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0章 男人就是海底针-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00章 男人就是海底针

    “还不是因为你是我的未婚妻,所以才给你找了这么一份工作,顶着巨大的压力。每个人都叫我把你换了,因为是你,就算面对再多的压力,我也会扛下来,帮你抱住这一份工作的。”封擎苍从来没有那么严肃和真诚过。

    裴诗语差点就被封擎苍唬住了,她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她被封擎苍眼里的真诚吸引住了。

    “你说的都是真的?”

    “嗯,真的。”封擎苍被看得有些挂不住了,感觉快要破功了。不过往深处想想,他的压力确实是很大的,他们都说裴诗语抄袭了别人的作品,给他施加了压力,这一点是真的吧?虽然他知道不是,也没有觉得压力很大。但是他不能对裴诗语说出真话就对了。

    反正她白天也玩了一整天了,他就像她的玩具一样,被她玩坏了。想到小翠恶心的嘴脸,封擎苍瞬间觉得这么做是明智的。

    “那你说说,你有什么压力?我就一个倒咖啡,打杂的,还招惹了别人了吗?干嘛要换掉我?”

    看不出封擎苍哪里像说了谎话,裴诗语没有办法接受这个现实,继续问出心中的疑点,她就是要问个一清二楚。

    “你一个打杂的什么都不会。让你给倒一杯咖啡,你把咖啡倒在我的电脑里面,导致电脑故障,没有办法正常使用,本来预定好的会议因为资料缺失,被客户否决了,损失了三千万。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小问题,我帮你扛下来了。所以你没有被炒鱿鱼。”

    “不是吧?我没有那么蠢吧!就这么小的问题,你居然说的那么严重??既然是毁了你的生意,你为什么要帮着我扛下来,直接把我开除了不就好了吗?”裴诗语还是不信,不信!

    她就是觉得封擎苍还是在骗子,他好像是要给自己下一套,或者是故意的打击自己的自信心的吧?

    “你不信也是真的,你可以问别人。我虽然是老板,但是你是我的未婚妻,这件事我不帮你扛着说是我自己的问题,那就需要你负全责了,你当然付不起这个责任,就来求我帮你了。你都开口了,我肯定要帮你一把。所以你才能继续留在公司里面做事的。”封擎苍一脸恨铁不成钢啊。

    其实心里早就笑岔了气里。从来没有觉得裴诗语居然那么的可爱,超级萌,她一脸无知的问问题的时候纠结的样子,让他心情大好。

    早上和中午所发生的事情,好像都可以因为她取悦到了自己而一笔勾销了。

    现在想想,其实失忆之后的裴诗语也挺好玩的,呆萌呆萌的,什么都不懂,什么都要问,好像一个生活白痴,这样的人离开了自己哪里也去不了吧。

    对,还是失忆好。

    “怎么可能会是这样?我不信,你别骗我了,你的眼睛根本骗不了我。我已经看穿你是在说谎了。”裴诗语双眸直接锁定封擎苍的眼,试图从中找出他的心虚。然而

    摊开双手,一脸的无所谓,封擎苍道:“你不信我也不能强迫你,反正你现在是失忆了,你想要用失忆来否定你过去的错失逃避责任的话。我也不能多说什么让你选择相信,总之呢,这件事我已经帮你扛下来了,你也不需要想太多的。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好吗?”

    “切”嘘了一声,裴诗语的气势变弱了一点。

    “那好吧,那你说,还有什么是我会的,还有什么糟糕的事情发生过?我总应该有做得好的地方的吧?如果没有做得好的地方的话,你怎么会说我是你的未婚妻呢?”裴诗语还是不死心。

    “好的地方?你唯一好的地方可能也就是因为你比较笨吧,因为你比较笨,虽然长了一张还看得过去的脸,但是也不是特别的引人瞩目。所以你当我的未婚妻,不容易被我的商业对手挖墙脚。以前的你,可是非常的乖巧,非常的听我的话的,我说东,你肯定不会往西。现在的你,呵呵”

    说的还真的是那么一回事儿一样,裴诗语被说的怒了。

    “什么叫一张还看得过去的脸?你以为我没有照过镜子啊?怎么说也是倾国倾城吧?你这样说的话,我怎么就更加不信了呢?小翠还对你死心塌地呢!你怎么不让她跟你?”充满心机的一笑,裴诗语觉得自己找到了封擎苍的弱点了。

    她也后知后觉的懂了,封擎苍刚才说的那些,全部都在糊弄自己的,哄骗自己对他有什么好处?

    “你以后要是再提起她的话,我们就不要再继续聊天了。”

    这是封擎苍对裴诗语说得较重的话了。也可以从这话里听得出,封擎苍到底有多么的讨厌小翠这么一个人了。

    “我就说,小翠,小翠,小翠很喜欢封擎苍,封擎苍是小翠的苍哥哥!”裴诗语觉得自己刚才被封擎苍逗弄了,所以要找回一场面儿。

    所以封擎苍越讨厌什么,她就越愿意对着干,他不喜欢的,恰恰就是她喜欢的。

    “小语,你够了。适可而止。”封擎苍听到裴诗语说他是小翠的苍哥哥的时候,心里就窝着火了。

    苍哥哥一直都是裴诗语对他的称呼,她忘了没有关系,但是不能把专属于她的称呼送给别人,也不能拿这个开玩笑。这对他而言也是一种伤害,让他清楚的感受到了她对他的不在乎和漠视他的感受。

    这让他觉得太压抑,也难受得过分。

    “为什么不能说?哦!”吓人的眼神,让裴诗语缩了缩肩膀,要继续的话未完打住了,也很快的拉开了自己与封擎苍的距离。

    “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如果没有要问的就乖乖看电视,我还有工作要做。”封擎苍淡淡的问,他刚刚的好心情已经没有了,因为裴诗语又气到他了。

    忽然觉得,男人就是一根海底针啊。裴诗语也不打算继续问了,反正她要问什么,封擎苍也不和自己说真话,还不如等下她自己去想一想,看能不能想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