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7章 噩梦-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67章 噩梦

    “你们把东西放在我的车上,不用跟着我来。”封擎苍小心安放好裴诗语,动作很轻,轻到她已经回到家了也没有被吵醒。

    “好的。”唐夜最后只叫了私人医生到裴诗语的家里,是为了看她后续的病情是否会恶化的。

    专业的护理人员,本来也是安排好的了。但是任性的封擎苍却拒绝了这个提议,因为他决定自己亲自在家里照顾裴诗语。

    并且还把自己的私人秘书叫到了家里,关于工作的安排,他直接都移到了家中,只要是能在家里处理的工作,他都坚决不去公司,虽然每天有很多会议要开,他也直接变成了视频会议。

    这件事很快就在公司里面传得沸沸扬扬的,很多人还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让封擎苍变得越来越和不负责任了,就已经开始在公司里面开起了小灶热火朝天的讨论了起来。

    林深宿醉,睡了很久。

    裴诗语和封擎苍两人都出了一趟门,还回来了,他还是躺在冰凉的地板上面呼呼大睡,而且睡姿也没有变过。

    封擎苍回到家连理都没有理林深,把裴诗语放在卧房里面,他也自觉的把自己的被褥搬进了裴诗语的卧房里面。

    而本来他们根本就没有分房睡这一说的,就算是昨天说的分房睡,他也没有真正的和她分开过,也没有在客房里面睡过。

    裴诗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这一觉她睡得很沉,也很多梦。

    梦里面她被很多的怪物追赶着,她梦到自己去抓一只会在天空上面飞翔的鱼,最后那只会飞的鱼停在了一棵树上,她捻手捻脚的走了过去,在她以为自己要抓到那只鱼的时候,那只鱼忽然张开了血盆大口将她的脑袋生吞了进去。她慢慢的失去了氧气,她没有办法呼吸,她绝望的在鱼嘴里叫着救命啊,救命啊,可是没有人能来救她。

    最后她用力的挣扎,她不断的踢打着鱼肚子,她像发疯了一样的抓着鱼凸出来的大眼珠子,鱼眼珠被她抓得血淋漓的,她终于自救了。在她把自己的脑袋从鱼嘴里面抬起来的时候,她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一个带着恶魔之笑的自己张口对自己说:“我送给你的礼物还喜欢吗?”

    裴诗语想要说话,想要问那个恶魔一样的自己:“你把话说明白一点,你给我送了什么?是什么东西?为什么问我喜欢不喜欢?你到底想要告诉我什么?是关于我的记忆的事情吗?”

    她就算是有这样的想法,想要问出口,但是在梦中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发出声音,她也问不出口。只能哑着嗓子无声的大叫着。

    “当然是你自己期望的礼物了,当然了,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我已经送给你了。所以好好珍惜吧,哈哈哈……”

    那个自己背后长着一对黑暗的翅膀,她大笑着离开,她离开却不是转身离开,而是一眼看穿她似的,面对面的渐行渐远。

    裴诗语想要冲上去,想要把她拉住,想要把她莫名其妙的话问清楚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她被拦住了,又一只会飞的金鱼出现了,害怕的裴诗语,不敢再去抓它。

    接着裴诗语就被噩梦惊醒了。

    裴诗语醒来了以后已经是汗流浃背,额头以及全身都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封擎苍一直都在她的房间里面看着她睡觉,她一直都睡得不安稳,他是完全知道的。

    就算是她在做噩梦,封擎苍也很想把她叫醒来,他试图轻声叫过她,但是她没有反应,依然是睡得死死的与噩梦做着斗争。

    “你怎么在这里?你没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吗?干嘛老在我的房间里面呆着?”裴诗语一醒来就看到了封擎苍的俊脸正一脸关心的看着自己。

    这让她格外的不适应,虽然已经隐隐能猜测出他为什么会守在自己的卧房里面,还是冷冰冰的打击他。

    “因为我想永远看着你,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我想知道你的每一个时间会发生的每一件事。只有一直看着你,我才会了解你为什么会忽然忘了我。”封擎苍毫不害臊的说出煽情的情话。

    “你……”裴诗语有那么一瞬间错愕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嘴了,她还有狠话没有说出口,她已经成了一个没有勇气的哑巴。

    “你不用急着说什么,乖乖的听我把我想说的话说完好吗?”封擎苍用食指轻轻的压着她轻启的红唇,让她欲言又止的话语彻底的吞进了肚子里。

    “当得知你真的忘记了我的那一刻,我觉得每一分钟,每一秒钟,我总是缺少了一些什么。面对着满眼陌生看我的你,我无力改变,我感觉已经失去了你,甚至没有明天。我有那么一瞬间的迷失了自我,所以我才会用酒精麻痹自己,我想告诉自己,你只是在和我开了一个玩笑,等我醒来了以后,你就会再次叫我一声苍哥哥。”

    封擎苍话语间有很多的怀念,还有一丝丝悲哀。裴诗语就这样和她眼对眼的听着他说着他想要告诉自己的胡。

    “是因为我迷失了自己,才会让你受伤的。小语,我需要对你说一声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你。所以,你不要拒绝我,今天开始直到你的伤彻底痊愈,可以下床走路之前,都让我来照顾你吧。虽然我还有很多不懂,不熟的,但是我会慢慢去学,也会让你再一次了解我的为人,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也没有那么的让你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