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4章 有什么害羞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14章 有什么害羞的

    “封擎苍,弄得挺干净的嘛,我看你对做家务这方面也是非常有天赋的哦。对了,还有垃圾你倒了吧,不要留在家里过夜哈,不然明天会有很多小虫子的。”裴诗语看到封擎苍又坐在客厅里面发呆,她就忍不住打趣道。

    然而现在的封擎苍已经累得不想说话了,更不想理会小气的裴诗语,独自生着闷气。任由裴诗语在他的前面转悠来转悠去的,他就是无动于衷,根本不鸟她。

    一脸傲娇,这模样是,“生气了啊?”

    裴诗语笑嘻嘻的凑近封擎苍的脸,看到他扭脸到另一边不看自己,就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还挺好玩的,这个男人生气的时候就是不说话啊。不说话也好,这样就没有人理她了。

    “那你自己在这里好好的生气吧,等气消了就自己去客房睡觉好了。”某人心情不好,裴诗语的心情就会变得很好,开开心心的拿着换洗的衣服去洗澡去了。

    “啊”

    才进去没多久,浴室就传来了裴诗语惊叫的声音。

    “发生什么事了?”

    “啊啊啊,你怎么进来了,你这个臭流氓,你给我闭上眼,不要乱看啊!你快点出去啊。”

    裴诗语正坐在地上无法动弹,就看到封擎苍跑了进来眼睛也不遮掩的在自己的身上乱瞟,现在全身上下每一个地方都被他看了个精光了。

    “你的全身我都看过了,有什么害羞的。我看看,你怎么摔倒了。”没有理会裴诗语的乱喊乱叫,坦然自若的封擎苍他的眼神很清明,像一个真君子一样又继续在裴诗语的身上游移。

    “臭流氓,混蛋,我让你不要看了,你怎么还看!”要不是现在动不了,裴诗语一定戳瞎他的双眼,让他没事耍什么流氓。

    “让你小心一点,你还那么大意。我先抱你出去。”完全就没有理会裴诗语对自己说什么。

    “我打死你,打死你!”小拳拳毫不客气的往封擎苍的身上招呼而去。被打了封擎苍也不觉多痛,裴诗语的力气不大,所以就算她一直捶打他,也没让他皱一下眉。

    这一抱就直接把裴诗语抱回了卧室。用干净的浴巾帮她擦干身上的水滴以后才帮她盖好被子。而此时的裴诗语已经没有脸再看封擎苍了。

    她羞愧得想要找一个地缝钻进去再也不出来了。上了床,她马上就用被子把自己盖得死死的,连头都躲进了被窝里。一点缝都没有给自己留。

    “你是想要把自己捂死吗?我们早就有了夫妻之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觉得不好意思的话,我会对你负责到底的,现在快点出来,我看看有没有伤到哪里。”封擎苍又气又好笑。

    裴诗语现在是避自己如蛇蝎了,他真的有那么可怕吗?让她这样躲着自己,也太伤自己的心了吧。

    “我不想看到你,不需要你管,你现在滚出我的房间,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眼前了!”裴诗语已经生气了。

    她的脸都丢光了,全身被看光光了不说。这个流氓还一点歉意和害臊都没有,说得话那叫什么话啊?让她分分钟都有想要掐死他的冲动!

    “小语”

    封擎苍不知道说什么了,然后决定什么都不说,直接掀开了裴诗语的被子,然后抓住她受伤的脚。

    奈何他只是想要帮裴诗语检查一下伤势,谁知道她一点都不配合自己,还以为他会对她起了色心,不断的用另外一只腿踢打自己的手。

    害怕她会碰到自己的伤口,封擎苍只好用强的对待。双手齐上就把她不老实的脚一起握在手里,让她再挣扎也动弹不得了。

    “封擎苍,你到底想干嘛,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我肯定会让你后悔的,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你最后奉劝你一句,立刻马上放开我滚出我的房间。”裴诗语哪里还管得上自己的脚是不是受伤。

    也完全不想让封擎苍来帮自己检查伤势了,现在的她又羞臊又气愤,只想要一脚踹死封擎苍。

    “你再胡闹,就算我不想对你做什么,也要看我的心情了!”封擎苍已经看到裴诗语生龙活虎的样子,也算明白了,裴诗语应该是没多大问题的。但是她过激的做法和语气也触碰到了他理智。

    “我哪里有胡闹?我看胡闹的分明是你,我洗澡洗得好好的,你为什么要闯进来?我看你就是不怀好意想要占我便宜吧!”裴诗语被封擎苍吓到了。

    她现在毕竟是一个弱者,全身光溜溜的,除了还有一张被子能帮她遮掩一些,但是也抹不掉她刚才被封擎苍看光光的事实了。

    总之她在他的面前已经抬不起头了,也不想再见到他。才会说出让他滚出去的话的,这不是情急,而是真的想要封擎苍马上滚出去。她想一个人静静。

    “好了,我们都冷静冷静。对于我的鲁莽我对你说一声抱歉好吗?”封擎苍听得出裴诗语已经语带哽咽了,也不敢惹她难过。她的眼泪一直都是他的致命点,还是先举手投降吧。

    “抱歉?说抱歉有什么用?我我我”

    裴诗语实在开不了这个口了,她被看光光已经是事实了。对于此事她不想再提,也难以启齿。

    “那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千万别哭就好。”封擎苍最受不了裴诗语哭,现在她很可能就在被子下面难过呢。

    “小语,我没有骗你。你的过去我都有参与,所以我们不必这样,我知道现在你很害羞,但是我真的只是因为着急你,担心你,害怕你出事才会闯进去的,真的不是故意的,而且我刚才什么都没有看见。我只看你的脚了。你可以放心。”

    封擎苍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些违心的话,说出来也是够他受的。

    “你还说。我刚才都看到了,你的眼睛哪里都看光了,还死不承认!我真是够了!为什么要那么倒霉和你住在一起啊?!”不提还好,不提的话,裴诗语都还觉得脸没有那么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