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9章 谁让你不理我-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99章 谁让你不理我

    “封擎苍,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能告诉我吗?”细细的呢喃,裴诗语不忍心吵醒封擎苍,无声的退出了书房,就当自己从来没有进来过,没有发现过他疲惫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一觉,封擎苍睡得并不安稳。应该是心事太沉重,睡着的时候,他也梦到了裴诗语,梦到她对自己挥手,告诉他,你走。不管他如何追赶和拒绝,她都绝情得没有一点点留恋。

    梦中惊醒,他就去看裴诗语在不在家。看到她在卧房里面睡得很香,空落落的心脏也瞬间被填满了。不管她变成了什么样子,她只要在自己的身边就好了。

    睡了一个午觉,裴诗语醒来,封擎苍已经准备好了下午茶。

    喝着美味的下午茶,裴诗语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只猪,被圈养在了这个家里,她可以无所事事,可以对着圈养她的主人发脾气也会被包容。就算是吵过,闹过,到最后也会被主人谅解。然后就当做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了。

    觉得自己的生活好像变得就没有意义了吧,简简单单的。吃饱了睡,睡醒了吃。她都不知道每天生活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了。

    偷偷瞄了一眼在客厅开视频会议的封擎苍,裴诗语一言不发。这个视频会议已经是封擎苍的第五个了,她看得都无聊了,等这个会议结束了以后,裴诗语忍不住开口问。

    “封擎苍,你说你是我的老板。那我的工作是什么啊?我主要负责什么的?公司地点在哪里,你为什么不去公司工作?要在家里工作呢?”

    裴诗语的问题一下问得有点多了,封擎苍本想一个都不回答她的。因为她今天做了坏事,让他不高兴了,所以自己还不想理她。

    但是明明可以在书房开会的他,却还是把会议地点搬到了客厅来了。不就是为了随时注意她的动态吗?

    所以就看了裴诗语一眼,继续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面噼噼啪啪的敲打着键盘,真的就没有想要理裴诗语的那样。

    “喂,我问你话呢。干嘛不回答我的问题啊?!”裴诗语已经无聊了一个下午了,自己主动和封擎苍说话,他也不理自己,让她有点尴尬啊。

    还是不理。

    裴诗语也不说话了。控制轮椅到他身边,“啪”的一声,直接把封擎苍的电脑盖压下来了。

    “让你不理我!”裴诗语气呼呼的,嘟着小嘴一脸傲娇的瞪着封擎苍,也不怕他转手就因为她的无理取闹而给她一巴掌。心里打定主意,他是不会对自己怎么样的裴诗语,对封擎苍是越来越放肆了。

    “很好,刚刚做的会议记录,全部被你弄没了。”

    裴诗语瞬间变得错愕了,自己就是盖了一个盖子,会把他的会议资料弄丢吗?这不是糊弄自己是什么?自己是傻子吗?那么好骗的哇!心里是这样想的,脸上也有一点不好意思。

    “谁让你不理我的,你要是回答我的问题的话,我也不会这样做的嘛。哼。”裴诗语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根本就是在无理取闹。她就因为无聊没有事情可干,然后想找封擎苍耍泼罢了。

    “你一次问那么多问题,我要回答你什么?”轻叹一声,他无奈的摊摊手。她就是吃定了自己不会拿她怎么样就对了。

    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裴诗语偷偷笑了,然后问道:“你为什么不去公司上班?要在家里开会?”

    “因为你受伤了,一个人在家里不方便。”封擎苍继续打开电脑盖子,看到刚整理的那些资料还能恢复,又松了一口气。

    “哦。”只是因为她吗?这个回答很直白,脸悄悄变红了,变热了,裴诗语又有了小女人该有的模样。

    裴诗语沉默了一下下,看到封擎苍没有关注自己后又开口问道:“那你和我说说,我在公司都会做些什么?为什么我觉得我什么都不会做呢,好像一无是处的废人。还有我的月薪是多少??”

    “你不会真的连你自己的工作是什么都忘了吧?”封擎苍有一些不信了,哪里失忆能忘得那么彻底的?一点都记不清楚了。

    “我要是记得的话还问你干嘛?你这问的废话啊!快说!”

    想了想,封擎苍一脸严肃的,他说:“你没有月薪,就是年薪,而且你的工作也不难,每天就帮我倒倒咖啡,帮我整理一下文件,安排我的工作行程,其他的没有了。”

    “你在开什么玩笑?你看我是会泡咖啡的人吗?还帮你整理文件,那我的年薪是多少呢?”怎么都不信封擎苍说的话,她一个充满艺术细胞的佛系少女,怎么会做那么无聊的工作?

    “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你的年薪是看你的表现来发的,如果你的表现不好的话,就会被扣很多,反正一年以你得罪我的次数来扣吧,扣完之后一年也就差不多有个两三万。”

    封擎苍一脸正色,完全不像造谣。

    裴诗语脸上的笑意却破碎了,她刚才还一脸期待的想着她的年薪至少得有二三十万吧?毕竟能住上那么好的房子,没有个几十万也说不过去,就物业费啊,水电费啊,其他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费用,就是一个月都得小两千。

    所以封擎苍现在说她的年薪就这么一点点,让她怎么相信得了?肯定是抗拒的!

    “那你说说,我为什么可以住那么好的房子?我要是一个帮你倒咖啡的,能住得上那么好的房子吗?你撒谎也不能找一个好一点的吗?”裴诗语白了一眼封擎苍,还是决定拆穿他的谎言。

    “好像你也没有那么笨,既然你不信,我就实话和你说吧。”封擎苍笑了笑,伸手摸一下裴诗语柔软的发。却被她嫌弃的躲过了。

    “那你说,我听着!最好不要骗我了,不然有你好果子吃的!”小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在封擎苍的眼前亮了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