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2章 她的贴身衣物也很可爱-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72章 她的贴身衣物也很可爱

    能怎么办?只能求助这栋房子里面唯一一个行动自如的人了。

    “封擎苍,你在外面吗?”无力的向外喊了一声,裴诗语真的非常不愿意再见到封擎苍的,无奈啊。

    等候了大概有十几秒的时间,没有听到他的答复。裴诗语就知道了,封擎苍现在应该是在收拾她的大床,只能更大声的又叫了一下。

    从听到脚步起,几秒的时间,封擎苍就到洗手间门外了,这个速度真的是快得惊人,从卧房到洗手间其实还是有一段距离的,短短的几秒时间他能赶到,不得不让人想到他的超级大长腿了。

    这是其次的,而接下来裴诗语将要面临更加尴尬的话题。

    封擎苍被她叫来了,她应该怎么去开口让他去帮她拿一条新的小裤裤过来呢?这个话真的是还没有开口的勇气就已经羞红了脸,完全没有办法开口。

    她不是一个外向的人,可以说是一个较为保守的女人。万万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发生这样的境遇。

    “好了吗?好了我就开门进去了。”封擎苍是一个大男人,哪里会知道女孩子的那么多小心思,特别还是在内心敏感的活动变化,他没有见到裴诗语,更是不知道她此时此刻到底在想什么了。

    对于换床单这种事情,平时都是有佣人做的,而他一个男人何时做过这种事情呢?

    以为会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儿,真正做起来却是非常的困难,可能是因为没有接触过,也没有找到办法,他在卧房里面摸索了很久,现在卧房里面正是一团糟,对于女人的活儿,他也是有点手足无措,放不开拳脚。

    “那个,你别、别、先别进来,我还没有好呢。”裴诗语顿时紧张了,口齿都不伶俐了。想要思索自己应该怎么和他开口,嘟囔了半天她都没有开口。

    “……”封擎苍有些不明所以,没有说话,只能干等着,但是安静了一会儿他好像又想起了什么。

    他去了哪里??我话还没有说完呢!怎么人就走了,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是要让我在厕所过夜吗?

    裴诗语无语了,她没有办法开口也不是她的错啊,她也想大胆直白的说出来的,只是太羞愧了。

    男人沉稳的脚步声再一次在门外停下,裴诗语听到他没有推门进来,放心了不少,正打算要开口说话的。

    “你的衣服也被汤弄脏了,我给你拿了一套新的,你先换上,坐在马桶上面小心一点自己应该可以的,就不用我帮你了吧?”

    封擎苍的脸其实也有一点涩红,手上拿着的是裴诗语粉色的小内裤,粉嫩粉嫩的,小小的,非常可爱。

    这还是他第一次明目张胆的看一个女人的贴身衣物,而且还拿在手里细细的感受,不管怎么样,只要是裴诗语的东西,他都觉得是极好的,也是他所喜欢的。

    如果她知道了自己此刻的想法,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一个流氓??封擎苍觉得,她肯定会的。所以还是不能让她知道的好。

    裴诗语觉得自己的头都快充血了,她在想什么,好像封擎苍都明了。而她还没有说出口觉得尴尬的事情,他总会想办法帮她找个合理的借口,他到底为什么那么了解自己,还那么帮助自己呢?

    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他们是恋人的关系吗?只是因为这样,他就会了解自己了吗?

    “那个,谢谢你,你把衣服递进来吧。”裴诗语该有的礼貌还是有的。

    接过封擎苍递进来的衣服,其实就是一条内裤而已,从脚板底,到头顶,裴诗语其实都是无地自容的。

    一块豆腐可能撞不死自己,她想要多找几块豆腐,厚道增加了可能会让她感觉痛一点呢?

    慢慢吞吞的换好小裤裤,裴诗语把门打开,封擎苍还在门外等候,这一刻谁都不敢与对方对视,他们都在害怕对方发现那些不想被人发现的小秘密。

    很自然的公主抱起裴诗语,封擎苍先把她抱到了客厅坐下,然后对着她说道:“房间还有点乱,你先在这里坐着,有什么就喊我。我会马上过来的。千万不要逞能。”

    看到裴诗语乖乖点头了以后,封擎苍才再次转身往卧房那个方向走去。他的步伐依然很看起来很优雅,也不快,但是也就是那么十秒左右的时间就到了。

    果然还是腿长的人有优势啊,走路都比别人快一点。比起自己跟是让她遥不可及啊,特别是现在自己还是一个瘸子,生活都不能自理的情况,更加是跑不过他了。

    想逃,不可能了。

    可能是因为裴诗语伤到脚的原因,她现在特别注意封擎苍的腿,还羡慕他。

    等封擎苍不见人了,裴诗语一个人坐在客厅也就无聊了,看着墙上的钟已经很晚了。刚刚睡醒的她,除了身体有一点虚以外,其他的方面其实还挺好的,特别是精神方面,她还精神抖擞的。

    估计不到凌晨一点,她是还没有睡意的了。百无聊赖的裴诗语只能四处看看了,眼尖的她一会儿又发现了新奇的东西。

    比如安静的在客厅的某个角落的哪一辆崭新的轮椅。这应该是为她准备的吧?她还记得,她的这个家里之前可是没有这一辆别致的轮椅的,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呢。

    好奇心作祟,裴诗语没有听封擎苍的话继续乖乖的坐着,而是单脚跳到了轮椅的边上,忍不住摸了一把试试手感,觉得还是很不错的,坐上去应该挺舒服的。

    想着反正都是给她用的,那现在就来试试好了。也不知道她的脚还要几天才能落地呢,现在先用用,熟悉熟悉一下,明天再用的话就会更顺手了。这样她也就不用老麻烦封擎苍了。

    这样也算是躲过去了一劫难了,对于裴诗语而言,尽可能的与封擎苍少一点接触,就是减少她的磨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