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6章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16章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闭嘴,小语,你再多说一句话我就算是痛死也要把你办了!”封擎苍何尝听不出裴诗语语气里面的嘲讽。

    不就是拐着弯说自己无能吗?要不是顾及到她的想法,他早就用强了,哪里还会忍那么久,让自己过活得那么窝火。

    “我这是为了你好,你不识好人心就算了,哼!”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了,裴诗语也算是明白了,现在封擎苍肯定是痛得要命,所以才不敢对自己怎么样。更没有心情和自己开玩笑。

    封擎苍决定不再理她,这个傻女人,真的是太狠心了。

    一时间空气陷入静谧的状态,除了能听到封擎苍深呼吸的喘气声,就再无其他了。

    一直在心里偷笑,裴诗语莫名的就觉得心情好好,刚才被封擎苍看光光的事情也忘到脑后去了。再者就是她的脑子里都在想乱七八糟的东西。

    想起自己的手刚才抓到他的那个的时候他的变化,那种炙热的感觉,现在都觉得自己的手还烫烫的。

    小脸又悄悄爬上了红晕。裴诗语干咳了两声,以为封擎苍会问自己的,然后发现他没有任何的反映,裴诗语又睁开眼偷瞄了一眼封擎苍,看到他如被刀子精雕细琢出来的侧颜,忍不住惊艳了。

    灯光照射在他的脸上,俊颜堪称是上帝最完美的作品了吧。她昨天也去外面逛了,电视也看了那么多了,真的没有见过比封擎苍还要好看的男人了。

    当然,能和他相提并论的也没有。那么好看的男人光溜溜的躺在自己的身边,有那么一刻时间,让裴诗语觉得有丝丝的不真实。

    光晕照射下,封擎苍的脸也是忽明忽暗的,让她全神贯注的看着他,移不开眼。

    如果这个男人真的是她的男朋友或者未婚夫的话可能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并不是,他是属于别的女人的啊。

    心跳得很快,又渐渐变得平稳,裴诗语又想起了在客房里面看到的那沓资料里面,封擎苍的未婚妻,是一个和自己长得挺像的女人,但是却没有她那么好看。有股酸味涌上胸口,裴诗语不知道为什么,觉得闷闷不乐了,刚才的开心都消失了。

    看着封擎苍的侧颜,她问:“封擎苍,你好点了吗?我困了,想睡觉了。”

    “嗯。”低沉的声音响起,封擎苍依然是闭着眼的,脸色已经没有之前那么苍白了,带着微微的红。

    “嗯?那你好了就快点起来。”裴诗语又有些不高兴了。这个男人分明就是有未婚妻的人,干嘛还要住在自己的家里,干嘛还要和她玩这种暧昧的游戏呢?

    动不动就对她那么好,对她那么紧张是为什么?因为她和他的未婚妻长得像,所以在他的未婚妻不在身边的时候用她来替代吗?

    “小语,以后别这样了。”封擎苍指的是什么,他想裴诗语应该是很清楚的。

    裴诗语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脸色又变得有些不自然的红了,虚咳几声她才厉声道:“那就要看你自己的了,你要是没有对我无理的话,我也不会对你动粗的。我若是不对你动粗的话,你肯定会觉得我是好欺负的,这一次我不会对你说抱歉,我就是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我不是好惹的,希望你能记住就可以了。”

    “我今晚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想逗逗你。”封擎苍无奈了。现在的裴诗语确实不是好惹的,他的身、有体会啊!

    “好了好了,不说了,你快起来吧。我的头发还湿漉漉的,难受死了。”

    裴诗语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摔倒就是因为她要洗头发,在冲水的时候低着头洗头发的时候脚没有站稳,失去了平衡才会摔倒在地上。忽然摔倒她当然是要惊呼出声的嘛,谁让封擎苍那么冲动就跑进来了呢。连门都不敲,他的闯入才是真正吓到她了。害得她现在都还没有回魂。

    听裴施语提起,封擎苍也想起来了,裴施语的头发确实是滴着水的,他刚才还放在手里把玩来着。

    “那你先坐起来,我去帮你拿干毛巾还有吹风筒。”说完,封擎苍就很优雅的站起身了。

    裴诗语本就是睁着眼的,然后看到封擎苍起身,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的下半身,才发现,原来他说痛都是假话!

    如果真的痛的话,他的那个东西现在为什么还会是一柱擎天的状态??压根就是骗自己的好吗!

    这样的眼神,让封擎苍觉得分外愉悦,然后他很不要脸的对着裴诗语抛了一个媚眼。

    “你还看?好吧,如果你想看的话,那你就多看几眼好了。反正我刚才也不小心看到你的了,我们就算是抵消了,谁都不欠着谁的。”封擎苍的心情忽然变得很好。大大方方的光着屁股背对着裴诗语走了出去。

    一分钟以后,裴诗语还没有回魂,封擎苍的脚步声又渐渐离得近了。心跳又砰砰砰的跳动起来,裴诗语感觉自己现在就是一个变态。她对于这个男人的完美的好身材出现了一丝渴望。在他出去的那一刻,她的脑子里面都是他光溜溜的躯体。完全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下去了,不管她的眼睛飘向哪里她的脑子都会出现那么一副画面。

    “**空即是色,**空即是色。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裴诗语就想起了这么一句,不断的在嘴上重复念叨。

    “我知道你对我垂涎欲滴,但是也不至于克制自己。”封擎苍在门外就听到她小声的说什么了,心情大好的依靠在门边。

    “你才对我垂涎已久呢,臭不要脸的,你穿没穿衣服你就进来了?”完全不敢睁开眼看声音的来源,裴诗语的耳朵都泛红了。全身又滚烫起来。

    “我对你确实是想了很久了,可惜啊,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封擎苍走进床边,在床沿上坐下。裴诗语依然是紧紧闭着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