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7章 一点羞耻心都没有-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17章 一点羞耻心都没有

    “你知道就好了,我对你确实没有那个意思,趁早打断你对我的杂念,好好当你的住客就好。当然,如果你表现好的话,或许我还能多让你住几日呢?”裴诗语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但嘴上也不打算绕过封擎苍,让他瞎嘚瑟。

    “嗯哼,那我应该感谢慷慨大方的小语了。你觉得我近日的表现你可还满意呢?”对于这个话题,封擎苍看起来很感兴趣。开始自我调侃起来。

    “马马虎虎。达不到可以多住几日的条件。”裴诗语笑了,不过眼睛却没敢睁开,说话也是闭着眼的,完全不敢看封擎苍。害怕自己又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会长针眼。

    “只是马马虎虎?嗯哼,好吧,那你说说还有什么地方做得没让主人满意的。我们可以继续探讨探讨。”封擎苍直呼裴诗语是自己的主人,一步步走近床边,在床沿上停下。

    “你你想干嘛?”手被抓住,裴诗语的脑子条件反射就觉得封擎苍想要抓自己的手去做什么坏事,吓得慌忙反抗。“放开我,别乱来!”

    “什么也不想,帮你个小忙,在你的面前表现一下。”一个小小的触碰就让裴诗语如此抗拒自己,封擎苍可能是抗压能力也变强了一点了,也没觉得有何不高兴的。

    “帮我的忙干嘛要抓我的手?你穿衣服了没有?没有穿衣服赶紧滚去穿衣服,不要在我前面耍流氓!”怕怕,这个男人有时候真的会让她抓狂的。想自己睁眼查看验证又不敢,不是因为她的胆子小。

    “你自己睁开眼看看咯,或者你用手摸一摸自己感觉一下手感。”像受惊的小白兔一样慌乱,她是真的不想看到自己吗?还是他的身材没让她满意?

    确实,最近很缺少锻炼。身上的肌肉都没有那么紧实了,看来男人还是得注重身材的管理啊。

    “我看你个大头鬼。你这个臭男人,一点羞耻心都没有!”裴诗语怒了,他分明就是在欺负她这么一个纯洁无害的少女嘛!

    听到裴诗语又开始破口大骂,封擎苍也不打算再惹怒她了,虽然还有那种没有玩够的感觉,还是到这里就好了,以后还是有很多的机会。

    “好了,不逗你了。”

    吹风筒插上电,裴诗语湿漉漉的发在他修长灵活的手指下面逐渐变干,空气中也飘散出温暖的香味,是裴诗语最喜欢的洗发水的味道,淡雅清香。

    由着封擎苍在自己的小脑袋上面为虎作伥,虽然手法不是特别的熟练,但是他帮着自己吹头发的感觉好像也是满舒服的,温度也把握得很恰当。

    不知道为什么,裴诗语忽然就忘记了他的那些小秘密,这一刻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的幸福和甜蜜。

    心里也是美滋滋的,甜得有些发酸。因为这样的幸福并不属于她的吧,他应该也会给别的女人吹头发的,也会帮别的女人做任何事情的吧。

    每次感觉自己快要融化在他柔情攻略里面的时候,裴诗语的内心深处就会有一个声音开始提醒自己,必须要看清楚这个男人的真实面目,他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不要轻易沦陷,不然最后跌进万丈深渊的就是她。

    “好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去休息吧。”裴诗语心里酸酸的,也不想再和封擎苍继续独处,只想自己安静下来,捋一捋自己的复杂心思。她现在很乱。

    刚才的沉默,封擎苍已经注意到了裴诗语嘴角甜甜的微笑,也知道她也不讨厌他帮她吹头发的。可能还有一些欢喜吧。

    只是好景不长,头发都没有吹干,她又变成了那个把自己推得远远的裴诗语。根本不知道她总是在想什么,或者她的内心里有什么顾虑呢?时而会离他近,时而会离他远,这种感觉确实不好受,就像是被蚂蚁咬了一口,偶尔会痒,挠一下舒服一点,不挠又会继续发痒。

    “那你自己要把头发吹干了再睡,头发没有吹干容易着凉。今晚我就不吵你了,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会在书房,有事你再叫我。”

    这一次封擎苍没有耍赖在她的房间里面呆着,而是主动腾出了空间给她,又让裴诗语觉得怪怪的,觉得他好像和她玩了一些把戏吧。总之不管是什么,他既然有这么自觉的时候也好,也省得总是黏着她,让她看着心烦意乱的。

    门被上了锁,裴诗语靠在门边发呆许久。

    她对他还是有所戒备,还是没有接受自己的想法吧。封擎苍在走廊的转角看了一眼裴诗语关上的房门,面无表情的向书房走去。

    次日清晨,还如往日相同,但是却也有不同的地方。

    裴诗语醒来的时候又是九点钟。餐桌上,她看到了一个人,不对,是两个人。封擎苍的岳母以及他的未婚妻。

    “小语,你起来啦。”施怡看到裴诗语人过来了就站起身迎了上去。看到裴诗语是坐着轮椅的又很紧张。

    裴诗语被施怡叫住,也不想搭理她,就那么冷冷的看了一眼。

    “小语,你怎么这样对……”裴诗语的冷漠,让施怡的脸上瞬间变得惨白,想要扶她的手也停留在半空中没敢继续。

    话说,施怡和裴诗语已经母女相认过。施怡见了裴诗语也不应该那么客气和主动的,但是这几日她联系裴诗语的时候,她的电话一直都是无人接听的。这就让她觉得着急了,开始胡思乱想,想得多的就是裴诗语是不是还在生自己的气,又不想与她相认了。

    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所以裴诗语索性就直接不接她的电话,让她自己发现这个情况。施怡每每想到裴诗语不接自己的电话又可能是因为这个情况的时候,她的心就抽痛不已。夜里总会做噩梦,流着泪惊醒。

    “去洗漱,过来吃早餐。”封擎苍今天也坐在餐桌上用餐,看到了裴诗语淡淡说了一声。

    施怡和凌悦的到访很突兀,封擎苍根本就没想过,他的安静生活屡次被人打扰。

    但是施怡是裴诗语的母亲,她登门来看看她自己的女儿也没有拒之门外的道理。上次他也答应过凌悦,他会劝说裴诗语原谅她的。因为凌悦的事情让他和裴诗语发生了争执,之后裴诗语就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