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7章 他离开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87章 他离开了

    “是你想事情太入神了,我一直都在洗漱室。”封擎苍不以为然,说完了这句又走到她的身边亲自推着她的轮椅往洗漱室而去。

    “你要做什么?一大早的就开始献殷勤,人家都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不会又有什么想法了吧?我告诉你哈,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是不会感动的!”

    一脸怕怕的,裴诗语还是不习惯他对自己太好了。这样她会感觉持之以恒下去的话,她早晚会因为这个男人的温柔以待而放松警惕,也可能会有一天沦陷在他的温柔里面的。

    他明明就是一个很冰,很冷,对待别人应该是不理不睬的那种人啊。为什么一定要缠着自己呢?都和他说了那么多次了,她不会接受的,难道他就是听不懂吗?

    “快洗漱吧,动作快一点,不然早餐就冷了。再加热的话,味道就不好了。”

    轮椅停在了洗漱间里,裴诗语才发现了异样。

    洗漱间里面垫上了厚厚的地毯,还做了一定的改变,在浴缸那里还有一个洗澡的时候用来搭脚的东西,看起来都很不错。

    和今天之前的洗漱室改变还是很大的,莫名的裴诗语又觉得自己有一点点的小感动了。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这些改变都是因为自己不方便,所以才会有的。

    “你干嘛要做那么讨厌的事情,我一点都不喜欢你这个样子,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离开我家?”

    裴诗语还是直接问出口,她的逐客令已经发出,就看封擎苍会不会接下了。

    “小语,你的心里比谁都清楚我是不会离开的,不管你做什么,有多厌恶我,我都不会再离开你。”

    “你对别人也是这样的吗?”不知道为什么会问出这一句话,她不明白,为什么脑子里面忽然会闪过一个女人的身影,她好像嘲笑了自己一下。笑了一下以后她又消失了。

    然后她就张口问了这么一句,带着浓浓的醋意,还有失望。

    “我只会对你这样。”封擎苍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问,这给他一种错觉,或许裴诗语没有失忆,而是在假装失忆的那种错觉。

    “是吗。那我可以请求你一件事情吗?”裴诗语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接受他对自己的好了。她实在不想这样,让自己陷入一种无法左右命运的感觉。

    “可以。”但是我不一定会答应你的请求,有些请求也就是听听就好了,比如说,她让他离开她的这种请求,他当然只能听听,不会答应按她说的照做的。

    “我知道就算我说出来了,你也会拒绝我。我也说了很多,其实也有一些腻味了,也觉得自己有一些矫情。但是我还是要继续说。”

    裴诗语深呼吸一口气,酝酿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心里还是觉得怪异的不舒坦,好像接下来要说的话是很难说出口的。

    她和他认识的时间明明才那么短,她也想要他快点离开她所在的世界,那为什么还会那么难以启齿呢?

    “嗯,我也知道我给你带来了很多困扰,你说的我都会听。”封擎苍温柔的看着她。

    他不期许自己那么快就能打动裴诗语的芳心,他有很多的时间,不是不在乎这些时日,对他来说,她的冷漠多一分钟多一秒钟对自己而言都是一种煎熬。但是他没有办法立马改变现状,唯有接受和试着改变。

    “你想要继续在我家做客可以,但是请你不要再乱动我家的东西,比如不要用我家的厨房给我做好吃的,也不要改装我的洗漱间,我觉得一切都维持以前的现状就好了。你不需要刻意去做什么。这样的改变只会让我觉得浑身都不舒坦,我不想在自己的家里还要有那么多的顾虑,我总是要去想,还有一个陌生的人住在我的家里,这本来就已经让我觉得很不习惯了。所以请求你,不要做那么多多余的事情了好吗?”

    裴诗语说的格外的认真,字正腔圆。她传递给封擎苍的依然是一种冷漠的态度,这次的认真谈判,让她也彻底的决定拉开自己与封擎苍之间的距离。

    说完了以后,她没有马上松一口气,还是小心的,紧张的等待他的答复。

    虽然明白,他的答复肯定是会拒绝自己,她也不明白,她到底想要听到什么,总之还是有一点期待吧。

    “呵。”封擎苍忍不住笑了,冷冷的笑了两声。

    带着浓浓的自嘲,伤感曼及整个套房,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她的话了,这是她第一次没有任何情感的对他说出绝情的话。陌生人吗?他们怎么可能是陌生人呢?

    “对你而言,我真的是陌生人吗?就算你是真正的忘记了我,你试问你的心,你内心深处,真的就没有了一点点属于我的角落了吗?为什么你可以那么残忍的,那么轻而易举的说出伤害我的话语,小语?”

    封擎苍失落悲伤,他转身离开了。

    没有等她的回答,是因为他已经得到了答案,是因为看到她一脸的不在乎和陌生。

    没错,确实就是看一个陌生人的眼神。是啊,现在的他对她而言,除了是一个借住在她家里的过客,还能是谁呢??

    他也有权利爱人,不管裴诗语有没有照顾过他的感受,他不怪她。她或许也不好受吧,只能这样想,这样试图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

    大门被轻轻的关上,裴诗语有一种错觉。她好像是伤了封擎苍的心了,让他就连摔门而去的气力都没有了。听到这轻轻一声关门声,裴诗语又想起了昨天他摔门的那一声。

    差别待遇太大了,昨天的他是生气的,而今天的他,却不是。

    有些惭愧,她不懂自己是做错了还是做对了。其实那些话,她说得言不由衷,却还是咬着牙说了出来,她觉得,也许她这样说了,不管封擎苍会不会答应自己,总会明白自己的决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