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9章 吃饱喝足-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69章 吃饱喝足

    人性化?这是病人专用的床上便捷桌而已,很常见。她居然还觉得好用,封擎苍被裴诗语的思维打败了,却只能轻笑着点头附和她赞同她的说法。

    反正就是女神第一次主动与自己说话,她长的那么好看,又那么可爱,不管她说什么都是对的就是了。果然裴诗语得到了封擎苍的附和笑意更深了。这是她觉得封擎苍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还是有很多理由的。

    其中最重要的理由还是因为她想到了,如果没有这张桌子,自己暂时又不能下床走动,如果需要去饭厅吃饭的话,那就只能麻烦封擎苍了。

    她肯定是不愿意麻烦封擎苍的,所以才会因为他买了这张善解人意的桌子而感到窃喜了。只愿封擎苍不会明了她的小心机吧,如果明了了,肯定又会为难她的。

    等封擎苍把饭菜一样一样的全部上齐了以后,裴诗语已经饿得饥肠辘辘了。闻得到的香味最是虐人,她都已经一天没有一夜没有吃东西了。

    如果这个人没有看着自己用餐的话,裴诗语都觉得自己可以在吃完了所有饭菜以后还把碗都给吞了。因为这个男人做的饭菜实在是太可口了。

    出现这样的想法,裴诗语猛得摇了摇头,心里和自己对白了起来。也有可能是因为自己实在太饿了,所以不管是吃什么都是人间美味。这与封擎苍的厨艺无关。

    “你吃过了吧?你吃过了我就不和你客气了。这些都是为我准备的,你出去吧,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裴诗语一直被人盯着看,怪不好意思的,在吃了两口的时候才觉得自己好像不是那么有礼貌。

    这毕竟是封擎苍为自己准备的晚饭,基于一个人的素养,她就算是不喜欢他,那也应该装模作样的询问一下他的吧?

    “嗯,我吃过了。这些都是为你准备的,饿了你就全部消灭了。不够的话我再给你准备一些。”

    吃相依然是很优雅,却又好像变了一个人,此刻的裴诗语还有一点像是会护食的小狗狗了,害怕别人和她抢,刻意说出后面的那些话吗?

    今天发现了太多她不一样的一面,封擎苍感觉挺好的,心也满足了不少。如果不是因为她失忆的话,这样一面的她又怎么会出现呢?

    “吃饱了?”封擎苍看到裴诗语在吃了最后一点菜以后终于放下碗筷忍不住笑了,原来他的小语还是一个隐藏的吃货。

    他今天准备的饭量比平时她吃的还多出了三倍不止,换做是以前的那个她,也就是吃一小半,每一样都是浅尝一下就饱了。

    今天是她胃口太好了还是实在太饿了的原因吗?让她将这么多的饭菜扫了一个精光。

    “嗯。”

    轻轻的点了点头,看到封擎苍笑得有些过分了,她才有点不好意思扭头不看他。她认为封擎苍现在可能会觉得自己是一只贪吃的猪,没有一个女生会有她这样能吃的吧?想到此,瞬间觉得尴尬不已,无奈的转头在卧房里面四处看了看。就是没有一个准确的聚焦点。

    吃饱喝足的裴诗语感觉自己全身都有力气了。可以说出了不能下床走动,她算是满血复活了。

    知道她的尴尬,封擎苍也没再多说什么,因为他的沉默,房间里面的气氛反而还更加尴尬起来了。

    两个人,现在还不算特别俗,一男一女,共处一室,裴诗语怎想都会觉得不对劲的。为了能尽快赶走封擎苍,她只能当那个打破沉默的人了。

    “那你把这个桌子撤了吧。”

    “好。”

    封擎苍很乖,也很迅速的就把桌子和碗筷撤掉了。

    等他离开了以后,裴诗语听到了厨房里的流水声响起的时候,她一直都砰砰砰跳得极快的小心脏才渐渐平复下来,她隐忍着的呼吸才敢释放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他在这里用那种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她的时候,让她总感觉分外的紧张,让她还有一种误解,如果他一直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的话,她想她根本就坚持不了多久,很快就会败下阵来的。

    “他这个人到底想怎么样啊?如果能凶一点的话,那我也非常自然的对他凶了!现在是什么情况?一个大男人甘愿堕落做了一个家庭主妇要做的事情,成为了一个实实在在的暖男了,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呢?等下他还会不会进来呢?那还是先起来把门关起来反锁了吧?”

    裴诗语的思维千变万化,活动范围也一直都围绕着封擎苍。她可能还没有意识到,从她再次失忆了以后,她刚开始想着的是如何离这个男人远远的,才短短一天的时间内,她已经有一些被他感化了。

    从开始的想着离开,现在已经变成了想着怎么躲避了。或者是她还想着他下一次又会做什么,内心应该还有一些小小的期许的。

    倒吸着气,裴诗语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彻底疯了,她这个样子和封擎苍做反抗的话,最后要倒霉的还得是自己。

    他是什么样的人,说实在话她是一点都还不了解的。暂时了解到的只有他对自己还算好,但是却是一个看起来很凶的人,全身上下几乎是没有什么可取之处。当然除了他的那种帅得天怒人怨的脸以外,好像真的没有其他的优点了呢。

    门从里面上了锁,裴诗语有一点点的心安,却又多了一丝丝的害怕。害怕自己这样做,会不会正面得罪了封擎苍,那他到时候真正的发怒了不对自己好了?然后开始折磨自己了怎么办呢?

    这个变态流氓,可是有很多歪点子可以制服自己的呢!这样想想,裴诗语就觉得满身寒颤。好像已经开始预料了自己的死期和惨死的模样了。

    “那我要不要去把门打开呢?就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说也是一个病号吧?如果他敢对我怎么样的话,那我就装可怜喊痛,然后威胁他,如果敢对她动强的话,那我就死在他的面前怎么样呢?我就不信,以死相逼的办法还不能让他打消那些的邪恶想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