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5章 不能去公司-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05章 不能去公司

    裴诗语的逐客令下达之后,空间又安静了,寂寥的夜好像除了刚才自己说的那一句话有声响以外,就还有窗外的雷声和雨点的声音了。

    真是卑鄙!明明就没有睡着还要装睡,嫌弃你。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小伎俩?

    算是平安无事的度过了一个让人尴尬的夜晚,裴诗语醒来的时候,封擎苍已经起床了。按照惯例的做好了早餐等着她,只是他把会议变成了早上这个时间点的了,等裴诗语起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封擎苍把笔记本电脑合上。

    封擎苍亲自去帮裴诗语推轮椅,看她在洗漱间里面已经可以自如的捯饬自己了,他也没有了用武之地,就靠在门外看着她。

    他说:“本来是计划今天带你出去踏青的,知道你在家里也待不住。但是昨晚的大雨打破了预定好的计划,吃早点的时候,你再想想,今天有没有哪里想去的。时间都已经腾出来了,一整天都可以陪你。”

    吐了一口泡泡水,裴诗语想了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说实话,她的还是有一些小激动的,毕竟她关在家里确实有些不开心,也很闷,出去走走都比在家里好。

    但是封擎苍说的也没错,昨晚的大雨还历历在目,雨点敲打在玻璃上面的声音还很强烈的在耳边回响。她都怀疑,要是雨再大一点的话,那玻璃可能都会被这些雨点砸碎了。还好没有,所以在昨晚,裴诗语是在雨点敲打玻璃的声音里面睡着的,从开始的害怕到后面的习惯,她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

    除了雨点,还有封擎苍的手一直在拍打自己的背,雨点也成了最刺激的摇篮曲了。

    “我不知道去哪里,也不知道哪里有好玩的,你知道吗?”她的脑子一片空白,就算是想出去,她也没有可以去的地方。

    吃着和昨天又不一样的早点,裴诗语其实是满足的。昨晚心情不好,晚餐的时候也没有吃上几口,今天早上起来晚了,肚子也饿了。吃着那么美味的早餐,裴诗语觉得封擎苍这个人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虽然他骗了自己,但是她也想了一个晚上。这个人就是赖定自己了,她就算是怎么赶他走,他也是打定主意不走的,所以她打算就在自己生病的这段时间里,让他先住在自己的家里。如果他有做错什么,让她觉得不满意的地方,她再赶他走好了。

    至少他的早餐做得还是很合自己的胃口的不是吗??

    封擎苍就是一个两点一线的人。平时除了公司就是在家里。还有就是有时候会去酒吧这些地方放松一些,但是和裴诗语在一起了以后,他已经很少去这种地方了。

    所以他也不知道户外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昨天也抽了时间看过攻略了,郊外也有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适合郊游,他昨天买了很多食材,就是打算今天做餐盒带去的。

    谁知道他忘记看天气了,一场大雨打乱了原本计划好的计划,也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所以现在算是毫无准备了。

    外面虽然有一点点暖阳,但是地上还处处都是水渍,推着轮椅也不好走。

    “那我们去你公司看看吧?我想去了公司大家应该很欢迎的吧。”

    裴诗语还是想去找一下关于自己的记忆,林深也说了,她是他的下属,那么她在公司做什么的,她的职位公司的其他员工也应该知道的吧。

    “现在你还不能去公司。”封擎苍皱了皱眉,他不知道裴诗语会突然提议去公司看看,是为何。

    “为什么不能去?我就是去看看,反正也不能去郊游了,难得你有时间,去公司看看也还好吧。”裴诗语不知道封擎苍在犹豫什么。

    裴诗语被罢工,被保安拦截不能进公司的这一事儿她已经忘记了,封擎苍还记得。虽然他已经下达了命令,谁再敢拦着裴诗语的话,就卷铺盖回家。

    后来确实是没人敢这样做了。公司的董事会也没有多说什么,但是他在家里照顾裴诗语的消息不知道又从什么地方流了出去,现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

    还有谣言说,裴诗语就是一个妖精,是祸水,迷得他团团转的。现在连公司都不管了,也不去公司办公了,说裴诗语一点小伤就会用各种伎俩绊着他,现在公司里面的人全部都认为是裴诗语迷惑了封擎苍。

    这一点封擎苍不打算让裴诗语知道,烦恼让他一个人承担就好了。公司那么多的流言蜚语,很多人都把裴诗语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还有许多藏在暗处的危险还没有解除,封擎苍也不敢冒险。

    完好的裴诗语他暂且不能保全,何况是受伤没有任何记忆的她。现在的她和一个十岁的孩童又有什么差别?完全没有自保能力不说,还像一只随时都有可能炸毛的小猫,他不敢让她去有可能让她受伤的地方还是有很多考量的。

    “因为你之前犯错了,这件事还没有压下去,所以公司暂停了你的工作,你现在不能去公司。去了也会被人说道。”封擎苍知道裴诗语是一个不依不挠的人,如果自己不告诉她实情的话,她肯定会纠缠不休的问下去的。

    “是因为昨天你说的把咖啡洒在你的电脑上面弄毁的那桩三千万的生意??”裴诗语缩了缩脑袋,不敢大声的问道。

    三千万啊!这对于她而言却是一个天价无疑了。想想封擎苍说的自己,年薪也不超过三万,她再想到三千万就瑟瑟发抖。

    如果被抓住的话,一辈子她都还不清这些钱的吧。如果严重一点,会不会被抓去坐牢呢??

    “……”昨天的玩笑话,她当真了吗?

    封擎苍的眉毛抽搐了一下,他有些不自然的背过身去,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裴诗语了,哈哈。好可爱,又好尴尬啊。但是他现在该怎么回答她呢?封擎苍也有一点不好意思了。没想到认真起来的裴诗语也是那么的可爱,像一个不知世事的小仙女,充满了童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