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4章 无关紧要的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84章 无关紧要的人

    以极其复杂的姿势,两人无法自拔的热吻了起来,裴诗语完全迷失了自己,她已经没有办法在封擎苍热情的攻势之下有任何喘息的机会。

    温柔的大手,情不自禁的在娇弱的身躯上面上下游移,封擎苍已经也彻底释放了自己的**,他想要更多,只是一个吻根本就没有办法满足自己,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心爱的女人就在他的怀里,在他的身下。

    公主抱起裴诗语,轻柔的放在那张两个人同床共枕过的大床上。当他再要倾身而上的时候,裴诗语恍然醒悟。

    “啪!”

    “色狼,你你,你想干嘛?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呢?你快起来!”

    在还没有躺在床上之前,裴诗语被封擎苍的热吻完全控制住了,而她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她也沉迷在这个男人技术娴熟的湿吻里,她非常的不想承认,她很迷恋,很喜欢这个男人对她的吻,但是她怎么能承认呢?

    她其实是那么的抗拒他的啊,怎么会和他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让她以后还怎么在他的面前抬起头呢?

    封擎苍被打了一巴掌,也是惊醒了,自嘲笑了几吸,才整理好自己的思绪。既然是裴诗语不愿意继续下去,他自然不会再强迫她的,整个身体都躺在大床上,双眸看着天花板,他问了好几个问题。

    “你不是也很享受吗?小语,别逃避了,不管你记不记得我,你的身体比你更加诚实不是吗?在我吻你的时候,你也是有感觉的对吗?”

    裴诗语承认,她的身体确实很依赖他,也喜欢他碰触自己,但是她怎么会知道原因?她也不知道好吗!所以她应该怎么去回答他的问题呢?只能是沉默。

    “小语,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们之间的关系呢?你到底在害怕什么?能不能告诉我?”封擎苍没有得到回答,可能是预料到了吧。所以他就再继续问几个问题,他不期待得到她的回答,她总会有自己的道理的。

    尽管他很想明了,很想很想,但是他不会逼迫她就是了。

    无力的看着天花板,封擎苍继续道:“在这个卧房里面,我们曾经互相倾诉心声,我们坦白自己的任何想法,我们的心曾近得没有距离。为什么现在我们明明那么近,我却感觉你离我那么远?我很想靠近你,我也这么努力了,却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了。是我错了吗?”

    封擎苍的话语是那么的失落和感慨,他像是输给裴诗语听的,却也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像是在问裴诗语,实则问的还是自己。

    他始终不明白,错在了哪里。

    “封擎苍,虽然我不记得我们以前发生过了什么感天动地或者甜甜蜜蜜的爱情故事,但是我能感受到你的情感,恕我抱歉,就算我感受到了,我也没有办法回应你的情感。所以你还是扮演好你的角色,继续当我的老板,我继续当你的下属,你我之前的关系,从现在开始也继续保持清清白白的不好吗?”

    不想看到那么感伤的封擎苍,裴诗语也不想打击他,她没有很多的想法,她只能把自己最真实的感受告诉封擎苍,也希望自己已经这样说了,他能明白她的意思。

    其实说白了,还是不想彼此之间有过多的纠缠就是了。但是不管她怎么拒绝封擎苍,他好像也不会理会吧。

    “你明明知道我对你是不会放手的,我已经被你吃定了,所以还要故意说这些绝情的话来伤我的心吗?是不是你还在生我的气?你还是认为我处理凌悦的那件事处理得不好?我已经和你解释过了,我是因为在乎你,只有你的安危对我而言才是最重要的,所以答应她一个不重要的请求,也不是大不了的事情不是吗?”

    话题最后还是说到了他们变成了今天这个关系的原因上面。

    其实封擎苍不愿意提起,他的口中真的不想说出其他女人的名字,但是他却不能不在裴诗语的面前说出来,他需要问明白,也需要解释清楚,让他们的心结彻底解除了,她也许就会原谅自己了呢?

    听到封擎苍提起一个自己记不得的名字,裴诗语的心脏却忽然紧了一下,隐隐约约的心跳又变得快了起来,是身体下意识的反应,不是她的原因。

    很快,裴诗语就知道了,是因为封擎苍提起的这个人才会这样的,“凌悦?她是谁?我也认识她吗?”

    坐起身,裴诗语在床上坐得好好的,低头一脸迷茫的看着平躺在床上的封擎苍。而他却看着天花板,水晶灯正散发出温柔还带一点暖意的光芒,照在封擎苍的眼里光泽迫人。

    也让他本就好看的双眸更迷人眼,一直都知道封擎苍是一个俊美无双如谪仙般的男人,他的脸不管是任何时候都会任何人有致命的吸引力。

    裴诗语还是看痴了,这么近的距离接触,她没有办法无视他看自己满含爱意的眸光,他。

    “她,你也不记得了吗?不记得也好,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很晚了,早点休息吧。”裴诗语真实的瞳孔直射出来的就是她最真实的写照。

    两个人对视过以后,封擎苍彻底相信了,裴诗语是真的记不得了很多事情,包括她,还包括很多很多。就连她最讨厌的人都不记得了,那他又何必再提起呢?徒增她的烦恼罢了。

    “你干嘛说了一半又不说呢?是不是我也认识这个叫凌悦的人?我为什么会记不得了?你快告诉我!”裴诗语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认识谁,或者是谁的这个问题。

    从她第一眼见到林深起,她的记忆好像就慢慢变了,到现在她好像除了封擎苍是谁,林深是谁,白天遇到的小情侣是谁以外,就记不得其他的了。

    除了没有记忆,又感觉自己像一个正常人,却又好像不那么的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