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装X太过翻出船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6章 装X太过翻出船了

    客厅。

    场上所有女孩都惊呆了,半晌[banshang]没能反应过来。

    谁也想不到这么一个朴素的奶奶,竟然会是传说中的宁老夫人。

    一个阳春白雪,一个下里巴人,怎么都联系不到一块。

    宁老夫人的母亲是晚清格格,父亲是极具才学的大学士,正儿八经的大家闺秀出身。

    知书达理,端庄贤淑,是现在名媛学习的范本。

    这样的背景下,大家都默认宁老夫人应该是一个非常注重规矩,极其优雅讲究的人,从没有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

    其他人倒还罢了,只是单纯的震惊,周明珠知道以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跟家里人说的完全不一样啊!

    他们说这样大家族出身的人,最是高傲难以接近,恨不得把自个当仙女养,不吃不喝不拉。

    总是高高在上,喜欢和普通人区别开,很多事都不会亲自动手,才养得玉指葱葱。

    这老夫人也忒接地气了,这种粗活连她都不做,谁能想得到啊。

    偏偏她刚才的态度那么差,这下肯定要被涮下来了。

    周明珠欲哭无泪,觉得自己无辜极了。

    她也知道进到这里应该小心谨慎,不能小看每一个人,尤其对方还是和老夫人相同年纪的老太太。

    即便不是老太太本人,地位也不会差到哪去。

    可听了家人的话,觉得自己不该跟‘佣人’太过亲近,也不能太好脸色丢了架子。应该得有种范儿,否则就失了身份。

    结果,装逼太过翻船了。

    宁老夫人好像没有看到大家的诧异,依然是那副和蔼可亲的模样。

    “你们都喜欢植物吗?”

    周明珠因为之前错失表现良机,积极的抢先回答:“我很喜欢,我爸爸就是卖菜发家的。”

    谢苒浅浅一笑,非常优雅的抿着茶。卫小萌的眼睛亮晶晶的,一闪一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说完周明珠差点哭了,脸蹭的一下全红了。

    她说的是什么鬼!这下肯定会被瞧不起的。

    “那,那是很早以前了,现在做,做的是花卉生意……”

    “我没有周明珠家族渊源那么深,那么专业,不过也很喜欢花。”谢苒轻启红唇,嘴角微微往上翘,得体大方。

    “家里的花房都是我打理的,我还学过花卉艺术,平时的胡乱涂鸦主角都是花卉。”

    一句话不仅帮周明珠解了困窘,还把自己的能力特长展现出来。

    宁老夫人微微点了点头,目光望向卫小萌。

    卫小萌眨了眨眼:“我,我也很喜欢植物的。”

    喜欢吃水果蔬菜,也是一种喜欢吧,卫小萌有点心虚。

    轮到裴施语,不用她开口,宁老夫人就笑道:“你刚才修剪翻土的动作都很娴熟,平时经常做这些事吧?”

    “以前有学过一些,偶尔会亲自动手。”

    周明珠现在后悔极了,她要是知道那就是宁老夫人,她肯定不会让这个女人有表现的机会,来之前她也是下了点工夫的。

    她狠狠的瞪了裴施语一眼,觉得对方抢走了自己的风头。

    裴施语直接无视她,心里很明白为什么有这样的敌意。

    一来是两个人的天然立场;二来是对方的迁怒。埋怨被人,比埋怨自己来得痛快。

    “老夫人,您放心,我们一定会会照料您的兰花,不会让您失望的。”周明珠积极表态。

    宁老夫人但笑不语,她急得手心直冒冷汗。

    刚才她的表现太糟糕,不知道能不能留下来。已经到这了,她真的不想就这么回去,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我先上去换一身衣服,一会我带你们到花园里转转。我年纪大了,很多地方照看的不仔细,有你们帮忙,我就轻松多了。”宁老夫人只字不提兰花的事。

    宁老夫人一走,周明珠就一脸沮丧的找谢苒说话。

    “我刚刚得罪了老夫人,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周明珠把之前的事述说了一遍,最后还愤愤不平道:“那个叫什么施语的,肯定知道那就是宁老夫人,故意什么都不说让我出洋相。我要出局了,她就少了个竞争对手。”

    “这个女人别看她外表那么清纯,其实心里黑着呢,这种人我最知道了。”

    谢苒只是轻轻扫了裴施语一眼,语气温和的安慰她:“你不用那么悲观,宁老夫人是个很有涵养的人,不会那么容易生气。”

    “可是她对我印象不好,一会肯定会涮掉我。”

    “这不是什么大事,你坦然面对错误,真诚跟她道歉,她就会原谅你的。”

    “真的吗?”周明珠有些怀疑道。

    谢苒并没有再说话,只是微微一笑,周明珠沉静下来也没再说话。

    宁老夫人再出现时,已经换了一身衣服。

    一身古朴的合体旗袍,将她衬托得极其优雅温婉,像从上个世纪书香门第里走出来的老太太,慈祥和蔼。

    这样的宁老夫人,虽没有华服加身,也不会误以为是底下的佣人。

    周明珠咬了咬牙,径直走向前:“老夫人,刚才都是我错了,我不该对您那样的态度,我向您道歉。请您原谅我的年少无知,不要赶走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说完深深鞠了一躬。

    宁老夫人笑了笑,把她扶了起来:“谁说要赶你走了?你们是来陪我的,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来,大家都跟我来,我给大家说说每天的工作是什么。”

    周明珠看宁老夫人果真不在意,顿时舒了一口气,由衷的对着谢苒道:“谢苒,多亏了你教我这么做。真是太谢谢你了,你是个好人。”

    谢苒微微颔首,淡淡一笑:“举手之劳而已。”

    “这棵木棉花是我年轻时候和小苍的外公一起栽种的,那时候只是不过膝的小树苗。”

    宁老夫人看着高高的木棉树,眼神里充满着怀念。

    “这株玉兰香是小苍的妈妈种的,没到开花的季节,整个院子和屋子都是那股味道。”

    一路上,宁老夫人不仅仅告诉女孩子们每天要干什么活,还述说着花园里的故事。

    这里每一株花草都的栽种、成长,都记录在她的脑海里。讲的是花草,也是自己的人生。

    原本裴施语只觉得这些花朵长得漂亮,树木郁郁葱葱,现在因为这些故事让她觉得不仅仅如此。

    “这棵枇杷树是我十年前和小苍一起栽的,那时候他还那么点高,又瘦又小。”

    “那时候我老咳嗽,他听说枇杷叶对咳嗽很好,就专门找了品种最好的枇杷树种到这里。”

    刚刚听到‘小苍’两个字,大家还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气氛立马不同了。

    周明珠按耐不住激动,脱口而出:“哇!这是封少栽的树啊?怪不得长得这么好。”

    之前大家听得虽然很有意思,可一切与自己无关,也不过是听听而已,现在情况就不一样了。

    “封少对您真孝顺,竟然会想到这些。您有这样的外孙,一定感到非常自豪和骄傲吧。”谢苒由衷称赞道。

    卫小萌只关心一个问题:“这棵枇杷树长的果子好吃吗?”

    裴施语没有说话,她来这里的目的和其他女孩不同,没必要拼命的表现自己。

    只在心里感慨,封少并不完全像外界人说的那样冷酷冷血,至少对待宁老夫人时就非常的柔软。

    “味道很不错,等枇杷成熟的时候,你们过来尝尝就知道了。”宁老夫人热情邀请。

    “那真是太好了,到时候封少也会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