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4章 你真的是一个坏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04章 你真的是一个坏蛋

    “想在街上逛逛,你开着车随便转转吧,热闹的街道,我都想看看。我喜欢热闹。”裴诗语波澜不惊的说道。

    她还是想寻找一些关于自己的记忆的,刚才来的时候她还隐约觉得自己对这些东西有记忆,那是关于她的世界,但是当她闭上眼想要看的时候。

    她做不到,她什么都没有记起。然后她再一次的失望了,她都快要被这种失望的感觉淹没了,再最后,她哪里也不想去了。她没有办法面对这个哪里都觉得陌生却又有一点点熟悉的地方。

    她会为难自己,她会努力绞尽脑汁的去想。她只有失望。

    “轰隆隆……”

    价值不菲的豪车,还在雷雨交加的夜里不停的穿梭,只要裴诗语没有说返程,封擎苍就会一直驱车前行,把这座城的市区绕完了以后,再绕道去了郊外。

    他还在想,裴诗语的那一句,她说她喜欢热闹。

    呵呵,她的性子向来很静,向来都不喜欢热闹的地方。她更愿意两个人静静的待在一起,就算是什么话都不说,只是互相依偎着,她都会觉得是简单的美好。

    每一分每一秒,他都想要留意她的变化,到底错过了什么他不懂。何时他才能搞懂真正的裴诗语,见到那个能够再一次倘开心扉面对自己的裴诗语。

    今天的天气不太好,裴诗语的心情可能也很糟。她坐在车上已经两个小时了,两个小时,她都是睁着清澈无辜的大眼看着窗外,她的忧伤好像还被夜侵蚀了。

    这是一场大暴雨的夜,在逛完了所有可以逛的地方返程的时候,街上的霓虹灯已经渐渐变少。裴诗语已经在车里睡着了,她闭着的双眼,是那么的安静,和她说的喜欢热闹成为了鲜明的对比。

    今天的她反常的太可怕。

    封擎苍觉得自己很可能会在自己今天不小心的情况下,不明不白的差点就失去了这个挚爱的女人。

    回到家中,裴诗语也还是睡着的,从车上抱她下车,再抱她到床上,封擎苍不知道她是装睡还是真的疲倦了。

    将裴诗语放在床上之后,他就舍不得放手了。她的温暖,席卷了他的心房,他的手清晰的触摸到了她的柔软带着诱人的温度。今晚还是有点冷了吧,她就像是一个暖炉,他不想离开。

    从她的身后环抱住她的纤细的腰肢,她应该是需要自己的吧?封擎苍这样想。

    如果她不在乎自己的话,又怎么会让自己抱着她呢?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可能不会忍心看着自己受伤,就算她生自己的气,也不会和自己冷战太久的吧。可能是因为她察觉到了自己的寒冷,他的心的颤抖,所以她才会变得那么温暖吧。

    “裴诗语,你真的是一个坏蛋。你偷走了我的心,却在不想要的时候肆无忌惮的伤害它。你可知这颗心它本就是你的,你在伤害它的时候,就是在伤害你自己啊。”

    紧紧的贴在她的身后,在她的耳边,封擎苍小声的诉说着自己的心声,他没有巴望着裴诗语能够听到。

    他也有一些私心。他想她能够听到,他想她知道,她伤害了自己,而他是一个大男人,也确实是受伤了以后才会对她说出那么矫情的话的。

    好像因为这个拥抱,他们之间的隔阂变得薄弱了吧。就像回到了没有改变之前,一个漫长却又短暂的夜晚。

    裴诗语醒来,封擎苍还是紧紧的抱着自己,她动弹不得。最后她假装什么也不知道,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看着窗帘,想用自己耳朵听到的雷雨声,去幻想外面的风雨飘摇的情景。

    “他是知道我害怕这样的雷雨夜,所以才会留在我的身边的吗?还是他又有什么想法呢?”裴诗语心里这样想。

    每当窗外有亮光闪过的时候,就会接着一道震破耳膜的雷鸣声。尽管不是那么害怕,裴诗语还是在听到了那么大的雷声的时候,觉得这是上天的怒火,它不满这个世界,所以它才用这么震撼人的雷声去提醒众人。

    裴诗语会觉得封擎苍做了对不起的事情,所以她认为,在这样的夜里,应该失眠的是封擎苍才对。她刻意醒来,就是想要看他因为心虚而睡不着的样子,没想到他却能抱着自己打鼾了。也是佩服了。

    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让裴诗语很不舒服,她想在不吵醒封擎苍的情况下换个姿势,是因为害怕封擎苍忽然醒来的时候,他们会很尴尬。

    但是想不吵醒他却是那么的难,裴诗语内心挣扎了很久,才下定决定把这个登徒子弄出自己的房间。

    暗暗蓄力,裴诗语的魔爪在封擎苍的腰间一拧。

    本以为他会弹跳起身,然后凶巴巴的瞪自己一眼,然后对她破口大骂,“你这个疯婆子,三更半夜不睡觉,掐我i干嘛?”

    事与愿违,在她才摸上他的腰肢的时候,封擎苍已经醒了,他满足的笑着,在黑夜里,在裴诗语看不到的脑后,他无声的亲吻了她的发。

    抓住她捣乱的手,是不想让她玩火。美人在怀,她又是一名伤员,怎么能抵挡得住他。若是被她点了火,今晚就别想睡了,长夜还是漫漫,他对她根本就没有抵抗力,如果她再乱动,肯定会在她反抗的情况下把她吃干抹净的。

    “乖乖睡觉。”替裴诗语换了一个姿势,他还是稳稳的抱住她的身躯,让她找到最舒服的姿势躺在自己的怀里,从未有过的温柔。

    “客房是干净的,你快回你的房间去睡吧。”裴诗语细弱的声音在她的怀里传出来,其实她有点不舍了,可能是夜下着雨,今晚真的是有一点凉了。

    她觉得他的怀抱,好像还不错,而很温暖,也很安全的怀抱。她想如果他拒绝的话,那她也可以勉强让他在这里过一晚吧。完全忘记了傍晚的时候,他们两个人的针锋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