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3章 怎么可能会吼你呢?-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83章 怎么可能会吼你呢?

    再说了,那些人哪里有说错了?难道他不够帅吗?不够英俊吗?他长得这么好看,都是公认的,做任何事情当然都是被人欣赏的,就是裴诗语的眼光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变得那么怪异,他不管做什么,在她的眼中都是不好的了。

    极具威胁的沙哑的嗓音丝丝传入噢诶使用的耳朵里。

    裴诗语却好像是没有察觉到某人即将爆发的怒火,还大声的吼了回去。

    “那么大声说话干嘛啊?吓到我了!你这个笨猪,你以为别人都向着你,就可以掩饰你曾经很笨的事实了吗?”

    裴诗语也是一肚子的苦水,她发了一条自己认为搞笑的视频,却没有得到大家的点赞,那些不长眼的人还变成了封擎苍的迷妹和铁粉,还纷纷艾特她,下次是什么时候才会更新封擎苍的视频。

    更新个大头鬼啊!她以后再也不会给这些花痴发视频了,一整晚的好心情都被这些人搞坏了,她哪里还有心情再发封擎苍的视频来气自己呢?

    “你刚刚是在吼我了吗?”封擎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的,忍不住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再三确认以后才确定了,自己确实是在两秒钟之前被裴诗语大骂成笨猪了。

    一步一步的走近裴诗语,男人强大的身躯挡住了灯光,他的暗影笼罩住了自己,裴诗语才感觉身边的空气逐渐变得稀薄了,她的呼吸也变得小心翼翼了。

    当他在她的身边停下脚,倾身向她双手撑在她的轮椅上面,用鹰凖一般犀利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裴诗语心里才暗道一句:“死定了,脑子又不够用了,又不够谨慎的惹到了这尊煞神了……”

    “不是不是,呵呵,我怎么可能会吼你呢?完全就是不可能的嘛……”裴诗语已经不能自己控制轮椅了,她想要逃,逃离这一双紧紧锁定自己的黑曜石的瞳孔。

    从他的眼中,她都能看到自己的弱小,弱小的她在他的眸子里面,有一丝丝慌乱,还有些许狼狈,像一只胆小的小白兔一样,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脖子也是缩得紧紧的。

    “你是真的把我对你的疼爱当成了是我犯傻吗?”

    其实自己眼中的裴诗语的模样已经完全取i悦了自己,封擎苍早就没有不开心了,在他看到她可怜兮兮想要求饶又不敢开口的委屈模样的时候,他就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生她的气了。

    但是这一天的相处下来以后,封擎苍也发现了裴诗语目前的一个特质,现在的她可以说很喜欢和自己对着干,只要是自己不喜欢的,她几乎都会做。而且他好像越生气,她就越得意。

    她又是一个胆子小的,就算是先不管后果的做了可能会让自己生气的事情之后,她又会害怕自己对她怎么样。只要他对她凶一点,她就可能会先举手投降了。

    这只是今天看到的一部分,封擎苍还不能完全确定,所以他现在想要试探一下她,看看她是不是这样的,如果真的是的话,那也不失有趣儿。总会让他想要捉弄她。

    裴诗语哪里还干在这个风尖浪口和封擎苍对着干呢?现在的她真的是超级怕怕的了,猛的摇着小脑袋,委屈的巴巴着眼看着封擎苍,好像是在对他说,“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没有,完全没。你怎么会是傻子呢?你别说气话了,你自己傻不傻,大家的眼睛都雪亮的。”裴诗语想要否认,又觉得不甘心,所以就说了这么一句不左不右的话儿。

    果然是,她这话说出口的时候,封擎苍还是不满意的,他的头更低了,几乎是额头抵着她的额头,鼻尖都快触碰到了一起,裴诗语也不敢再有多余的动作。

    “这么说,你还是不想承认自己的错误咯?我说过的,给你三十秒的时间删除这条微博,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分钟,你还留着它,那我也会兑现刚才对你的承诺的。希望你不要介意才好。”

    此刻的封擎苍看起来痞痞的,一点绅士的样子都没有,他微微勾着唇,笑得特别的邪魅。

    而裴诗语却该死的觉得,此刻的封擎苍特别的迷人眼,她好像是被他的目光吸引了一般,越是接近她,她的心脏跳得越快,砰砰砰的,好像下一秒就有可能会因为跳得太快了而从胸腔蹦出来。

    裴诗语都快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了,但是又觉得封擎苍在说话的时候,对她呼出的气也是有一种香甜的味道,这种味道好像还很熟悉,而她可能也很喜欢,也有可能尝过这个味道。

    吞了吞口水,裴诗语感觉呼吸已经不是那么的顺畅了,好想,好想尝尝他的味道,这性i感的薄唇,应该味道不错吧?

    “小语,你是不是也觉得应该为你刚才的过分而对我进行一定程度的弥补呢?”此刻的封擎苍和裴诗语其实也没有很大的差别。

    两个本来就相爱的人,肯定是对彼此都有致命的吸引力的,他已经很久没有一亲芳泽了,现在她诱人的粉嫩樱桃小嘴就在离自己的唇只有几厘米的地方,说他没有**那都是假的。

    他早就想用自己的唇堵住这张最近总是不乖,动不动就会说出难听的气话来气自己的小嘴了。

    现在机会就摆放在他的面前,他很想就这样无所顾忌的亲吻下去,浅尝她的味道,却又害怕她会抗拒自己,会狠狠的推开自己,再赏自己一个大耳巴子,他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的。所以他还在克制自己。

    温润如水的声音,是裴诗语从未听到过的声音,好像又听到过无数次:“小语,可以吗?”

    封擎苍已经快要无法控制自己,他的所有思绪都放在了裴诗语的身上,他不想做她不愿意的事情。所以想要征求的她的意见。

    鬼使神差下,裴诗语微弱的点了点头。

    得到了心爱的人的应允,封擎苍笑着吻上了这期待已久的娇嫩,真的是久违的味道,怀念和熟悉,好像隔了几个世纪,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碰过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