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7章 孺子可教也-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97章 孺子可教也

    “小语姐姐,我真是瞎了眼,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小翠想说什么,看了裴诗语的脸色有一点不好看了,赶紧捂住了嘴。

    “嘿嘿,谢谢小语姐姐能原谅我。既然你也盛情邀约了,那我也不能再矫情了。不然显得好作,你放心好了,今天中午啊就看我和苍哥哥大显身手为你这个媒人做一顿盛宴吧。”

    小翠是自来熟了。就看着封擎苍还黑着脸站在裴诗语的身后,她想进来,就门被堵住了,暂时进不了,如果不是门背堵住了,她一定会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最冲进来的,然后再给封擎苍一个最大最热情的拥抱,如果可以的话,再来一个甜蜜之吻最好不过了。

    “呵呵呵呵。”裴诗语都被小翠的厚脸皮说得不知道怎么把这话接下去了,她真的败了,无力再战,但是没有关系,就让小翠和小苍两个人来一个甜蜜之战好了。她在一旁欣赏。

    就这样,裴诗语当着封擎苍的面亲自把小翠迎了进门,完全忽略了男人的脸到底有多黑。

    强忍着掐死小翠的冲动,封擎苍决定,既然裴诗语想玩的话,那他也不扫兴了,他就静静的在一旁看着裴诗语能玩出什么花儿来。

    “小翠,那边是厨房。这些都是刚刚买回来的新鲜食材,你知道我的腿脚不方便,那我就把厨房让出来给你们两个人自由发挥了哈。还有呢。”

    裴诗语招呼了小翠,示意她到自己身边,小翠从嚣张跋扈到现在对裴诗语服服帖帖的,裴诗语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她自己就屁颠屁颠的过来了,说了一句悄悄话、“就是,你知道机会很难得的对吧。”

    “嗯嗯。”又大又肥的脑袋在裴诗语的小脑壳旁边点头如捣蒜,裴诗语都觉得有些晃得晕。

    “既然你知道就好,我再和你说啊。别看你苍哥哥冰冰的,其实啊,他特别喜欢别人对他有那种比较亲昵的动作,嗯哼。没错的,这样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裴诗语老神在在的像个小老师,耐心的教导着小翠。

    看样子小翠可能真的是一个很认真好学的小学生了,“嗯嗯,我知道了。谢谢小语姐姐指教,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辜负你对我的厚望,一定会尽快把苍哥哥拿下。”

    心里早就乐开了花,本来就是眯眯眼,这么一笑啊,连眼缝都找不到了。

    “孺子可教也,真心的,我也谢谢你,如果你能把他带走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他在我家里啊,吃我的,喝我的,水电费,物业费什么的都需要我去交啊。我一个人生活,现在又受伤了,都没有办法工作了,也是可怜的。哎,要不是看在他还能帮我做点家务活儿的份上,我早就想赶走他了。”

    两个人的悄悄话说得津津有味,封擎苍早就没有兴致看到一个坏心眼的裴诗语和一个猪头大脑对自己还非常感兴趣的丑八怪密谋暗害他的事情了。

    一个人厨房里面忙来忙去的封擎苍,其实已经很疲倦了。已经两天一夜都没有合眼,又忙了很多的事情,现在让他站着闭上眼估计也能睡着了。

    但是想到裴诗语中午的午餐还没有着落,他就告诉自己要打起精神来,等裴诗语吃完了午饭,她午睡的时候,他再和她一起睡一觉。

    “真的是可怜你了,哎,小语姐姐,早知道你生活那么困难,我今天来的时候也不应该为难你的。那这样吧,我想想办法,尽快把苍哥哥带走,然后你也不要觉得有太大的压力,如果你没有钱过生活了就和我说,能忙你的我小翠肯定是在所不辞的。”

    心里冷笑一声,裴诗语也是醉了。不得不承认,小翠是一个很会做人的人啊。两面三刀的,得了好处,就会卖乖了。不过这样的人,喜欢贪小便宜,还很自以为是。利用起来很顺手就对了。

    “那好。到时候有需要的我肯定和你说,对你也不客气。那你快去帮你的苍哥哥吧,他一个人可能忙不过来,你要多心疼心疼他哦。”裴诗语的邪恶因子早就起来了。

    巴不得现在就可以看到小翠和小苍两个人火拼的画面。

    小翠也不打算再和裴诗语浪费时间了,她的心思和眼神早就自动锁定在了封擎苍的身上,她觉得要不是裴诗语多给她说了几句有用的话的话,她早就把封擎苍扑倒了。哪里会忍那么久。

    封擎苍背对着两人,正在剔虾线,完全不理会那两个疯女人了。也就没有注意到小翠什么时候过来的。

    “小苍哥哥,小翠来帮你了。”热情,非常热情,小翠一到厨房,就主动从封擎苍的手中把虾子抢了过去。

    是太用力了,小翠从封擎苍的手里抢过满满一碗虾子,封擎苍没有说话也用力夺过来,一时间拉开了一场大战。小翠的热情似火儿,封擎苍根本就抵挡不住。在被她故意摸了一下以后,他松开了手。

    “砰!”满满一碗虾全部都掉在了地上,活蹦乱跳的在地上扭打着身子。

    封擎苍忍无可忍了,对着小翠就冷声说了一句:“滚。”

    “苍哥哥,我,我,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帮帮你,谁知道你会忽然松手,你要是不松手的话,我寻思着就给你吧。对不起啊。”

    小翠已经急的快出来了,泪花在小小的绿豆眼里面转啊转的,就是出不来。双手还捧着小心脏,一副怕怕的样子。

    裴诗语在客厅一直留意着两人,已经无声的笑得腰杆都痛了。要不是害怕等下没戏可看了,她肯定会放肆的大笑的。

    “我再说一遍,滚!”封擎苍用手推了一下小翠,然后又觉得有点什么,推过小翠的那只手马上就开水龙头用水冲洗即便。

    “呜呜呜,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我也是想帮帮你,小语姐姐说了,你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小翠急哭了。她真的害怕封擎苍会不理自己的。但是封擎苍的话她又不敢不听,人没滚,就退出了两米远,眼睁睁的看着封擎苍洗了那双碰过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