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8章 肚子饿了也不会说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68章 肚子饿了也不会说吗

    有一刻是心疼封擎苍的,也只是那么一刻而已,裴诗语的心里,他是一个恶人,她也会认为,一个恶人怎么会对自己低头道歉呢?

    难道自己对于他的认知真的是出现了错误吗?难道自己应该给他或者是给自己一个机会,让他们可以亲近一点,慢慢接触着,然后去了解他的为人吗?

    “我想没有这个必要,你只是我的上司而已。不管你们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是不是真的忘记了你,但是我也想过了,如果我们曾经真的有什么的话,现在我已经不记得了,完全没有映像,所以请你不要再多做打扰,我不会喜欢你的。”裴诗语没有考虑很久,就说出了这些话。

    “为什么就是不肯给我一个机会呢?我不是想要去证明什么,而是想要告诉你。我真正存在的意义,如果不在你的身边,我哪里也不会去的。我这辈子都会赖着你,看着你!还有就是,你也别想着找别的男人结婚生子,只有有我封擎苍在的一天,我就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封擎苍被拒绝了还是有一些懊恼的。

    他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但是裴诗语连一个机会都不舍得给自己,换做任何一个高傲的男人,都会起身就走人了,但是他只是觉得难过罢了。

    真的就是因为难过,难过心爱的人拒绝了自己,也在难过,如果有一天裴诗语真的回忆起了过去,那她也会因为今天她对自己说的话,做过的事情而伤心难过的。

    所以为了她着想,他不会允许她这样做。不管她拒绝还是同意,他都不会离开的。

    “你看,你就是这么霸道的一个人,你让我怎么可能给你机会呢??我不管说什么,想要做什么,你都会想法设法的管着我,我完全没有自己的自由,没有权利吗?或许你认为我就不应该有自己的拒绝你的权利和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的自由吗?凭什么,我在自己的家里还要听一个外人的话呢?”

    裴诗语冷静着,她与他对视着,眼里一点惧意都没有,甚至还藏着一点点道不明的神色。

    “当然不是,我只想留在你的身边照顾你,所以你别多想那么多好吗?如果你不高兴的话,那么你不想我做的事情,我都不做,尽量依着你好吗?”

    感觉到裴诗语隐而不发的怨气已经满满升起了,封擎苍也不想让她过于烦恼。虽然他很想她明白他刚刚说那些话的意思,她始终还是没有想明白吧。

    那么他话已经告诉她了,也不指望她马上就能懂,能理解他,所以还是慢慢来吧,一切都会顺其自然的进行下去的。

    “咕噜……”

    裴诗语想要再次反驳他的,但是肚子饿得已经是前胸提了,尴尬的咕噜声也从被子里面传出来,完全打破了他们的争执,唯独尴尬。

    却是裴诗语一个人的尴尬,她觉得今天丢的脸已经够多了。现在又多了一件,为什么她总会在他的面前出丑呢?为什么囧事儿都会发生在她没有办法控制的时间内呢?

    “小傻瓜,肚子饿了也不会说吗?你又不是小孩子了,干嘛还不直接告诉我你想吃东西?”封擎苍没有笑话她,只是宠溺的理了理她散乱的发。

    “你也没有给我机会说吧?从醒来开始到现在,你就一直和我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还堵着我的嘴巴不让我开口,我怎么告诉你我的肚子饿了想吃饭?”裴诗语也是超级无语的,其实她也想说的好吗。

    如果早点说的话,那至少她的肚子叫之前,他离开了也就听不到了呢?

    “咕噜咕噜……”才这样想完了,让人想找个地缝的声音再次从被窝里面传来了。

    裴诗语敢保证,今天一整天绝对是她这一辈子最难忘,最想忘记的一天了!她想要忘记今天所发生的所有事情,她一件也不想记起来!

    如果明天醒来她能够再次失忆的话,那真的就是谢天谢地了。

    “好了,晚饭我早就做好了。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帮你端进来,再等一下下就可以吃了。”封擎苍知道裴诗语尴尬了,为了避免自己再让她更讨厌,强忍着笑意抽身离开了温暖的被窝离开了卧房。

    回到家里的封擎苍在裴诗语睡着了以后,他就已经安排好了很多的事情,也梳洗过了一遍,将自己全身的酒气都全部去除了。就是为了避免不熏到裴诗语。

    穿着一套家居服,封擎苍来回的走动。每次从外面都会端进来一样东西。

    裴诗语看着忙碌封擎苍觉得比世界末日还要可怕。在前一天的晚上,他就告诉自己,早点睡觉吧,第二天早点起来,他会为她备好早餐的。

    然后在今天早上,她真的很早就醒来了,但是他和林深两个醉鬼还在客厅呼呼大睡,一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直到自己出去洗漱想要落跑的时候他才醒来,导致了今天一直都在倒霉。

    但是她也不相信,封擎苍是会做饭的。

    当他把这些看着很美味,闻着超级香,还没有吃就觉得一定可口的饭菜端放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可能是瞎了眼了。

    这个男人或许真的会做饭呢?或许他除了只会喝酒意外还有别的优点呢?

    “你去哪里弄了这个东西啊?看着很好用也。”裴诗语已经稳稳的坐在了自己的床上,而她的床上除了她自己以外,还有一张很奇特的桌子。

    这张桌子对于现在的裴诗语而言非常实用,因为受伤的缘故,其实她也不愿意动来动去的,因为脚伤实在是太痛了。

    能不动的情况下,她愿意尽量不动。这样就可以好得快一点,因为她更怀念外面的世界,和阳光,她想蹦蹦跳跳的出去看看。呼吸呼吸新鲜的空气。

    “你睡着的时候在网上看的,下单一个小时就送过来了。速度还可以接受,你喜欢用这个桌子?”

    封擎苍好像发现了裴诗语有一点雀跃的心情,难得看到她主动与自己说话。还不是那种冷冰冰的,应该是喜欢的吧?

    “嗯嗯,你不觉得这张桌子很人性化吗?不仅能折叠起来放下去,还有这个,这个,都是我喜欢的。”裴诗语笑嘻嘻的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