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7.第1577章 没有被撵走-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577.第1577章 没有被撵走

    封擎苍是一点错误都不会承认的人,所以就算说出撵走了陈深这样的话也是理直气壮的。会这样,主要还是因为裴诗语对于林深的关心多过了自己的,他是她的男人,他会因为她多看别的男人一眼而吃醋。

    即便她看的那个男人只是她的主治医生,她也不应该看的。在他的认知里,她就只能看他一个男人,其他的男人看了也没用,也没有他那么养眼,还不如多看他几眼来得实在。

    再说了,裴诗语多看她几眼也他也不收费,但是被林深看了意义就不同了,林深来看她都是按计时收费的,就算是裴诗语根本不懂,这个费用也是由他支付给林深的。那句亲兄弟明算账的话,用在他和林深两人身上正正好。

    完全就是一个怪里怪气的男人,裴诗语被封擎苍气得有片刻都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瞪眼看着他的后脑勺,气呼呼的在心里咒骂他。

    等她缓和过后,才带着怒火的对他道:“你你、你完全就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男人!真的是太过分了,我从来就没有遇见过你这么过分的男人,你在我的家里,就这样把我的客人给撵走了,你让我以后还怎么面对林深?”

    她敢保证,这一次她是真正的动怒了。

    一直都觉得封擎苍是个大男子主义者,但是他好歹也应该是一个讲道理的人。小道理姑且忽略,今天在医院的时候姑且忽略,大道理总觉得他应该会懂的。

    却没想过,他是真的一点都不会别人讲什么大道理,他只会认为他自己做的事情就是对的,从未从别人的角度去想过问题,这让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接受,更没有办法接受的是,这样的人是出现在她的身边的,还是她的老板,还住在她的家里,每天对她说那些看起来关心的话语,却不知道存的是什么心思。

    “我就算是不可理喻,也是你造成的。听我一劝,乖乖回房间睡觉。不然我不知道我会不会用对待林深的方式对待你了。”

    被裴诗语怒吼了,封擎苍也没有计较,但是他心里也是不好受的。因为一个外人,这是裴诗语第一次对他用那么重的语气对他撕喊。

    也是第一次她真的一点都没有顾及他的感受,这让他太受打击了,一颗完整的心脏,会因为她的话逐渐产生裂缝,这些在此时此刻看起来可能还是微不足道的裂缝,也不知道会在哪一天的哪一个点彻底裂开。

    他不想这样对待裴诗语,但是她也不能一次又一次的伤害自己不是吗?

    “我不去,你把林深的电话号码给我,我要给他打个电话向他道歉。”裴诗语认真起来也是让人无法左右。

    “我没有他的电话,就算是有也不会给你。如果你还不困的话,那你就在客厅这里冷静冷静。”封擎苍从沙发上起身,冷峻的脸面无表情,一眼都没有看裴诗语拿上了钥匙想要往外走去。

    看到封擎苍要走,裴诗语有一丝慌乱划过心尖,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感觉,“你要去哪里?”

    封擎苍没有回答裴诗语的这个问题,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出了这个门,在这个时间点他能去哪里。

    或许他可以选择去喧哗的酒吧里面喝上几杯烈酒,但是如果是他一个人的去的话,免不了会被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全身都抹着劣质香水的丑女人缠上。所以他不会去酒吧,他并不喜欢那些氛围,特别是从认识裴诗语以后,他更加不喜欢去了。

    也或许他能开着车出去兜兜风,将车速提到最高的迈数,用自己的生命去挑战一下寒风带给自己的快i感,这样可能就会让他暂时的忘却烦人的心事呢?

    修长的手关节分明,握在门手把上面紧紧的。封擎苍还是犹豫着,他接下来要去哪里。说他没有地方可以去,最大的因素还是因为,他去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没有裴诗语的存在,只有她在的地方,才是他最想呆着的地方。

    可是她却不会懂,不会明白他的难过。他挣扎着的时候,就是想要等裴诗语过来拉住他,劝说他,哪里也不要去,就留在她的身边就好。

    或许会有人说,这个男人也太过矫情了吧!她都失忆了,哪里会对他说这样的话,所以还是该去哪里,想去哪里,赶紧就去吧。

    “我说,你们两个三更半夜的这么大吵大闹的真的合适吗?就算你们自己不睡觉,邻居和我也要睡吧?”

    林深的声音明显还带着一丝刚刚睡醒的慵懒和沙哑,听着也是非常的有磁性。

    马上就让裴诗语带着诧异的目光看向站在客房门口的林深,“林深,你怎么会在这里??”

    有一点不确信自己看到的是不是一个假林深,裴诗语有点懵了。封擎苍明明就说了,他已经把林深撵走了,那么现在出现在她家里的那个林深是谁?是个鬼吗?

    “我喝醉了,才刚刚醒过来,所以就在这里了。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这话问得林深有些云里雾里的,其实还想问的是,难道我在这里是为什么,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除了喝醉了,他没有办法回家以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帮她看病啊。

    裴诗语目前的大致情况,他因为喝酒误事,到现在还不知道裴诗语的情况是否出现了好转或者是恶化,所以他还需要留下观察观察。

    “哦。”裴诗语愣住了,所以现在和自己对话的人真的是林深没错了。那刚才封擎苍就是在骗自己,在气自己咯。

    故意拿林深来气自己,还说他把林深撵走了的鬼话,也都是他的谎话,那他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来气自己呢?

    “你不会是从昨晚睡到现在这个时间点才刚刚醒的吧?”裴诗语没有对封擎苍气自己的事情过多的计较,她觉得既然封擎苍没有故意撵走林深的话,那她就可以原谅他,不和他计较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