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8章 口水流一地-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98章 口水流一地

    “封擎苍,你这样就不对了,怎么能对一位淑女这么说话?你要再这样,午饭到什么时候才能吃上?我肚子都饿死了,你还不快点让小翠帮你打个下手,是故意要饿坏我吗?”

    裴诗语看到两人的气氛僵持不下,小翠就光在哪儿哭着不动,决定做个和事老,让小翠再次贴近封擎苍。

    封擎苍当没有听见一样,就冷冷的抬了一下眼皮,瞟了一眼裴诗语。正好裴诗语不是那种幸灾乐祸的表情,而是看起来没有人疼,没有人爱的可怜人。

    “还不把虾子捡起来?把碎碗片扫干净?”封擎苍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又继续低头做自己的事儿去了。

    小翠看到男神好像也不生自己的气了,赶紧又对裴诗语露出一个笑脸以示感谢。迅速的捡起地上的虾子,打扫碎碗。

    蹲在地上从下往上看的小翠,才觉得封擎苍原来是那么的挺拔啊,还有他的大长腿,天啊,她刚刚站在他的身边的时候,她的肩膀好像才到他的腰上面一点点呢。身材真的好好啊。好想摸。

    小翠就这么傻兮兮的盯着封擎苍,口水啪嗒啪嗒的滴在了地上。封擎苍不懂,裴诗语更是不懂,因为肥胖的小翠被橱柜挡住了庞大的身躯。

    “苍哥哥,虾子还能要吗?要不要我再出去买新鲜的回来吧。”小翠看着这些本来好好的虾子,因为被她踩了几脚以后变得惨不忍睹的虾子,她还有一些不好意思。

    “那你去吧。”封擎苍难得好脾气的道,这一次一点都没有让小翠觉得冰冷。这还是封擎苍在自己犯错了以后,对自己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了。

    “好好,那我快去快回,你等着我哦。”开心的小翠,几乎因为封擎苍这一句话乐得找不到北了。

    “小翠,这中午了,你还去干嘛啊,外面太阳大着呢。没有虾子也没有关系的,就少一个菜。食材很多,还可以做点别的。”

    难道封擎苍以为小翠不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她这个火眼金睛的小仙女还看不透吗?不就是找这个借口把小翠撵走吗。

    “”谜之眼神,封擎苍又白了乱说话的裴诗语。

    一顿饭上桌,色香味俱全的菜色,每一样都是出自封擎苍的手,封擎苍没有在餐桌上坐下,而是一只手领着小翠,带着她走到大门口。

    大门当着三个人的面,无情的被甩上了。小翠被关在了门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刚刚帮封擎苍一起做了一顿午饭,她还沉侵在幸福的喜悦中,她还幻想着以后还有很多能和封擎苍一起做饭的机会。她还在高兴的拿着饭碗,准备和她心爱的苍哥哥一起用饭。

    “喂,你干嘛啊。怎么把小翠撵走了!??”

    裴诗语也是一脑门的问好,其实刚才封擎苍一直在忙碌,她也一直在看。小翠在旁边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帮得上忙,就在一旁花痴流口水看封擎苍。

    还在想,让小翠去帮忙,她一点用处都没有起到。一点都没有恶心到封擎苍,正在想另外的法子对付封擎苍的。菜刚刚上桌,小翠就被撵走了。

    “我为什么把她赶出去,你自己不懂吗?难道你真的想吃午饭的时候和这么一个流了一地口水的人一起吃吗?”封擎苍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了,恶心得他都快说不出话了。

    “不是??你怎么能这么没有礼貌的说人家呢?”裴诗语弱弱的说,因为她明白封擎苍已经生气了,她也不敢再继续招惹他了。

    其实她也是佩服封擎苍的,明明讨厌得要死,还能隐忍那么久,他的忍耐力也是不容小觑啊。如果他真的和自己有啥仇啊怨的,那她指不定有一天就被他给祸害了还不自知呢。

    小翠醒悟过来的时候,是被她自己的包包砸醒的,封擎苍连着她的包包也当成了垃圾一样,就开了一个门缝扔了出来,看都不看她一眼。

    裴诗语自觉的坐到了餐桌上面吃饭,而小翠还在外面哭死哭活的拍着门求着封擎苍跟着她一起走。一次次声嘶力竭的呐喊,都让裴诗语觉得小翠是真的爱上了封擎苍了。

    她可能会因为这个第一次见面就心动的男人而做出很多疯狂的事情。以后会发生什么,她不懂,静默的吃着碗里的饭,连夹菜的次数都不多。

    实在是受不了小翠的呐喊声了,裴诗语觉得自己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个麻烦。因为封擎苍好像根本就不在乎那个女人一直喊着他的名字,午饭也不吃,他就躲进了书房里去了。

    觉得自己一下就得罪了两人,被冷落了。

    裴诗语这一顿饭吃得也有一点罪恶感。吃饱了以后摇着轮椅想去找封擎苍赔一个不是,到了书房门口,书房门被掩住了,还留了一条细缝。

    从这个细缝还透露出一道光。裴诗语就在门外从门缝往里看去,直直的就看到封擎苍趴在书桌上面睡着了。侧着头枕在自己的手臂上面,另外一只手上还拿着签字笔。

    “真的有那么累吗?午饭也不吃,趴在书桌上面就睡着了。”

    在书桌的对面,裴诗语看到了封擎苍的安静,他的睡颜与从窗外折射进来的微光也能融为一体。他的睫毛还像扇羽。就算是睡着了,眉头也紧紧的皱在一起,好像是有心事没有想明白吧。

    看这样的封擎苍,让裴诗语有一点心疼,才惊觉她,好像真的根本就不了解封擎苍这个人。就算他很生气,好像也不会对自己发脾气。他可以把气撒在任何地方,任何人身上,不会对自己说一句重话。

    裴诗语有那么一刻迷惘了,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讨厌封擎苍,好像其实也不是那么的讨厌,就是不想他离得自己太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