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5章 今晚将就一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85章 今晚将就一下

    她的身上发生的事情到底还是有一点玄乎的,封擎苍就假装自己什么都听不懂闭上了眼假寐。不管她如何闹腾,也闭口不提关于她的过去。

    其实在闭着眼深思罢了,封擎苍想了很多,他不知道该不该让她去熟悉那些她所谓的亲人,她现在这个样子,去见了她的父母,又能认得出来吗?

    思前想后,封擎苍还是决定先冷静几天,反正裴诗语也受伤了,见不见家里的人也不急在一时,还是再等等吧,让她先熟悉自己几天。

    不然等她见了家人以后,裴诗语可能会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可以依靠的避风港,到时候躲到了一些他找不到的地方,那就麻烦了。

    “封擎苍,你到底有没有睡着啊?你别在我的床上睡行不行啊!”裴诗语一直盯着封擎苍看,他又长又卷翘的睫毛也好好看,随着他的双眼闭着的时候,像一排扇羽。

    “喂,我知道你是装睡的,快起来好吗?你这样我怎么睡啊?”。

    “我也困了,你快回你的客房去,你再不去我就要把你踢下去了!”

    不管裴诗语是又吵又闹还是真的动手推攘了封擎苍,他也是纹丝不动的躺在原属于他的床位上。

    “可恶!你再不下去,我真的要放大招了!”裴诗语也是有些恼火了,她现在动不好动,要是她的脚伤现在立刻变好的话,她会赏他一记大脚丫子,让他知道她的厉害。

    “嘿嘿……”

    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办法,裴诗语决定用一个不费力就能把这个侵略者赶跑的方法,在手上像模像样的呼了几口气以后,以绝佳的速度将魔爪伸到了封擎苍的腰上。

    “咯吱咯吱,咯吱咯吱,看你起不起来。哈哈哈。”

    可能是前面自己还有一点害怕的原因,裴诗语没有太大的动作,看到封擎苍还是假装不醒,她才放肆了,完全撒开了手在封擎苍的身上来回咯吱。

    “别闹,我累了。”实在是忍不住了,封擎苍也是一个极为敏感的人,被裴诗语咯吱了那么久,他前面还能忍,但是再后面她越来越过分以后,他的忍耐力也达到了极限。想笑又强忍着的辛苦啊。

    “我哪里有闹,你才是在闹好不好?你一个大男人干嘛要和我争啊,还欺负我一个伤员没有办法拿你怎么样,你现在是在我的家里面,是在我的房间里面撒野。你赖着我的床了你知道不知道!”

    裴诗语气鼓鼓的宣示自己的屋主权,现在的她还特别的像一个包租婆,唯一不像的地方就是问封擎苍要房租了。

    因为封擎苍是客人,而不是租客,所以她就没好意思开口。

    “客房没有办法睡,白天林深在里面吐了,现在还没有收拾很脏很臭,明天我叫人来打扫清洁过了再搬过去,今晚就在这边将就一下。”

    封擎苍说的那是一本正经的,说到很臭很脏的时候,他还有点嫌恶的样子,这让裴诗语有一些相信了他的话了。

    “他睡得像一个死猪一样,还会吐吗??你怕不是因为我单纯想要糊弄我吧?还是你不想过去睡,特意找的借口?”

    想到那个画面,裴诗语虽然也有一点犯恶心,却也不是那么相信封擎苍的话,觉得他还是有可能忽悠自己的,好让她对他大发善心。

    “你不信的话,就自己去看看吧,在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去看过了。客房里面都是他吐的恶心,恶臭味道还很浓,要是你觉得我欺骗了你,那你就过去看看好了,反正在你的心里我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人。你现在去看了,也就知道我是不是骗你了。”封

    封擎苍盯着裴诗语的双眸认真的道,说他自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蛋的时候,裴诗语仿佛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抹忧伤划过,又以极快的速度消散了。

    眨了眨眼,果然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之前看到的可能都是幻觉。

    两人四目相对,裴诗语最终选择相信了封擎苍的话,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她也不想去看到很恶心的东西,所以还是省了这个麻烦吧。

    “那你不去客房睡,你不是还可以去客厅睡吗??干嘛非要和我挤在一个房间里面呢?”

    裴诗语还是有点闷闷不乐,她直白的说出了封擎苍还能去的地方,就是不想让他和自己睡在一起。

    本质上,她不想再和他有什么关系,更不想和他有纠缠,既然是同事那就应该保持一大段距离。同床共枕?根本就不能发生的事情好吗?

    “快睡吧,等你睡着了,我就出去了好吗?”

    裴诗语字字扎心,她完全就是想把自己推得远远的,他又怎么会不知呢?那种感受没有办法言表,伤心难过只能深藏心海。

    “哼!你在这里我就不会睡!谁知道你会不会在我睡着了以后欺负我?你别以为我会这么容易就相信了你的花言巧语,我才不是那么单纯的人!”裴诗语听到封擎苍这样说了以后,马上就主动和封擎苍拉开一段距离,尽量不触碰到他的身体。

    想要伸出手拉住她,想要黏着她的想法落空了,封擎苍又不想裴诗语这样熬着守着。无奈的从床上起身。

    下了床,抱起裴诗语,给她睡在了他刚刚躺过的位置,为她盖好了被子以后,封擎苍才向门外走去。

    全程裴诗语还有一点蒙圈的,刚才还死活不愿意起来的侵占者。为什么会忽然改变了心意呢?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他愿意离开就好了,反正她已经达到了她的目的了。

    “钥匙我拿走了,我说过在你没有完全接纳我之前,我不会对你做什么,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安心睡吧。”

    “不行,我睡觉已经习惯反锁了。你把钥匙给我。”裴诗语听到封擎苍要把钥匙拿走小心脏又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