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8章 受伤了也活蹦乱跳-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18章 受伤了也活蹦乱跳

    “哦。”裴诗语反映有些呆滞。

    脑子也有一点乱,为什么她的家里要来这么多人?难道她的家已经变成了封擎苍接待他的亲戚啊,朋友啊的圣地不成了吗?

    他一个人住在这里就算了,难道他要接待亲戚啥的,就不能出去接待吗?干嘛都要请到她的家里来?而且每次来人都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呢?这一点让裴诗语觉得她这个当主人的对自己的房子一点使用权都没有了。

    还是乖乖的进了洗漱间洗漱干净,也是这么点时间让裴诗语越想越觉得生气,气得她连刷牙都比平时用力几分,导致她的牙龈都受了伤出了不少血。

    “倒霉,呸!呸!呸!”吐了好几口水,血水才渐渐变淡,裴诗语的心情却变得更差了。不是她的脾气火爆,而是她现在看到那对母女的时候,就是毫无理由的,真的很想直接把她们给轰出去!

    “封先生,几日不见小语她怎么坐着轮椅??”施怡看到裴诗语推着轮椅出来的时候,就有些不明白情况,然后看到裴诗语就冷冷的看自己一眼就去洗漱了,连妈妈都没有喊一声,让她大失所望。

    心里也是难过得紧,但是面上还是要假装在笑,等裴诗语进了洗漱间她就赶紧问问封擎苍。

    “她受伤了。脚伤。”心情有些烦躁,封擎苍其实不愿意施怡和凌悦过来。

    “妈妈,小语妹妹她怎么不理你?你不说她很乖吗,怎么看都不看你一眼?”凌悦眼尖的就发现了裴诗语完全没有理会她们的意思,甚至是在施怡叫她的时候都不搭理施怡。

    被道中心塞,施怡有些不满的看了凌悦一眼,然后又转头看向封擎苍继续问道:“那她是什么时候受伤的,应该去医院看过了吧?医生怎么说?”施怡更担心的还是裴诗语的身体健康,看到裴诗语受伤,她这个当妈妈i的更多的就是心疼。

    “没有什么大碍,医生说静养一段时间就好了。这段时间我都会照顾好她的,夫人不必担心。”施怡的关心,也让封擎苍动容。

    毕竟是裴诗语的妈妈,他总是要好言相待的。只是,他现在也不确定裴诗语还记不记得施怡和凌悦了,如果不记得的话,等下他又应该怎么介绍他们呢?

    “我给语儿打了好些电话,都没联系上她,想来应该是因为她受伤了没空理我吧。是我这几天多想了,也是我这个当妈妈i的失责,没联系到语儿我应该早点过来看看的,只是这几天都忙着一些事情耽误了,哎。”

    施怡眼里都写满了自责和内疚,她的眼神在数分钟已经多次看向洗漱间的方向了,因为那里有她的女儿。

    “夫人不必自责,小语她还好。虽然受伤了,每天也是活蹦乱跳的。”封擎苍想到裴诗语确实是每天都不得闲,这里转转,那里晃晃的,确实是一个大忙人没说错。

    “她都这样了,哪里还能蹦跶得起来?封先生也不要安慰我了。我知道是我的过错,以前没认女儿没有办法对她好就算了,现在就是认了也还是如此粗心大意。这也就只能怪我自己。”

    “妈妈,你别这样想。我们做孩子的,就应该多孝敬你。我们也已经是大人了,小语妹妹就算是受伤了也应该给你打个电话报平安的。你每天给她打电话她也不接,就算是你想关心她也没有办法啊。”凌悦帮施怡找个平台下。

    听着很像是安慰施怡的话,但是施怡听到了耳朵里就感觉怪怪的,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话语中又体现出了凌悦的乖巧懂事。她好像也没有说错什么。

    这一些话却让封擎苍对凌悦有些刮目相看了,她一直都是骄纵任性的女孩。之前也是如此,对很多事情都很执着,很难放手。

    现在还能说出安慰施怡的话,难道是她真的愿意改过了吗?封擎苍并没有办法马上确定凌悦是否变好了,也不打算再关心她怎么样。他的心里就只有裴诗语一人,她的事情才是自己应该管的,其他的人,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只要没有招惹到裴诗语就好了。

    “小语怎么洗了那么久?不会是不方便吧?我进去看看她。”施怡的双眸就没有离开过洗漱间。

    裴诗语确实是在洗漱间里面故意呆着的。她能听到那一家人的谈话,但是她却没有办法理解,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每一句都离不开自己?

    难道是因为封擎苍住在她的家里,让他的未婚妻吃醋了不成?然后他的岳母又是什么情况呢?老念叨她干嘛呢?害得她的耳朵热热的。

    “夫人先坐着吧,我去看看,应该很快就好了。”封擎苍说完了就站起身。走到洗漱间门口的时候,他这一次不敢再造次。

    敲了几下门,封擎苍才问道:“小语,你好了吗?好了快出来吧。”

    “哦,还没有,干嘛?”裴诗语就隔着一扇门,隐隐还能从透光的玻璃看到封擎苍的身影。

    “还没有?你在干嘛那么久?”封擎苍感觉裴诗语离自己说话的声音好近,好像就是贴在门后说的。只是他在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也不敢推门进去。

    “你问的不是废话吗?在洗漱间不洗漱能干嘛?”裴诗语因为这个问题笑了,心里暗骂封擎苍一句白痴。

    “那你继续……”

    封擎苍走了,尴尬的走了。被裴诗语这么反问,他也觉得自己问的是废话了,还能再说什么?这天没法继续往下聊了,已经被聊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