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0章 憋坏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70章 憋坏了

    裴诗语再一次想到了封擎苍喝醉的时候抱着自己热吻的那一幕。如果不是她努力反抗的话,那她都要被他吃干抹净了吧!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是很可怕的。

    其实就算是在洗碗,封擎苍都没有认真对待的。他的心都系在了裴诗语的身上,她悄悄关门的声音,虽然很小,但是耳力很好的他还是听到了。

    刚才的那一点点开心和高兴也都在她关上了那扇门以后荡然无存。他以为她至少还是喜欢自己做的饭的,对他的防备之心会减少一点点,也有可能会开始接纳他呢?

    还是他想得太多了吧。她是什么样的人他该是如何的了解,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现在的她,他却很难去了解,过于的捉摸不定,而且处处提防着他。

    清洗完脏乱的碗筷,封擎苍的心里觉得有一丝丝的烦躁。只因为裴诗语没有接受自己,反而想着法子与自己拉开距离,这让他感觉到了挫败感。

    想到她曾经是与自己亲密无间的爱人,何时对他这么冷漠过。就觉得伤心吧,这种难受的,偶尔会让他觉得呼吸不顺的感觉,应该算是伤心的一种表现了吧。

    烦躁的坐在客厅里,他久久未动。林深早已经不睡在地上了,已经被他抗到了客房,今晚他注定是要睡客厅的了。

    只是他睡客厅没有关系,真的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但是裴诗语一个伤员,又是伤到脚的,晚上要是想要起来上个洗手间或者喝水她应该怎么办呢?

    不小心碰到了伤口的话,最后痛的还是裴诗语,而心疼的也是还是他自己。所以她的任性和刻意拉开距离,不能成为他不管不顾的借口。

    就算是心里烦躁,还是有一万种理由和想要接近她看着她的心情用最强烈的方式告诉自己,他需要在看得见她的距离以内照顾着她,不管她愿不愿意,他都必须要这样做。

    坐着大概有二十分钟以后,封擎苍起身了,拿起了客厅里面裴诗语要吃的消炎药,又从客厅的某个抽屉里面拿出了备用钥匙,封擎苍迈着修长的腿慢慢靠近了裴诗语的卧房门。

    而因为白天吊了一**的点滴,她也没有醒来过,其实在睡着的时候就已经有一点点那个意思了。裴诗语又因为晚上还喝了一大碗的汤,又吃了那么多的饭菜,肚子很快就有点不适了。本来是饿极了的时候,要慢饮慢食的,而她却吃得太急了。导致她现在不仅想要去尿尿,肚子还胀气了。

    但是现在的她根本就没有办法走得太远,失去了行动力了。也没有拐杖可以给她用,就算是有,她也不会用啊!

    而且她才刚刚关上门没有多久,也不知道封擎苍这会儿在干嘛,他肯定是知道自己不想理他,所以才把自己锁起来的。

    那她现在要是叫他来帮助自己一把的话,他会不会愿意呢?从十五分钟前,裴诗语就已经开始憋尿憋得特别难受了,又强忍着度过了十五分钟她没有失控已经算是非常的困难,也已经到了极限了。

    不管了,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叫他进来了!见他一面,与他相处再尴尬,那也比尿床好上了百倍吧?她那么大一个人了,如果真的尿床了,才真的是活久见了。

    就算他会在下一秒取笑自己,她也要寻求他的帮忙了,现在的她真的是超级无助了,她的每一根神经和消化系统都把自己弄崩溃了。

    “咔。”门从外面由里推开,封擎苍在没有敲门的情况下,用钥匙打开了裴诗语的房门。

    看到她整个人都蜷缩着身子,脸色陀红的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的模样,被吓懵了。

    “小语?你怎么了?病情恶化了吗?还是发烧了??脸怎么红红的。”

    不懂就要问是上学的时候老师从小就会说的一句话,现在封擎苍问出来了,裴诗语的脸色却更红了,还是那种犹如猪肝色的红。怎么看,封擎苍都觉得好像是憋红的。

    “我……”虚弱无力的裴诗语害怕自己说太多的话,就没有办法再继续憋了,但是她想要简明的告诉封擎苍,她想要去上厕所的,话还没有说完了就被他打断了。

    “你到底怎么了?你快告诉我,我马上打电话叫医生过来,你别哭,忍一忍好吗?我打了电话,医生很快就会过来帮你看的。”封擎苍有一些慌了。

    这样的裴诗语看起来非常病重,让封擎苍彻底误解了是她的病情恶化了或者是其他的病况出现了,向来成熟稳重的他焦急的慌了手脚。

    裴诗语想要掐死封擎苍,她要怎么和他去解释,她被尿憋的快要死了。所以才会这样的呢?这话她根本就没有办法说出口好吗?这个笨蛋!

    “我……”

    “你等等,我手机落在客厅了,我去打个电话就过来陪你好吗?乖乖的。”封擎苍知道裴诗语真的是太难受了,导致她说话都断断续续的。

    绝望的看着封擎苍马上就要走到了卧房门口,裴诗语再一次想要掐死他的冲动又有了,她真的没生病,只是想要去一个厕所而已啊,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他就是不让她把话说完呢?绝望、绝望、很绝望、从未有过的绝望啊……

    “封擎苍,你别走,我要上厕所,你抱我去。”终于喊了一句完整的话语,裴诗语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小腹有一丝丝的暖意……

    被叫住的封擎苍自然是停下了脚步,他转身看着已经哭出来的裴诗语,看到她一脸绝望,完全就是生无可恋的表情的时候,就好像已经猜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