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9章 没有出去鬼混-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89章 没有出去鬼混

    还记得在裴诗语没有出现之前,她是这个家里唯一的女儿,她就是出去短程旅游几天,施怡夫妇对会对她关怀备至,知道她一个人在外玩乐,也是每天至少一两个电话轰炸对她嘘寒问暖,各种担心和嘱咐。

    那个时候的她还觉得施怡夫妇有点啰嗦,从小到大对她都是唠叨个不停,小时候也是,总是对她保护过度,长大了也是,她去哪里都会觉得没有自由感,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还是个妈宝。

    她还曾因为这件事被身边的朋友笑话过呢。

    说的是:“总统的女儿就是不一样,去到哪里都是有保镖贴身保护不说,出来玩玩,都还要随时被电话监督着。”

    凌悦也有过叛逆期,她还不知道她的叛逆期什么时候会过,现在的她却又开始怀念以前时光了,她还是那个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的不管长到多大,也都还是父母口中的小宝贝。

    在裴诗语出现了以后,就开始变了吧。

    她已经离家了那么多天了,没有接到他们的一个电话,之前说过会一辈子爱她的爸爸妈妈不再关心她。她已经离开家几天几夜了,他们都没有主动给自己打过一个电话。

    让她有一种错觉,就是她这个人就算是凭空消失在这个世界上面了,她的爸爸妈妈是否还会有一点难过呢?她做过那么多的坏事儿,她对裴诗语做了那么多她都觉得是没有办法可以原谅的事情,他们还会原谅自己吗?

    她的所作所为还能被这个家里的人接纳吗?

    凌悦开始慌张了,她的心里有太多的不确定,她害怕这个家里的气氛,她还有一点害怕现在走出去,会不会打扰到总统夫妇用餐。

    “小姐,您起了。”佣人看凌悦站在这个角落里,她因为要做事,不得不叫她一声,也是打断了凌悦的沉思。

    “嗯。”怔怔的点头,凌悦的头皮有一点发麻。

    佣人的忽然出声打扰,也成功的吸引到了施怡和凌非岩的视线,他们双双看向凌悦。

    凌悦还没有反应过来,也还没有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去面对施怡夫妇,木讷的对着凌非岩点了点头,想要叫他一声:“爸爸,早上好。”

    话到了嘴巴,却好像是被卡住了,怎么都没有办法发出声音了。

    凌非岩却没有说什么也是和凌悦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的礼仪,而是站起身和施怡说了一声:“心烦就出去走走也可以,别一个人胡思乱想了。”

    这话没有点名道姓,也没有看着谁说,或许是说给这房子里的两个女人一起听的吧。有些事情,还是交给施怡去处理吧,他也分不出那么多的心思。

    最近政事太多,他也有些忙不过来,能抽i出一点时间陪施怡,也是难得了。其实他也想多陪陪她,但是实在是没有办法。

    “悦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施怡在看到凌悦的时候还是有一些诧异的,凌悦回到这个家里,连个通知他们的人都没有,忽然看到还是有一些措手不及。

    “妈……”嘴唇微微掀起,这一声妈妈也是没有办法再像以往那么随心所欲的叫出口了。

    “昨晚回来得晚了,就没有让人打扰你们睡觉。我不在的这几天,让你们担心了。”凌悦站在原地,没有要走到餐厅的意思,她还是有一些拘谨。

    而她们明明只有几天没有见面而已,两个人都觉得有一些阔别已久的感觉。变得有些生疏了。

    短短的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这些事情牵扯太大,谁都没有消化完,很多事情都还没有时间去梳理,所以都卡在脑壳里,很多没想明白。

    “回来就好,这几天都去了哪里了?也没给家里打一个电话,也不知道我们会担心吗?你也是一个大人了,我们给你宽松一点,但是你也不能在外面玩那么久知道吗?”

    施怡虽然是一个心肠软的,心地极好的女人,但是她也明白什么叫仇恨。施玲是自己的亲妹妹,却把她的女儿害得那么惨。

    “嗯,我知道了。以后我会注意的,谢谢您的关心。”

    她却把施怡的女儿当成亲生女儿来对待,从小到大,没有大声呵斥过,给她的都是最好的教育方式。完全是真心实意的对待。

    当明白了真相以后,施怡还是无法接受,自己疼爱了那么多年的女儿,却是害得自己女儿流落在外,吃了那么多苦的仇人之女。

    两个人就这样,她就站在远处,她就坐在原位,谁都没有主动跨出那一步,谁都明白,这道透明的玻璃,已经建立了起来,透明得谁都清楚的明白这份生疏之感,不会再是一句:“妈妈。”就能垮过去的了。

    “那就行了,嗯。”凌悦这一次回来变化还是有的,而且变化还有一点大,她看来文静了不少,也懂事了。和以前的那个她判若两人。

    施怡点了点头,两人一度沉默。

    局促的站在角落的凌悦,其实还是想施怡能够像以往那样对待自己,在她刚刚起床的时候就开始热情的招呼自己吃早餐,在餐桌上就会对她家长里短的问东问西。

    就算是麻烦一点,啰嗦一点,她也格外的想要重温这样的画面,她明白难了,很难了。因为她的妈妈已经多了一个女儿了,她已经不是唯一了。

    施怡偶尔会抬眼看向凌悦,才从她的眉眼间看出了很多施玲的影子。

    她曾以为凌悦是长得像自己的,现在才看出来,凌悦哪里是和自己长得像?凌悦分明就是和施玲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相似。

    她害怕了,害怕凌悦会是下一个施玲,没有办法再像以前那样对待凌悦是肯定的。就是在凌悦出门在外的这几天,她其实是想起过她的,但是心里有些膈应吧,对她有过担心,却没有办法与裴诗语相提并论了。

    “我、我这几天没有出去鬼混,我是在朋友家里了。”气氛过于紧张,凌悦站也不是,走也不是,她觉得自己应该打破这一份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