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2章 被投诉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92章 被投诉了

    就算凌悦不是她亲生的,也胜似亲生的。施怡对她也是狠不下心的,多的还是关心和疼爱。就算是出现了施玲的事儿以后,她对凌悦也不会有成见。

    凌悦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以后她也会和凌非岩好好讨论一下关于他们一家四口的问题的。对于凌悦肯定是不会变了,那裴诗语他们肯定也是要好好对待。

    “嗯嗯,那我吃快一点,马上就吃饱了。”凌悦假装很高兴的笑,大口大口的把稀饭直接喝进去,没有了往时的优雅,好像真的是很急着出门的样子。

    这让施怡的眉眼变得温柔了,没有了那种疏离感。

    “咳咳。”可能是吃得真的太快了吧,凌悦被狠狠的呛到了,卡住了喉咙,猛地咳起来。

    “哎呀,你这孩子,也不知道慢点吃。就算慢点吃,也没有关系的啊,出门也不急于一时,都忘了平时妈妈是怎么教你的了吗?吃饭要注意礼仪,你这狼吞虎咽的样子要是被外人看了去,还以为是饿鬼投胎了呢。”

    施怡担心又有些好笑的起身走到凌悦的身边,赶紧给施怡拿了手绢帮她的脏东西擦得干干净净的。

    凌悦的泪水在这个时候就流了下来,带着哽咽的声音哭着道:“妈妈,妈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忘记你教我的,我都还记得,但是我也想早点把小语接回来。我们经历了那么多,这是你的愿望,如果早点接回小语的话,那么我们就有更多的时间去磨合,我想我们一定可以相处得很好的。”

    凌悦越说越肯定,她哭着笑着,满是泪水的瞳孔里带着希翼,好像已经开始憧憬美好的未来了。

    “那也不急于一时啊,我也不想接回来了一个女儿,就让我的另一个宝贝难过。好了好了,不要哭了。你永远都是妈妈i的心肝宝贝,知道你疼妈妈就好了。我们一家人一定会好好的,别难过了,也别想那么多。”

    施怡被凌悦的泪水打动了,一脸的动容。

    毕竟还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人,很容易就会被好听的话,被伤心的泪水蒙蔽了双眼。她其实就是想要接回裴诗语一家人在一起,也不想凌悦和裴施语有什么摩擦。

    如果她们两人产生摩擦的话,施怡还没有想好,她应该站在哪一边。所以她不想这样的事情出现,最好的方法就是劝导凌悦,让她去接纳裴诗语了。

    “嗯嗯,不哭了,妈妈。我已经吃饱了,那我们准备一下赶紧出门吧。我想今天就把小语接来和我们一起住。接回来了以后也能给爸爸一个惊喜。”

    凌悦主动站起身,停住了哽咽,一脸的开心,就好像她这样说的时候,裴诗语就一定会跟着她们回来住了。

    半个小时以后,一老一小母女两人也是拎着包包坐上了豪车出门。她们的第一站就是各大商场。

    另一边,裴诗语吃过了早餐以后就一个人待在家里闷闷不乐的。

    从封擎苍出门的那一刻开始,她的脑子里就已经在想着他了。

    此想却非彼想,她的想是,封擎苍还会不会回来?是不是他的家里装修好了,所以他已经搬走了?如果是的话,那这真的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了。

    她必须要举杯庆祝,虽然缺少一个干杯的人,但是她可以一个人举两个杯子啊。如果封擎苍真的离开了,那她真的会这样做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太阳也已经高高的升到高空,天气也还很闷热。裴诗语百无聊赖的在家里看电视,很多电视剧她都不知道在演什么,因为没头没尾的,看得也是怪没有意思的。想看电影吧,又兴致缺缺。

    眼神总会有意无意的飘向大门。

    在晌午十一点的时候,门铃和敲门声响起。听到这个声音,裴诗语猛的从沙发上爬起来,一秒钟后她又直直的坐下。

    “我i干嘛要那么激动?我i干嘛要去给那个坏蛋开门啊?我不是期待他不要回来的吗?他现在回来了,我不是应该把门反锁起来吗?”

    敲门声还在持续响起,裴诗语又有点摇摆不定了。

    “不行,我必须要坚定自己的想法,他回来就回来了。我i干嘛要给他开门呢?是他自己要出去的,是他自己不带钥匙的,进不来就算了!哼!才不想管他呢。”

    裴诗语不断的和自己做着斗争,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了,总是觉得不应该给他开门的,她的内心又渴望走向那扇门,想要见到那扇门后面的那个人。

    “你好!有没有人在家!我是小区的管理人员,你们被小区里面的住户投诉了,想要了解具体情况。”

    一声中年女高音。

    裴诗语的头皮有些发麻了!她都在想些什么啊,原来敲门的人根本就是不是封擎苍是业务啊,真的是想多了。

    但是被投诉这件事儿,她应该怎么办?去开门还是不开门?

    “有没有人在家?我听到里面有电视响,麻烦您开下门好吗?”声音再次响起,听着还挺急的,裴诗语也不好意思了。

    “来了来了,等一下。”磨磨蹭蹭的单脚跳上轮椅,裴诗语才去开门。

    “你好,我是小区的管理人员,这是我的工作证。你们在前天晚上被其他住户投诉了,所以我来了解一下情况。”

    看了一眼这个中年大姐的工作证以后,裴诗语才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领了人进来。

    “呵呵,你好,你好。对于我这里造成的困扰实在是不好意思啊。你看,我这受伤了,不好招待你,有什么想问的你尽管问好了。”裴诗语尴尬的控制着轮椅在屋子里面走。

    “请喝水。”给人倒了一杯水以后,裴诗语就有些局促了。现在是什么情况,其实她也不是很明了啊。

    林深和封擎苍两个人喝酒大吵大闹,她都没听得多少,怎么就被人投诉了呢?为什么投诉还是找她说事儿呢?这事儿也不是她的错不是吗?该找的人,现在也不在这里啊。真是有些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