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3章 被投诉-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93章 被投诉

    “我说,裴小姐啊,大家都是这里的住户,小区是一个大家庭。”管理大姐进来了以后眼睛就开始瞎转悠,在房间里面四处张望,看来看去的,好像是在找些什么。

    假装没有看到管理大姐打探的眼神,裴诗语表情有些尴尬的道:“咳,这个是自然的。”

    左顾右盼以后,也没有看到裴诗语的家里有什么异样,管理大姐索性把视线放在了裴诗语的身上,看到她还有一些不高兴什么的。

    也不是第一次见到裴诗语了,平时也会远远的地方看上几眼,早就觉得这个裴诗语生了一张极好的皮囊,五官精致如精雕细琢出来的陶瓷娃娃。让人看了一眼又不敢太光明正大的看,害怕因为多看一眼还亵渎了女神。

    “既然你知道,那我就开门见山了说。裴小姐,有些话是不好意思说啊,你家里前天晚上是有两个大男人在的吧?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看起来也是乖巧懂事,怎么能和别人乱搞男女关系呢?这不,就算是要乱搞关系,你也不能让大家发现啊,让附近的居民都笑话了。这事儿传到我的耳朵里,听了也是怪臊人的不是?”

    女人看女人吧,如果是私心较重的,肯定就是看不顺眼了。管理大姐看着裴诗语长得也是极好的,又听到隔壁邻居说的那些话,也就带了有色眼光看裴诗语了,觉得她可能就是靠脸吃饭的女人,用这张迷人心智的美人脸去乱勾搭男人,搞乱了小区的和谐,也让小区变得不干净了。

    “大姐,你说这话就不太对了啊。这话分明就是污蔑人的啊,你也在我的家里呢,你四处看看,我家里哪里有你说的什么男人啊?你可得睁大眼看看了。我家里就住了我一个人啊。可没有乱搞男女关系,你这样污蔑我,分明就是故意毁我青白了。”

    裴诗语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乱给她扣帽子。她本身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女人,对待感情也是从一而终的那种。

    就算现在她没有谈恋爱吧,但是她的清白不能就毁在这么一个不会管自己嘴巴的女人上。她以后还要出去见人的,这事儿她可不能认下来。

    要是不在此时反驳,到时候被有心人恶意传播出去了。那她再长了几张嘴都说不清楚了。

    “现在是没看到。但是你家前天晚上有男人大吵大闹的声音传出去吵到了隔壁邻居睡觉这事儿可不假吧?那这事儿你可要怎么解释?”管理大姐应该就是一个太把自己当一回事儿的人了。还非要裴诗语在这件事上面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

    管理大姐的语气还是有些冲,非常的自以为是,还感觉看不起裴诗语。

    这一点让裴诗语心里不舒服,有些气闷在胸口。想撒出来,但是本身的素养让她保持了良好的修养。所以她忍着,脸上也换了客气的笑容。

    “对于前天晚上的事情,我还确实可以解释的。就是你看我这脚不是受伤了吗?我在家里摔着踩到了玻璃渣子,然后起不来,那时候太晚了,我就叫了住我楼上的同事来帮帮忙。他人是来了,但是他晕血啊,看到一地的血,他还没有帮我就哇哇大叫的吓晕了。”

    裴诗语真假掺半的撒了一个无伤大雅的小谎。脸上的笑也很体面,让管理大姐完全找不出破绽。

    在进门的时候,管理大姐就已经看到了裴诗语是坐着轮椅的。前些天她还见着她了,双腿还是好好的,没有坐轮椅,没有裹着纱布。

    所以裴诗语这样说了,也容不得她说什么。

    “裴小姐真是不小心,既然是一个人住的话,那就要多加注意了。真要是出了什么意外,要是没人知道的话,那还是非常危险的。”管理大姐被裴诗语看到有些不自在了。

    “谢谢关心。那你还有什么问的吗?如果没有的话就请回吧,我也累了,想去休息休息。”裴诗语也不想看到这个人的嘴脸,一看就是让她觉得不舒服的,所以趁着她没有那么气势逼人的时候赶紧下逐客令。

    “我的话也还没有说完,裴小姐不需要那么急着赶人吧?”裴诗语的做法对于管理大姐而言已经算是一种挑衅了。让她觉得自己背裴诗语看不起了。

    “呵呵呵,既然你有话就直说吧。如果你不想说的话,我这里也是有点忙的。”那么多花花肠子,正事儿就是不说,到底在想什么?裴诗语嘴里小声的嘀咕着没有说出的话。

    说完了以后,还真的就不摇着轮椅开始在房子里忙自己的事情了。拿着一块抹布左擦擦右擦擦的。

    “其实也没有什么要说的,就是要提醒一下裴小姐,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也可以找我们,三更半夜的就别找几个男人进家里了,真要是出现了什么意外,这个责任我们也是负不起的。”

    裴诗语也不气,反而笑出声了。

    “所以你跑来这里就是为了故意诋毁我的咯?”

    还是非常优雅的用喷水壶把要擦的地方喷了一遍水,非常细致把被喷过水的地方擦拭干净。

    管理大姐趾高气扬的斜了裴诗语一眼,满脸的不屑,她说:“这话也不是我说的,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今天来就是想要了解一个事情的大概。别人既然找到我来投诉了你家,那我也不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不管不顾的。就算是做作样子,我也得走走到你家给你提个醒不是?”

    这话把裴诗语气得,抓在手里的抹布紧紧的很想扔她一脸。

    最后还是忍住了笑笑的道:“我向来是提倡有话好好说,有误会就解释清楚的,我已经和你解释过了。我的解释你既然不相信,那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但是如果我在外面如果听到我的不好的话,我肯定会去投诉你。当然了,如果今天的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的话,那么我肯定也不会多此一举的。你应该明白,能住在这个小区里面的都是非富即贵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