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9.第1579章 自虐-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579.第1579章 自虐

    因为她昨晚吃了确实不少,吃了那么多的东西,应该也是把封擎苍准备好的晚餐吃了个七七八八了吧,哪里还能有剩下的呢?

    还是关心他?

    封擎苍还是有些气气的,他此时认为自己已经说了没有晚饭了,那裴诗语也应该配合着他,将林深撵回他自己的家里去的,为什么还要管他吃还是不吃?还要林深在他们的家里自己下厨煮吃的。这根本就是没有把他这么活生生的男主人放在眼里嘛。

    换做谁,谁会做到完全不怄气呢?反正他现在是肚子里面已经窝了一肚子发不出去的火了,随时都可能会因为一点点小事儿就会发泄i出来,他的怒火只要一发出来的话,到时候肯定也是生灵涂炭。

    “额,我看我还是出去吃吧,啊苍,你不是也正好要出去吗?要不我跟着你一起出去吧。”林深彻底是酒醒了,也明白了为什么这两小两口今天晚上的相处模式会怪怪的。

    不是他林深对号入座,会造成现在这个原因,他的原因应该是占了一小半的,所以他还是带着封擎苍出去冷静冷静吧。

    “等等我,我去拿东西。”林深是个识相的,很快就从裴诗语的家中搜刮出了属于自己的东西,当然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只有他的公文包。

    他的速度非常之快,快到裴诗语都不知道在这么短短的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两人的变化速度快到超乎了她的想象,刚才明明还是要大打出手的样子。现在为什么会勾肩搭背的一起出去吃饭呢?难道这就是男人的情谊,是基友之谊吗?

    “好了好了,走吧。”林深走到门口很自然的挽着封擎苍的胳膊主动打开了大门推攘着封擎苍出去。

    “哎,你们……”前三次裴诗语也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的,就是觉得有一些失落。难道他们就这样丢下自己出去玩去了吗,这样对她一个病人真的好吗?

    “砰……”

    残忍的关门声不断的提醒着裴诗语,她确实是被这两个无情的男人扔下了,他们可能是去花天酒地了,可能是去大快朵颐吃各种美味了,反正就是不理她了。

    好吧,那也没有她的什么事儿了。

    现在她也不想睡觉,只能在家里看看电视,或者是拿手机来玩玩游戏了呗?但是她会玩游戏吗?这个想法又串入了裴诗语的脑海里。

    又想起了刚才手机拍了不少封擎苍搞笑的视频和照片,裴诗语控制着轮椅进了卧房拿自己的手机,好了几次还是忍不住哈哈大笑。

    “这个封擎苍真的是超级搞笑的,为什么会那么搞笑啊。不行了不行了,我必须要发到网上去让别人也看看他的糗样,我想大家也一定会笑趴的。”现在的裴诗语从未出现过的幼稚。

    这样想,裴诗语也很快就把封擎苍与白绒毛做斗争的那段视频放到了网上。等她发出去了以后,她也不确信会不会有人看她的微博。

    反正她是发了,也不管了。发完了以后一个在空荡荡的家里总感觉好像少了些什么,裴诗语就开始刷起了微博,看有没有什么搞笑的东西,然后又看了一下自己的账号。

    这个账号使用的时间也不久,根本就没有发过什么私人的微博,发的就是关于一些她自己设计的作品的东西,还有就是一些看秀的微博了。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看的。

    裴诗语想要从自己的手机里面找出关于自己过去的这一个路子就断了,她的手机也是只有关于设计作品的资料,就连她的自拍都是少得可怜的,几个月就那么一张,然后是她的微信账号。

    她试了很多密码都不对,难道她的手机密码她都给忘记了吗?这不应该吧?如果连最重要的密码都给忘记了,那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啊,她不就是一个一片空白的白纸了吗?那她存在在这个世界上面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忽而间,裴诗语的脑子就因为想得过多开始痛了起来。她不断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想要用这种偏执的方式,让她的记忆能恢复。

    过去的事情,她总感觉自己会记得一点点的,她欠了自己很多的解释,她不能这样不明白的,糊里糊涂的就当一个白痴。

    她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一次比一次更加用力的捶打自己的头,感觉她的脑袋都快要炸开了以后,才有非常模糊的片段会闪过,这却给了裴诗语一点点信心。她觉得她这样的方式好像是作对了,好像是有一点点用处的,如果她能更加用力一点的话,或许她的脑子就开窍了呢?她的回忆就会如汹涌的海水一样袭来然后慢慢填满了她的脑海呢?

    “小语,你在干嘛?”

    封擎苍根本就没有走远,他只是把林深送到了楼下,然后又和他谈了一下关于自己今天与裴诗语相处的情况,他所了解的一点少的可怜的信息告诉了林深。

    因为他心心念念都是裴诗语,想着裴诗语现在正受伤又失忆了,很多事情她可能一个人都做不了,所以他送走了林深,很快就回来了。

    一回来就看到这么自虐的一幕,裴诗语猛的捶打着自己的小脑袋,似不知痛一样,一下比一下更用力的,就算他已经出言叫她了,也没能让她马上停止自虐的动作。心痛她这样对待自己,封擎苍箭步冲到她的身边紧紧的握住裴诗语的手。

    “你到底在干嘛?为何要这样对待自己??我才不在这么一小会儿,你就不能好好的吗?”封擎苍的语气很凶,也很重,却能听得出他深深的自责。

    “我没有,我只是、只是……”裴诗语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真的没有办法解释她这样做的原因,她说出口了肯定会非常的让人难以理解,她也不想别人去理解她这样的做法,所以还是闭口不提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