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总裁大神柔软的一面-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2章 总裁大神柔软的一面

    封擎苍僵了僵,那一抹淡淡的笑意消失殆尽。这让裴施语更是懊恼不已,自己怎么这么多嘴!

    一个扮酷的人被当面指出,‘你笑了,笑了哦,你没法扮酷了哦’,这不是戳中人的心事,让人家以后更加警惕,再也难以看到对方释放真性情的时候。

    “我尽量。”封擎苍沉默片刻,开口道。

    裴施语愣住了,还以为自己幻听了。

    反应过来连忙道:“我就说着玩的,你不用放在心上。你这样冷酷形象挺好的,不怒自威。”

    “不是扮冷酷。”

    “啊?”

    “是面瘫症。”封擎苍声音没有任何波动的描述着,完全无法猜出说出这样话的他,是什么样的心情。

    裴施语愣了愣:“面瘫症?”

    “我以前受过伤,颈椎骨骼错位歪斜,压迫神经引起的神经痉挛而形成面部神经痉挛麻痹,导致了面部肌肉的瘫痪。”封擎苍用专业术语解释着,非常的严谨认真。

    裴施语愣了愣,没有想到会是因为这个缘故,更没有想到男人会跟她解释得这么清楚。

    怪不得男人的面部表情动作都很小,原来是因为生理原因。

    “非常抱歉,我不知道这些,说了些不着调的话。你别往心里去,你这样也挺好的。”

    扮酷里的面瘫是一种魅力,可病理性的话,那就是一种困扰了,她这是伤口上撒盐啊。

    “是该多练练。”男人认真道,甚至还当场尝试着微微勾唇,开始练习如何微笑。

    一路上,男人都在努力尝试。虽然想要看出来实在不容易,可这样的举动让裴施语嗓子眼有些发酸。

    这个男人还真……总能在无意间让人很感动,偏偏他毫不知情。

    微笑练习或许并不是因为她,仅仅是因为她的那句话,想要讨好的也许是他自己也许是某个谁。

    但是能在她说出口的时候,就开始认真的执行,这足以令人心中触动。

    “你做自己就好,不用刻意改变……”

    原本开得十分稳当的车子突然猛的刹车,将她的话打断,因为惯性还在位子上弹了弹。

    所幸戴了安全带,且车子还算停得比较有技巧,让惯性没那么大,才不至于撞到脑袋。

    “怎么了?”裴施语稳了稳身体,询问道。

    封擎苍的目光望向前方,裴施语也把视线转了过去。

    不知哪里来的小奶狗窜到路中间,就停在车子的跟前不远处,如果刚才不刹车,肯定就会被撞了。

    小狗并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样的危险,傻乎乎的站在原地,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愣愣的望着车子里的两个人。

    “哪里来的小狗?!”裴施语惊诧道,这里可是荒郊野岭。

    “不知道,突然窜到路上的。”封擎苍的目光一直投放在小狗身上,好像有些担忧有些顾虑。

    裴施语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她的目光完全被小狗吸引了。

    小狗身上有些脏,但是还是能看得出是白色的,看品种应该是很常见的土狗。

    它非常的小,跟小白兔差不多大。孤零零的出现在这荒山野岭,还无知无畏的突然出现在马路上,总让人有些放心不下。

    “我能下去看看它吗?”

    丢这么一只小东西在路上,实在太危险了!

    “嗯。”男人将车子停到一旁。

    车停稳,裴施语连忙下了车,走到小狗面前,蹲了下来。

    小狗非常的大胆,并不因为突然出现一个‘巨人’就会恐慌,还在那呜呜的低声叫着。

    声音很小很嫩,好像没有力气似的。

    裴施语蹲了下来,手指尝试着伸过去,看到小狗并无反对才落在它的头上。

    她轻轻的用指尖抚摸,柔声道:“小宝贝,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的家人或者主人呢。”

    小狗自然不会回答,一双圆圆的眼睛,傻乎乎的望着她。因为她的亲昵动作,渐渐的迈着小短腿向着她走近,脑袋在她的手上轻轻蹭着。

    封擎苍也走下车,才刚靠近,小狗好像感知到了危险,毛都快炸了。它迈着小短腿,连忙窜到裴施语的腿边,一副被吓到的模样。

    裴施语、封擎苍:“……”

    小动物的第六感未免也太灵敏了吧!

    裴施语无奈摇头道:“小家伙,你可冤枉好人了。刚才要不是这位叔叔,你就变成肉酱了。”

    小狗好像听懂一样,低呜了一声,探出小脑袋,用圆圆的眼睛看了封擎苍一眼。

    哇,还是好可怕肿么破!

    随即又缩回裴施语的腿边,哆哆嗦嗦的,小模样可怜极了。

    “这可怎么办啊?”裴施语有些犯愁道,这么小的狗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附近没有人烟,也看不到有大狗。

    如果把小狗扔在这里,跟直接要了它的命没什么区别。

    这里荒郊野岭的,根本找不到什么吃的。小奶狗太小了,本来就不容易存活,还被丢在这么个地方,更是难以活下去。

    封擎苍看了看腕表:“现在还早,等等吧,看看会不会有什么东西找过来。”

    小狗明显饿了,一直在舔她的手,低声呜呜叫,很是可怜。

    不知道它已经多久没有进食了,刚才跑到路中间已经用尽它最后的力气。

    可车上什么吃的没有,只能干着急。

    “带回去吧。”封擎苍看了一眼那条非常害怕他的狗,眼神一扫过去,小狗就感应到了,立刻哆嗦的往裴施语怀里钻。

    封擎苍的脸色沉了沉,这狗还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它还没有经过检查,别抱得那么近。”封擎苍看着小狗的动作,微微皱眉。

    小狗更害怕了,不停的往裴施语怀里拱啊拱,只留个屁股对着他。

    “……”

    “噗嗤——”裴施语没忍住,笑出声来。

    封擎苍的脸色有些难看,裴施语连忙憋住笑意,轻轻抚摸着小狗。

    “别怕,他是个很好的人,不会伤害你的。”

    过了好一会,小狗抬起头,望向男人。表情有些疑惑又有些迷茫,还低低的低呜了一声,仿佛在确定裴施语说的话是否正确。

    “你要不要抱抱它?”裴施语看向封擎苍,男人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可眼神却充满了好奇,还隐约带着一丝渴望。

    不等男人拒绝,她直接将小狗放到他的怀里。

    男人顿时变得僵硬起来,手完全不敢动弹,害怕不小心就把这小东西给捏死。

    他的眼底带着一丝诧异,用修长的手指轻轻触碰小狗的身子,声音低沉悦耳:“它好小,好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