诗语想的什么,总之他心里就是觉得裴诗语每天的营养必须要跟上,早餐,午餐,晚餐,餐餐都需要按时进补。

    “我今天不想吃,没有什么胃口。”恬淡的声音在房子里面飘散,裴诗语头都没有回过去看封擎苍一眼。

    “生病了?还是你昨晚头发没有吹干就睡觉吗?”封擎苍不是笨,而是太过关心裴诗语了。

    “没有。你慢慢吃吧。我想再睡一下。”裴诗语不想多言,感觉心里很烦躁。觉得这个封擎苍脑子可能有病吧。

    他的未婚妻和岳母都在这里,他干嘛要表现出一副很关心自己的模样??难道他就不害怕他的岳母和未婚妻误会吗??刚才也还起了争执了,是不是因为自己?如果真的是的话,那她罪过就大了,害得人家一家人家庭都不和睦了,所以还是避嫌吧。

    “苍哥哥,既然小语妹妹说要去睡一下,那你先吃吧。反正她也不想吃,留着冷了也是可惜了,我陪你好吗?”凌悦也觉得裴诗语有点奇怪。

    但是想想又没觉得有什么。裴诗语本来就讨厌自己,她们是互相厌恶的,她不原谅自己也不奇怪吧!再者她在这里可能也是让裴诗语看着不爽了。所以她才想要逃避的,呵呵。她越是这样,她就越让她难受。

    封擎苍并未说话,而是怒瞪了凌悦一眼,怪她多嘴。不该说话的时候,就好好闭嘴就好了,说这些话不是说给裴诗语听的是什么?不就是想要裴诗语误会他和凌悦间有什么关系吗?

    “小语,你怎么了?我来了怎么也不理我?”施怡从坐在这里,从裴诗语看到她那一眼的时候她就没有理会过自己,让她难堪不说,还左立难安。

    胸口闷闷的,就是有很多话想要对裴诗语说,但是也因为她的冷漠对待而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了。

    “这位夫人,你来了是客,封擎苍会好好招待你的。我想就不需要我来接待你们了吧?”裴诗语嗜笑一声,脸上闪过一丝嘲讽,因为背着身,谁也看不见。

    “小语,你怎么了?为什么这样对我??”施怡懵了,她今天来就是为了接裴诗语回去的。但是现在裴诗语对待她的态度却是一个陌生人的态度,难道真的是她猜想对了?

    裴诗语已经后悔了吗?她不愿意再承认她是自己的女儿了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她该怎么办?

    “这样对待你?我这样对待你好像也没有什么错吧。你们来我的家,连招呼都没有打,把我的家当成自己家一样随便,进出那是如此的自由。难道还要我笑嘻嘻的跟着你们一起来热聊吗?”裴诗语满腔的怨气,虽然这些怨气她不想对这个夫人发,是想对封擎苍发的。但是施怡问起的时候,她还是用阴阳怪气的腔调回答她的问题。

    “我已经给你打过很多次电话了,但是你都没有接。害怕你出什么事所以才会那么早早过来的。小语,你能不能好好和我说话?你这样,我好难过。”施怡被裴诗语的冷漠刺伤了。

    现在的裴诗语就像是一个刺猬,她浑身都长满了锋利的刺,她说话也是带刺的。

    什么叫她来这里连个招呼都不打,难道她这个当妈妈的,来看看女儿,关心关心她的境况,没有提前说过就要被她冷漠对待吗?

    凌悦看不惯裴诗语了。

    从餐桌上站起身,边走边大声说道:“裴诗语,你这么和妈妈说话干嘛?你知道不知道她每天都为你担心,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不接就算,不理她,连一个解释都没有,她就害怕你出什么事了。我们早早就赶来了,你没有一个好眼色就算了,怎么还说这样的话?”

    “你们来干嘛不给封擎苍打电话?干嘛要给我打电话?”裴诗语反问。

    “封擎苍你的电话关机了吗?”裴诗语怒火也是渐渐上来了,凌悦的咄咄逼人,说得好像她才是那个做错的人。

    “没有。”封擎苍出声道。

    “对啊,封擎苍的手机又没有关机,既然你们要来看他的话,为什么不给他打电话?为什么要给我打电话呢?真的是很好玩也!”秀一波狗粮还要给她先打个招呼吗?秀恩爱还要带着岳母的吗?

    这一点让裴诗语超级受不了。这对母女干嘛要对她这样啊?她和封擎苍一直都保持着距离的好吗。她对他也没有任何的非分之想,难不成这对母女是误会了她和封擎苍的关系不成?所以一大早就过来质问她?

    “这,我们也不知道封先生在家,所以给忘了。就直接过来了。”施怡被裴诗语反问得有些说不出话,这好像还确实是她们大意了。

    “那你们现在没有打招呼一声就过来了,当然不需要对我说。对封擎苍说就好了,但是下次如果你们还有什么聚会的话,最好就是去外面去好吗?不要在我的家里面来了。我需要静养,不想家里那么闹。”裴诗语真的不愿意把这些话说的那么明白的。

    她其实可以把自己关进房间里面,然后等封擎苍的岳母还有未婚妻走了以后再和他谈一谈这个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