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2章 过去的回不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02章 过去的回不去

    “好吧,你不走的话。那我把我家让给你,我走好吗?”

    裴诗语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唯有用这个办法来威胁封擎苍了,这是她能想出来的最能逼他就范的一个法子了,就看他会作何反应。

    “你去哪里,我都会跟着你。所以不管你去哪里,都没有呆在这里强。现在的你,还记得什么?又能去哪里?外面坏人那么多,你随时都有可能会遇到危险。如果你想出去走走,明天,明天我带你去好吗?别生气了。”

    虽然不知道裴诗语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忽然对他发难,封擎苍决定,不管是什么,都是他的错,他都会无条件认错。

    “你现在就是欺负我失忆了,忘记了所有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忘记了,你以为我还会和你说那么多吗?!”裴诗语更气了。

    对啊,不就是因为她没有记忆了,所以才会那么的恐惧,那么的无力吗?

    如果她什么都记得的话,她又怎么会哪里都去不了,哪里还会呆在他的身边?或者是让他呆在自己的身边,每天看到他在自己的身边转来转去的,就让她觉得心里不舒服。

    “小语,过去的我们也回不去。现在的我虽然你对而言是陌生的,但是这些年我一直都希望能陪在你的身边。以前的美好,我都会留在心底,我也会为我们的生活创造更多的美好,填满你遗失的记忆。过去的不重要了,只要我们还能在一起,一切都会重新开始的。”

    封擎苍信誓旦旦的说。

    对于未来他确实已经开始有所规划了,他也想得很明白很透彻了。他就是要守着裴诗语,平平淡淡的就好。

    这些话本来想藏在心里,变成永远的秘密。他不是一个善于安慰人,善于表达的人。对于裴诗语,他做了无法想象的改变。

    他不需要全世界知道他爱她,他只想她一个人能知道,能感受到,他爱她,想和她在一起。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她却没有办法回应自己了。

    是可悲,还是可笑?他不懂,他唯有用自己往后不泄的努力继续打动她的心。

    “我和你其实根本就没有过去吧?你到底想从我的身上得到什么我现在还不知道。但是去奉劝你一句,封擎苍,离我远一点。不要以为我什么都记不得了,你就有权利伤害我。想要从我身上密谋什么。不要痴心妄想,我就算什么都没有,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裴诗语不知道自己忽然变得复杂的情绪为何,总之她现在想逃离这个男人的想法开始摇晃了。

    没有了之前那么坚定,或许是因为他的花言巧语再一次对自己起了作用吧。果然啊,还是有一些看不起自己了。

    不就是这个男人长得好看一点点吗?不是就他的声音好听一点吗?不就是他做的饭菜可口一点吗?不就是他对自己虚假的温柔了一点吗?她为什么会动摇自己的信念呢??

    她已经发现了他的真实身份,为什么又会有一种心疼他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的那种悲伤忧郁的感觉。

    不行,她不能这样,她不能再听信他的话了,。不管他说了再多再好听的话,她的心都不能蒙蔽住。

    这一场争执不下,直到门铃声响起。她订的外卖来送餐,他去开了门,然后给了钱,让那个送外卖的人离开,门再一次被无情的打开。

    “你凭什么那么的自以为是?这是我订的外卖,不是你的,干嘛要让他走?!”

    裴诗语再一次受不了封擎苍的大男子主义了,他的所作所为都透露出一种强者之势。这是一种绝对的压倒性的先发制人,让她连回击的机会都没有。

    “你的身体也是我的,你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我不会允许你这样虐待我的身体,如果你想和我一起出去吃的话,现在开始准备出门。如果你觉得麻烦,不想出去吃的话,我会亲自出去帮你打包回来。还有气没有撒完的,等我回来了,你再继续。我不想我们再因为一点点小事儿就争执不休,小语。”

    封擎苍是一个理智的人,就算是他也被气得不轻,他也会理智的对待裴诗语,不会再用冷漠对待。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你那么想吃,你自己去吃好了!我也不需要你管我。”是真的生气了,裴诗语对封擎苍大喊出声,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坐着轮椅回到自己的卧室里面。

    委屈的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她红着眼,冷着脸,她不愿意再和封擎苍继续交流。反正她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得听他的就是了。

    他那么爱管,为什么不去管他真正的未婚妻?干嘛要来管她呢??他这么闲,到底想和自己玩什么把戏?

    关门声把封擎苍吓到了,他站在原地至少有三分钟,最后懊恼不已。

    他不想惹裴诗语发怒的,他只是想要让她不要生气,让她不要对他有那么大的意见,他以为他自己可以做得很好,至少不让她那么生气的。最后还是搞砸了。

    懊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封擎苍坐在了沙发上,把自己的脸埋进巴掌里。他还是没想明白,裴诗语为什么会变得那么的反复无常。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是不是在会议的时候提起了她,还是说了那句话惹怒了她?

    最后认真的过了一遍脑,封擎苍发现,自己好像没有得罪过裴诗语。

    “小语,我们别这样好吗?有话好好说,不要把自己关起来。”已经冷静下来的封擎苍,又走到裴诗语的卧房门口敲响了她的房门。

    虽然有钥匙,但是现在裴诗语正在气头上,他也不打算再火上浇油了,所以还是控制着一点想要马上见到她的心理。

    尽量的控制着他的冲动吧,封擎苍在门外等着,他想裴诗语生气了,自己一定要把她哄开心的吧。所以裴诗语不说话,不回答他,他就这么一直干等着,傻傻的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