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5章 还不放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15章 还不放手?

    现在她是怎么假装都假装不了嘞。全身都因为生气和羞涩而发热,脚趾头都羞红了。

    “你再不出去,我就躲在被子里面不出去了,我就闷死自己。我憋死自己得了!”久久没有得到封擎苍的答复,裴诗语埋在被子里面已经开始缺氧了。

    “好吧,你想我出去的话,那我就出去,你还有什么事的话就叫我。我一直都在。”封擎苍听了裴诗语说这样的气话,也不敢再惹她了。自觉的放开了她的腿。

    得了自由的裴诗语赶紧收好自己的腿,踢了踢被子,就盖得好好的。也不确定封擎苍是否出去了,反正她没有听到开门的声音。

    偷偷的伸出一只手,然后对着床边乱抓,然后她抓到了什么东西。这个东西抓在手里还很怪怪的,感觉还很好玩,有一点软,然后就

    “你你”

    掀开被子,裴诗语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抓的东西,然后又大叫出声。

    “你再这么叫,就不怕明天又被街坊邻居投诉一次吗?”封擎苍的脸憋红了,他的某处还被某人狠狠的抓在手里,要不是他的忍耐力很好

    “还不放手。”尴尬的气氛,羞人的手势。

    “哦。”裴诗语被吓到了,乖乖的放下手,却不小心碰到了男人腰间的包裹着的浴巾,当着两人的面,不该看的东西,裴诗语也都看光光了。

    “小语,如果你想要了可以直接告诉我,我一定会满足你。你这么调戏我,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嗯?”

    倾身压上躺在床上的小女人,封擎苍一脸邪魅的噙着笑看着她。手里把玩着她还湿漉漉的发,在她的脸上画着暧昧的圈圈。

    “你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听不懂,你快起来。”裴诗语害怕了,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就是想确认一下这个色狼有没有出去。确定出去了以后她才放心的啊,谁知道会发生现在这个情况呢?

    “哦?我说什么你真的不知道吗?那你为什么要扯下我的浴巾?少女怀春也没什么好害羞的,况且我们都是老夫老妻了,都是正常人,也是有那方面的需求的。”封擎苍早就已经蠢蠢欲动了。

    昨晚抱着裴诗语一起睡觉,他就差点忍耐不住了。今天又发生了这件事,让他更是饥渴,扑在她的身上的他,浴火已经被点燃。

    “不是。我才没有你说的那么下流,你这个色狼,脑子里成天都在想那么龌龊的事情,我告诉你,我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别和我说这些,我也没有什么需求。”裴诗语越说越紧张,紧张到后面她动都不敢动。

    隔着被子,她都能感觉到刚才握在手里慢慢变硬的东西现在正抵在自己的身上,而且咯的自己还挺疼,吓得她动也不敢乱动,就害怕自己一动就惹了这个可怕的男人做出像那天晚上的事情。

    “难道你真的不想?小语,你不要欺骗自己哦,如果想的话就明白点说出来,现在我不会对你用强的。但是我也不会委屈你的。”言下之意就是,想的话就别矜持了,大方一点就好了。

    “想你个大头鬼啊!你再不下去我要把你变成一个残废不可。”裴诗语被得开始恼羞成怒了,在被子里面用自己完好的那只腿顶住那个硬东西。

    “唔,你想谋杀亲夫不成,不想要就不想要,我下去就是。我变成了残废以后你还有幸福可言吗?”完全没有防备意识的情况下被裴诗语来了这么一下,封擎苍感觉自己真的要变成一个残废了好吗!

    痛,痛,痛,就一个字可以表达出他现在的感受。

    “你还在逞口舌之快,我看你就还没有感觉嘛。再不下去,我看你真的是不想要你的小宝贝了吧!”裴诗语不知道哪里来的大力气,刚才那么一下,让她觉得好解气,心里好爽啊。能保证,如果封擎苍再不下去的话,她应该还能踢他一下的。

    “好了,不闹了。真的好痛,让我缓缓,缓一缓我就下去好吗?”封擎苍一脸苍白,看来真的是伤得不轻了。

    “那你滚旁边去缓,别压在我身上,我也需要呼气。”裴诗语毫不客气的推攘着封擎苍,现在的他是最脆弱的时候,哪里还有还手之力,这么轻轻一推,就乖觉的躺到了裴诗语的身边去了。

    两个人就一里一外的躺着,封擎苍也没有穿衣服,裴诗语也不敢睁眼看他。被子里面的她也是光溜溜的,虽然暂时性的制服了封擎苍,她也不敢轻举妄动。

    她也不知道封擎苍是不是假装的,或者他很阴险的在等着她乱动,然后又找了一个机会呢?

    “你还没有好吗?”小声的问道,裴诗语觉得气氛好紧张,空气也不流通,光着身子和一个同样身无一物的男子躺在床上,时时刻刻都透露出危险的气息。

    “你自己有多用力你心里没数吗?这么一下,能好那么快吗?”倒吸一口气,封擎苍没好气的道。

    他的娇妻已经不是娇妻了,已经是一个可以把自己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悍妇了。这种刻骨铭心的痛,他这辈子是第一次感受到,他也怕了。这辈子都不敢再来一次了,如果再来这么一下的话,他真的废了。

    “也没有很用力吧,你真的很痛吗?如果不好的话,是不是要帮你打个电话报个120什么的?”

    裴诗语想要偷笑的,但是最后又害怕封擎苍会生气,然后忍住了笑。她其实就是想要问封擎苍,“你的蛋蛋没有碎吧?如果碎的话,去医院应该还有补救的机会的吧。”

    这样的风凉话她肯定是不敢说出来的。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呢!况且是壮汉封擎苍,就算是他现在受了致命的一击,真正的想要对付她这么一个小女人的话,她肯定是没有还手之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