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9章 都是她喜欢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19章 都是她喜欢的

    “夫人,你用过早餐了吗?”封擎苍冷着脸又坐在餐桌上。和施怡客气说了一声,就自己低头喝稀饭了。

    只是今天的这顿早餐吃得确实有些不自在。裴诗语没有在餐桌上,凌悦一直盯着自己,那炙热的眸光都快把他烫死了。

    “我们已经吃过了,不好意思了。我们来了那么早,也不知道小语还没有起来,给你们带来不便了吧?”施怡在凌非岩出门的时候,她后脚就跟着凌悦一起出门了。

    凌悦看着这一桌的菜色,比总统府的还丰盛,看起来也很可口,暗自咽了几口口水,笑着问道:“苍哥哥,这些都是你亲手做的吗?”

    其实在来的时候凌悦就已经意识到了,他来给她们开门的时候封擎苍正围着围裙,迎她们进门的时候,他又继续进厨房去了,所以除了是他亲自下厨的,也没有其他人了。再说裴诗语也刚刚起来,完全不可能是她的手艺。

    但是为了恭维封擎苍,凌悦明明知道了,还要再多余的问一声。

    “嗯。”封擎苍没多说什么,就冷冷的嗯一声,然后继续低头吃他的早餐。也不打算招呼凌悦。

    “妈妈,苍哥哥居然会下厨。看着还不错,我早上也没有吃多少,感觉肚子又有一些饿了呢。”凌悦眼巴巴的看着施怡,这样说已经明白了。

    “那”施怡不知道凌悦怎么想的,她觉得有些不好,因为她们在家里已经吃过了。

    这餐桌上面的早餐看起来很丰富没错,但是分量却不多,也就是两个人的量。封擎苍做的早餐应该就是给他自己还有裴诗语两个人吃的。

    她刚才已经拒绝了封擎苍。现在凌悦说这话就是她也想一起吃的意思了。她这个外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凌悦好像真的没有看出施怡脸上的为难,对着施怡撒了一个娇以后,就自己动手拿了筷子。然而这一双碗筷却是为裴诗语准备的。是她专用的碗筷。

    封擎苍见了以后,抬手压住她拿筷子的动作。

    “如果凌小姐没有用过早餐的话,我等下帮你订一份外卖。或者是帮凌小姐在锦桂楼订一桌早点,等下你去那里吃吧。”封擎苍压住凌悦继续拿筷子。

    被这么对待,让凌悦完全错愕了,怔住的她忘记了反抗,拿筷子的动作也停了下来。瞪着大大的双眼,完全不敢相信封擎苍说的话,“苍哥哥,这可是你亲自做的早餐。而且还有那么多,我为什么不能和你一起吃呢?”

    问出这话的时候,凌悦就已经觉得委屈了,眼里也开始蓄着泪水,等着封擎苍回答自己。

    “小语还没有吃,这些都是她喜欢的。而且这个时间她也饿了,你已经吃过了,如果还没有吃饱的话,等下再去外面吃的话时间也正好。”封擎苍毫不客气的说明了她不能一起用餐的原因。

    “小语妹妹没有吃所以我就不能吃了吗?这算是什么歪理?而且,她的胃口向来很这么多东西她能吃得完吗?”这样的差别待遇,让凌悦委屈得直接哭了。

    晶莹的泪水一颗一颗的掉到了餐桌上,但是这些泪水却没能打动封擎苍,他的心肠也没有变软。

    “她最近饭量变大了,准备的这些东西正好,晚一点她还要吃一些水果。”封擎苍直接就把裴诗语最近的胃口说出来,这话堵得凌悦哑口无言。

    “好了,悦儿,就按照封先生说的。你要是饿了,我们一会儿再吃一点。要不,借着封先生的厨房,妈妈再给你下厨做一点吧。”施怡看到凌悦哭了,也觉得有些过分了。

    但是封擎苍说的也没错,这些早餐确实就是两个人的分量的。他能帮凌悦再点外卖的话也可以的,就这么一说而已,凌悦就哭了,确实是有些小家子气了。

    “妈妈,我只是想尝一尝苍哥哥的手艺,我没有真的饿!你为什么也不帮我?”凌悦哭着瞪了施怡一眼。然后泪花掉得更多了,委屈巴巴的样子让施怡头疼。

    在封擎苍的面前,她真的没有办法伪装自己,把她伪装成一个什么都不在乎的乖乖女,她做不到。

    只要想到封擎苍对裴诗语的话,她就开始嫉妒,她就会忍不住想要发狂,想要把这一切都弄坏,她不能看到封擎苍对别的女人好!就算是真的对别的女人好了,他又怎么能那么冷漠的对待自己呢?她曾经也是他的未婚妻不是吗?

    对于凌悦的无理取闹,施怡以前就没有办法教育她,现在她虽然是渐渐变好了,但是小性子依然在也是正常的,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施怡抱歉的看了封擎苍一眼,又开始开导凌悦:“悦儿乖,不哭了不哭了。没看封先生也在吗,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在封先生面前哭让他笑话你呢。这就是一点小事儿,下次我们来再给提前说一声,想来封先生应该会多准备一些的。今天我们来得确实唐突了,还是我们的不好。”

    “嗯。”封擎苍看到凌悦哭个不停,也是有些心烦。但是为了尽快解决她继续哭下去的问题,他只能敷衍的点了点头,这也算是答应了施怡的话了。

    他可不想这一幕被裴诗语看到,如果被她看到的话,她可能又会误会自己了。上次他已经和裴诗语把话说明了,不会和凌悦有什么的,她不喜欢的事情,他也不会再做了。

    “悦儿,你看封先生也答应了,不哭了。”面对凌悦,施怡只能像哄小孩子一样去耐心哄她。

    裴诗语在洗漱间里面听也不是很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然后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凌悦对着封擎苍撒娇,她正笑着看封擎苍。满脸的爱意毫不掩饰的写在脸上。

    “苍哥哥,我就知道你不会对我那么差的。那下次我来之前先和你说一声咯,下次一定要吃到你亲自做的早餐好吗?”刚才封擎苍点头,凌悦已经不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