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6章 为什么要把我的客人撵走-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76章 为什么要把我的客人撵走

    “封擎苍,你快别装睡了,你快起来!”裴诗语有点小无助,但是语气还是不好,气呼呼的又非常的委屈。

    “……”

    回应她的只有封擎苍一个无情的转过身,用他的还粘着白毛的后脑勺正面对着她。也表达了他的决心,反正就是坚决不帮她弄了,谁让她刚才毫不留情的笑他来着了。

    哼,他要用自己的决心告诉她,他也是有小脾气的好吗?他也是一个超级酷的男人好吗?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话,他早就走了,哪里还会和她说那么多呢?

    裴诗语好像是感觉到了封擎苍好像是真的不想帮助自己了,许久以后才缓和了一点语气,有点哀求的道:“喂,封擎苍,你别这样好吗?我晚上真的是没有办法睡觉的嘛,你就帮帮我嘛。”

    “我困了。不想动,也没有什么动力能让我从那么舒服的沙发起身。你知道的,我是一个非常冷酷的男人,怎么会帮你呢。”

    封擎苍背对着裴诗语说着拒绝的话语,其实内心早就已经因为她缓和的态度而放软了,他其实早就想要起身抱抱她,然后告诉她:“他当然不会让她娇嫩的皮肤过敏了,怎么可能会做出伤害她的事情呢?”

    但是他还是忍住了,他控制住了自己强烈拥抱她的**,没有起身,没有说出那些话语,就是为了让她明白他对于她而言是有多么重要的存在。

    “这,我教你啊。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就是害怕我会因为你笨而继续笑你吗?我保证,我会在旁边一个步骤一个步骤的教你的,保证教会你好吗?这真的很简单,你那么聪明肯定是一学就会的,之前没有弄好肯定是因为方法不对,真的!”

    裴诗语根本就不知道封擎苍的想法,她觉得还是因为是她笑了他的缘故,才会让他的大男子主义受创了,当然了,换做任何一个男人被人这样不留情面的嘲笑了,肯定是会不好意思的嘛。害羞什么的当然是可以理解的啦。

    无动于衷,沙发上面的男人依然保持着同一个姿势,甚至好像还在打呼了。

    裴诗语彻底无语了,也没有办法了,只能发出自己的大招了,“好吧,那你说,你到底想怎么样吧?要怎么样才能答应我帮我。如果你真的不帮我的话,那我只有自己去收拾了啊,我可是伤员啊,而且还是因为你才受得伤的,如果我去了,等下又不小心磕磕碰碰到了哪里,见了血,明天可能就发炎了呢?好吧,既然也没有人心疼我,我就唯有自己去了。”

    黯然神伤的话语,自艾自怜的声线,无一不在刺激着封擎苍的感官,他分分秒秒都想马上爬起来叫住她的好吗!

    但是不行,他必须要坚持,他明明就知道现在的裴诗语非常的喜欢耍小把戏,和自己对着干,她说出这些话无非就是为了激将他,让他去帮她的。

    如果不去帮她的话,她为了早点好起来,也不会去弄的。这样分析了一下,裴诗语依然没有离开,还是坐在轮椅上面,眼睛是一瞬都不顺的盯着封擎苍的后脑勺看,就等着他马上回心转意去帮自己呢。

    可惜这一次她的如意算盘是打错了,封擎苍根本就没有要起来帮她的打算好吧。所以接下来她还能怎么办?

    她可不想再碰到自己的伤口了,一碰到就超级疼,疼得她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刚才还在洗手间换小裤裤的时候,她就不小心碰到了,也是疼得她龇牙咧嘴的,就是不敢发出声音来。

    因为封擎苍一直守在门外面,如果她当时要是叫疼了,保不准他会二话不说就冲进去,说要帮她换呢?

    当然,在她睡着的时候,他有帮自己换过衣服了,还把自己的内衣也给解了……

    这些事情都是在她不清醒,不明白的情况下发生的,那她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不点破就好了。

    若是因为她碰到脚叫出声了,封擎苍跑进来了,她那个才叫真正的尴尬呢,她估计第二天都没有办法再面对他了,不对,是没有脸在见任何人了。

    所以她才不想折磨自己,她想折磨的是封擎苍这个坏蛋。现在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没有关系,她还有其他的大招呢,她就不信了,这个蠢猪不会起来帮自己换被单呢。

    “那好吧,既然你不想帮我,那就算了哦。我去找林深,我想林深现在应该醒了,换一个被套而已,林深怎么说也是一个医生,对于这种事情应该算是蛮熟练的吼。”

    叫林深?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到底又在闹哪一出?好不容易把林深弄到客房里面去,眼不见我了,她怎么还知道林深在她家里面?怎么没有想着林深已经走了呢?

    听到轮椅的转动的声音封擎苍终于有点装不下去了,“林深不在你家里了,他已经酒醒,下午就被我撵走了。”

    冷冷而低沉的声音,声线也是非常的沉稳,一点都没有让裴诗语听出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你为什么要把他撵走?这里是我的家也!我这个当主人的还没有开口让他走呢,你一个当客人的怎么能说叫他走就走呢?”裴诗语有点不乐意了。

    昨晚林深在自己的家里宿醉,还睡了那么久的地板,昨晚又下了一个晚上的雨儿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是熬不住的。估计都得着凉感冒了呢?

    没有确认过林深的身体情况,裴诗语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最主要的还是因为自己还没有对他说一声谢谢呢,因为他帮着自己揍了封擎苍一拳头,才让她能从封擎苍的魔爪中得以逃脱。

    虽然现在她还不是自由的,还被封擎苍拿得死死的,但是不见得她就会同意封擎苍把她的客人从她的家中撵走呢?

    “他是我的朋友,不是你的。所以撵走他我也有权利。”封擎苍也有点生闷气了,在他听了裴诗语的话,有一种林深比自己更重要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