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成为封少的秘书-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9章 成为封少的秘书

    “你怎么了?”

    一个低沉浑厚充满力量的声音将裴施语拉回来,眼前的黑暗瞬间消失不见。看到的是封擎苍那双幽黑的眼眸,里面充满了担忧。

    男人离她很近,高大的身躯笼罩着她。

    如果是平常,她肯定会脸红想要逃离,可现在浓烈的怅然感和恐惧感占据了她全部神经。

    “对不起,我好像走神了。”她手在哆嗦,拿起木桌上的茶杯想要倒水。

    可是手哆嗦得太厉害,根本没办法完成这个动作,茶水全都给洒了。

    封擎苍直接将茶壶抢了过来,从保温壶里给她倒了一杯白开水。

    温暖的液体入腹,流到身体的每一处,裴施语这才感觉活了过来。

    刚才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她会有一种很浓烈的恐惧感?让她感觉到非常的害怕,完全不想被拉进那一片黑暗里。

    那里好像住着恶魔,里面藏着她永远不想知道的真相。

    她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会有这样的感受?

    好像真实发生过,却又完全想不起来,好像记忆有一部分缺失了一样。

    “你怎么了?”封擎苍眼底尽是担忧。

    裴施语想要扯出一抹笑容,可是她发现脸部肌肉并不听她的控制。

    “没,没什么,可能是被风吹的,突然有点冷。”她拢紧衣服,把自己缩成一团,希望能赶走身上的那种冷意。

    封擎苍二话不说,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披在他的身上。

    男人的气息将她笼罩住,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让她瞬间就有了安全感。

    暖意从心底涌出,那股冷意渐渐退散。

    “你想到了什么?”男人的表情有些凝重。

    还没来得及思考,她的后脑勺就传来一阵钝痛。

    她的后脑勺曾经受过很严重的伤,当时差点要了她的命,害得她在医院里躺了整整一年,整个人都混混沌沌的,不知今夕何夕。

    那时候她才十多岁,虽然当时严重,后遗症却并不明显,只是偶尔会有些疼。喝了红珠水之后,更是感受不到它的存在。

    今天的老毛病怎么又犯了了?

    “没什么。”她局促一笑,不愿意再回忆刚才,直接转移话题道:“这里环境不错。”

    封擎苍微微蹙眉,静静的盯着她看,并没有被她的话带走。

    “你尝试过这里的温泉了吗?”裴施语眼神躲闪,不敢看他。

    封擎苍的目光暗了暗,却没再盯着她看,投向院子里的温泉池。

    裴施语这时才反应过来,她身上穿的还是睡衣,虽然包裹得很严实,可是这种居家的状态,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感。

    突然这么问,总有种暗示性的意味。

    “你刚才一直在工作,肯定没有试过。你一会回去,一定要试着泡一泡,不需要很久,全身的酸痛就会全部消失。”她干笑着特意强调道。

    “嗯,我回去会试试。”封擎苍看出她的无措,顺着她的话说。

    “我刚才喝了一点清酒,所以刚刚可能有些恍惚。”她为自己刚才的异样找个解释,总觉得说不明白,依照男人的性子,肯定不会轻易放过。

    男人微微皱起眉头,看了一眼温泉边上的小盘子。上面摆放着一些水果和零食以及瓷壶和杯子,与桌上的茶壶并不相同。

    “你刚才边喝酒边泡的温泉?”男人声音微沉。

    “是啊,这种感觉特别的舒服,你可以试试。”裴施语感受到他情绪的变化,有些莫名其妙。

    男人的脸色很难看,看得出硬是压住了火气,这让裴施语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事一样。

    这是怎么了?

    “泡温泉的时候不可以喝酒,酒精摄入人体之后,产生的效应和温泉相似,会促进人体的基础代谢,心跳加快、血压升高、血液循环加速、心脑等器官耗氧增加,供血却相应减少。如果在泡温泉的时候饮酒,很容易加重这样的反应,对身体并无好处。”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刚才会精神恍惚。”裴施语恍然大悟,为刚才的异样找到了解释。

    “这样的错误,不许再有第二次。”封擎苍脸色暗沉,紧紧的盯着她。

    “我发誓没有第二次!”裴施语三指指天,艰难的吞咽口水,觉得自己好像犯错的孩子一样。

    “嗯,记住自己的话。”男人低声应着,茗了一口茶,让人看不到他现在的表情。

    气氛又变得有些尴尬,两个人谁也没有开口,静静的坐在院中。

    身处在这样幽静的环境里,哪怕不说话,好像更符合意境。安静的享受着惬意,感受这里的夜色,并没有什么不妥当。

    可裴施语总觉得别扭,想了想开口道:“你之前的邀请,我现在可以给你答案。”

    “终于下定决心同意了?”封擎苍一副早就料到的表情。

    裴施语笑了笑,男人能猜到并不意外,她并没有拒绝的理由。

    “这确实是个很好的机会,不过我可以提个条件吗?”

    “说。”

    “我希望能从秘书科开始锻炼。”裴施语一脸认真道。

    男人看了她一眼:“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知道。”这是她深思熟虑的结果,总裁助理这个起点太高,她没有类似工作的经验,觉得应该先历练一把。

    “你一旦进入秘书科,是不予许以我的助理头衔去实习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员工。”

    “这是当然。”她原本也是这么想的,否则去秘书科就没有意义了。

    “那里人员复杂,你很有可能会卷入鸡毛蒜皮的事里,难以自拔。这样,你也愿意?”

    秘书科料理着整个公司的杂事,就是个小型社会,各派势力都有渗透,想要在里面立足并不容易。

    “如果我连那里都混不下去,怎么有资格做你的助理。”裴施语笑道。

    “你的能力我并不担心。”封擎苍肯定道。

    “谢谢。”她会心一笑。

    “但是……”

    裴施语听到这两个字,顿时挺直腰杆,竖起耳朵开始倾听。

    “你要花费时间精力去处理琐事,投入和收益不成正比。你有机会跨越那些,做更有价值的事。”

    她沉吟片刻,认真道:“你这个观点我不完全同意,磨刀不误砍柴工,我并不觉得那是浪费时间。我选择秘书科,是因为那里更便于我在最快速度了解整个公司。”

    “这种了解,不像简单从资料里获取信息,更加深入通透,对以后的工作很有帮助。”

    “就连国家领导人,都是必须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才有资格胜任。这足以证明,基层工作经验的重要性。”

    “你现在的能力,可以不用经过这样的锻炼。”

    裴施语摇了摇头:“我并不觉得,我现在就像学校里的高材生。能力有,但是没有经过实际锻炼,很多知识还知识理论状态。”

    “我当时在乔家的时候,虽然做了不少事,但是幕后和实际参与还是有很多不同。”

    “当然,这并不是意味着我就要跟普通人一样,非要从基层一步一步往上爬。只是需要一段时间的锻炼,去彻底激活自己的能力。”

    男人定定的看了她一眼,她没有退缩,迎头对上。

    久久,男人收回锐利的视线,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赞赏道:“头脑很清楚,能抵住诱惑,我没看走眼。”

    裴施语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自信从容:“我会让你满意的,合作愉快。”

    她伸出手,封擎苍看了她一眼,也伸出了自己的手。

    两只手握在一起,将彼此的热度传递给对方,涌入身体角落。

    如同被触电一样,裴施语慌忙松开手,眼神飘忽不敢直视对方。脸变得很烫,心跳得很快,完全难以平复。

    她心底狠狠的唾弃自己,不就是握个手吗!也忒没出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