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8.第1578章 吃炸弹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578.第1578章 吃炸弹了

    “嗯,喝酒误事。以后不能再喝了,我必须要克制我自己,对了,昨晚我没有喝了酒发什么酒疯吧??”这才是林深真正关心的问题。

    打了封擎苍算不算法酒疯呢?这可是一件见义勇为的事情,应该不算是发酒疯吧?那这件事她应不应该告诉林深呢?

    “好像没有吧,应该是没有的,昨晚我睡着了,也不知道。”裴诗语呵呵的笑了几声掩饰一下。

    “哦。那就好,我也没有喝醉过几次,就害怕自己在你家里喝醉了发酒疯给你造成了什么困扰。”

    说完了这句话,四周也安静了下来,气氛变得相对诡异,一个房子里面三个人,两男一女,这确实有点不对劲儿。

    林深刚刚酒醒,可以说还不是那么的清醒,饿了一整天了他醒来的原因还是因为他的肚子饿了。

    还有就是在客房里面睡觉的时候听到了客厅好像有人争吵的声音,他就醒来看看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当他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封擎苍要出门,客房的隔音效果也是不错的,他们是什么原因争执他没有听清楚,也猜不出来。

    但是依着裴诗语的温和的性格,还有封擎苍对于裴诗语的宠爱,这两个人怎么都不可能会吵起来的才对啊。现在到底是怎么样?

    气氛尴尬,谁都没有刻意去打破,林深就开始打量起裴诗语和封擎苍了,在他看来这两个人看起来就是谁也不想理谁的各自生着闷气,到底是什么原因,他作为一个外人好像也不好意思开口询问。怎么都会显得有一点不礼貌。

    所以还是要找点话题来打破这个尴尬的氛围的吧?

    “啊苍,你这么晚了是打算去哪里?是知道我睡醒了,所以要出去给我打包宵夜吗?”林深站在远处调侃起封擎苍。

    他却不知道,此刻的封擎苍一点都不想看到满脸笑嘻嘻的林深,就是因为林深的原因,他才会又一次和裴诗语闹别扭的,白天是因为一次,然后现在又是一次。

    “你有手有脚,想吃自己去吃。”封擎苍冷冷的道,完全拒绝了林深,而他的冷声,也让林深觉得有一些尴尬了。

    虽然封擎苍向来都是冰冰冷冷的样子,对谁都是爱理不理的。但是现在的他却像是吃了炸药一样,好像一点就炸。

    善于察言观色的林深,也明白此刻的封擎苍他招惹不得,也惹不起。所以没有继续和他说话,而是乖乖的闭上了嘴。

    “嘿,我说小语,你家里应该还有吃的吧。”既然封擎苍不想理自己,那林深就把主意打到了裴诗语的头上了,确实是现在的他实在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真的只想大快朵颐一顿,就算是放一头牛在他的餐桌上,他可能也能一口吞下的那种感觉。

    就是饥饿感。

    “要吃回你自己家里吃,这么晚了还不滚?等着我轰你出去?”封擎苍已经够窝火了,林深还是一个没有眼里见的,醒来了还不赶快走,还呆在这里撩他的女人?是活腻歪了吗??真当他的忍耐是没有限度的吧?

    “兄弟,你是真的吃了炸弹了吧。不是,我才刚刚醒酒,你这么对待我也是不合理的啊。难道我昨晚还是发了酒疯对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了?所以才让你对我怨气那么深重吗?”

    林深和封擎苍两人的关系,谁也道不明,说不清,但是他们两个人还能开开玩笑的。比如现在的玩笑,林深自认为还是开得起的。

    现在就是想弄明白,他到底做了什么,惹了封擎苍这尊大佛生了那么大的气,为他生气,怎么也不值当儿不是吗?

    但是不弄清楚吧,他的心里又有一些感觉不对劲,总感觉有点闷闷不乐。

    这是两个男人的战争,裴诗语很自觉的没有参与他们的战斗。所以在两个人的电光雷鸣发生的时候,她乖乖的退出了战斗,而是躲在一旁瑟瑟发抖的看他们互相残杀。

    没错,对于现在的裴诗语而言,当她明白了林深其实是封擎苍的兄弟以后,她就觉得她可能才是最弱小,最无助的那个人。

    想想啊,能和封擎苍称兄道弟的人,又能是什么角色?当然是旗鼓相当的对手啊!劝他们别吵,别在她的家里争执,或者其他,还不如乖乖闭上嘴巴静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

    从裴诗语的角度看过去就是这两个男人四目对望,林深的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封擎苍一脸冰冷,完全不想理会林深的样子。

    那他们到底会不会打起来呢??裴诗语又有一丝丝的好奇,还有一些担心。担心的是,这两个人的战斗力都相当的不俗,如果真的是在她的家里打起来了,那她的家还能维持现状吗?

    明天乱七八糟的一堆还得是她自己收拾啊。如果没有受伤的情况下,她可能会怂恿他们直接干一架算了,但是现在受伤了,到时候谁帮她收拾乱糟糟的战场遗迹啊?

    “那个,封擎苍,你昨晚好像不是做了很多吃的吗?冰柜里面应该还有剩菜剩饭吧。如果有的话,你去热一热,那么晚了就随便垫垫肚子吧。”经过再三的思考以后,裴诗语还是觉得,她的家还是保持现况是最好的,能不发生争执就不要发生是对她最好的。所以还是替林深开口问了一句。

    这话儿听进了封擎苍的耳朵里,却变成了裴诗语站在了林深的那一边,她始终还是觉得林深比自己更加重要了。

    他辛辛苦苦做一顿晚饭给裴诗语吃的,从来不是为别的男人下厨的,她现在却要用自己做的晚餐去填饱别的男人的肚子。这让封擎苍更加生气了。

    “没有。”冷酷的话,简单明了。

    “没有吗?好吧,既然没有的话,林深你还是自己做,或者是你出去吃吧。”裴诗语没有因为封擎苍说的话而想太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