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6章 自作自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86章 自作自受

    这根本就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啊,自己才把他撵走,他就拿走了自己的钥匙,那晚上等自己睡着了以后,他还不是一样可以爬床吗?因为有钥匙他还更加轻松无压力了呢!

    然而封擎苍根本就没有理会裴诗语的话,帮她带上了门以后真的就走了。到了书房,他坐在案桌前,桌子上还堆积着一堆又一堆的文件,像小山一样高。

    在天亮之前,他必须要处理完的是左手边的这两堆文件,每一个案子都很重要,他都必须要认真的一一过目,并且还要把他的决定记录下来,这些都是很大的工程。

    为了方便留意裴诗语的情况,也害怕她会乱来,封擎苍在办公的时候喜欢安静的做法也改变了,他把书房的门口开得大大的,随时保持警惕。

    细细碎碎的声音从主卧房那边传来,封擎苍没有起身,他虽然看不到裴诗语想要做什么,却也知道,她这会儿起身肯定是因为害怕自己出尔反尔夜袭她罢了。

    继续埋首在那些文件里,封擎苍没有去看裴诗语在做什么,不管她想做什么,都决定由她开心就好。

    裴诗语以为自己已经做得够小心翼翼的了,房子的隔音又挺好的。以为自己的小动作不会被封擎苍察觉才对的,其实她不懂自己从悄悄开门往外看的时候就已经发出声音了。

    房间里面可以用到的东西,裴诗语都艰难的搬过来堵上了卧房门,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封擎苍把钥匙拿走了,她家里的门锁又是很怪异,就算是在房间里面反锁了,有钥匙照样可以开的。她没有办法只能出此下策了。

    搬了那么多的东西,也着实把她累得不轻,额头也出了细细碎碎的汗,躺在床上喘着粗气。果然是因为受伤了以后太不方便了。

    刚才不小心让受伤的脚踩在了地板上,疼得裴诗语龇牙咧嘴的,就是不敢痛呼出声,生怕会声音太大惊扰到了封擎苍,唯有忍耐了。

    看着门被堵得死死的,裴诗语既放心又担心,“门是堵上了,明天还要一个个把它们搬走我才能出去,这不是自找苦吃吗?哎,算了算了,能睡一个安心的觉就好了。明天的事情明天醒来再说吧。”

    这样想着,裴诗语躺在床上很快就闭眼睡着了。

    次日清晨。

    当阳光的第一缕微光从窗帘外折射进来的时候,封擎苍还在书房里面埋头苦战。

    当阳光开始变得有一些暖意的时候,他才放下手里的签字笔,由于一晚上都拿着笔不停的写,他的手上还有拿笔时候留下的痕迹。疲惫的闭上双眼用修长的手在自己的太阳穴按了两分钟。

    现在已经是夏末,天亮得还是很早。眼睛舒服一点以后,封擎苍低头看了看腕表,天完全亮了以后也就是早上七点,不知不觉,他已经与这些文件作伴了一整晚,却没觉得时间会过得那么快。

    本来堆成小山的文件也还是小山的模样,只是从左边换到了右手边,想来应该是昨晚都被封擎苍批阅过了,左手边剩下的并不是很多了,还有两个文件夹。

    封擎苍看了一眼,最后还是毫不犹豫的起身向外走去。

    到了裴诗语的卧房,用钥匙打开了锁,却没能如愿推开那扇门。在迎来第一缕阳光的时候,没有办法进去和心爱的女人说一声早安,没有办法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一个专属的印记,让封擎苍略显失落。

    既然是她想的,那他就不多做打扰,让她睡一个她觉得安稳的觉吧。留下悲伤的背影,离开。

    当裴诗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昨晚的她一夜好眠,没有做梦的夜晚,让她醒来的时候全身都感觉很放松。

    醒来了以后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看一看她昨晚的杰作是否有被摧毁,看到它们还是昨晚的模样乖乖的帮她守护住自己的卧房门口,裴诗语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哎,这下好了。自作自受啊,干嘛要把一个定时炸弹留在身边呢?倒不如想个法子赶走他好了吧!这样也省的自己提心吊胆的过日子,连睡觉都搞得像是备战状态一样,太累了哎。”

    裴诗语一件一件的把昨晚搬的东西再回归原位,这对于她而言算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工程了。

    不仅要小心提防昨天的意外再次发生,她的脚根本就不敢碰到地上,只能借助轮椅的助力来帮自己,也导致她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却无可奈何,这还都是她自找的没错了。

    等她坐着轮椅到客厅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封擎苍。想要去洗漱路过餐厅的时候发现早餐已经做好了。

    忽然有一丝暖意席卷全身,慢慢的移动过去,看到餐桌上面的中式和西式混搭在一起的早餐,也看出了做这顿早餐的人的用心了。

    样式不多,每一样都还很精致,看起来就让人食欲大开。

    看着桌上的早餐,不自觉的伸出去拿起来嗅了嗅,果然是很喜欢的味道,暖和家的味道。

    “封擎苍,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让我那么惧怕,又让我捉摸不清呢?你这样对我好,到底有没有阴谋在其中?既然我已经不记得你了,为什么还不能洒脱一点放手呢?别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去找一个真爱你的人不好吗?”细细的低语声,裴诗语始终还是没想明白,封擎苍这样做的用意何在。

    裴诗语拿着早餐不仅觉得很暖,也有一种说不清楚道不明的复杂感缠绕于身,让她略显烦躁。

    “我爱的人始终是你,除了你,我不会再爱上任何一个女人。”幽幽的声音在裴诗语的身后忽然响起。

    “嗬!”也是吓了一跳。

    手里拿着的早餐也被吓得松开了手,又稳稳的落在了餐桌上,生煎包也在碟子里面抖了抖它们肥胖的身子。

    “你是鬼啊?走路怎么没有声音的?刚才都没有看到你,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我的后面啊?”裴诗语吓得不轻,下意识的拍拍自己的小心心。也给自己换几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