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6章 失血过多-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66章 失血过多

    “为什么我现在觉得你比封擎苍更加流氓呢?我说了不要不要啦。你快出去,再不出去我就要生气了!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这是裴诗语对石晓晓说过的最重的话了,拿不理她这样的话来威胁她!好吧,她赢了,她做到了,石晓晓只能冒着被封擎苍打死的危险站到屏风后面。

    “小语姐姐,如果你自己不行的话,那你就叫我一声,我就在旁边哦。千万别自己逞强了。你的脚也不能碰到哦。”石晓晓还是担心啊,好想挪开这个屏风,好想冲出去帮裴诗语啊。

    但是她的威胁又一直回响与耳中,她哪里敢去呢?只能傻傻的担心的站着什么忙也帮不上。

    “嗯嗯,我知道了,我很快就会好了。你别太担心,小声一点,不要让别人听到了好吗。”裴诗语的脸热热的。

    感觉就算是隔着屏风也有点不好意思呢。她什么时候那么奔放过了。在外人的面前脱光光的换件衣服,总感觉怪怪的。还感觉到屏风的后面还有一扇门,那扇门的后面还有一双眼正在盯着自己。

    目光炯炯的盯着自己,好像她的全身上下每一寸都被他看得清清楚楚的,晃了晃脑袋,想要摇散她的这些诡异的想法。

    她怎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呢?那可是一堵墙呢,谁能看穿自己?还是快点把衣服换好吧。

    因为穿的是分开的睡衣,裴诗语穿好了裙子挡住了满室春光才小心翼翼的脱掉睡裤,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还是碰到裴诗语受伤的地方,让她疼得倒吸了好几口气,却不敢叫出声。

    果然打了麻药,药效过以后,疼痛的感觉袭来更让人酸爽。恨不得直接把她受伤的脚剁了算了,这么疼,长在身上真的是折磨自己了。

    睡裤已经被血水染红了不少,经过时间的沉淀,本应该鲜红的血也已经在睡裤上面变干变成了暗色一点点红。

    把自己的睡裤与封擎苍的外套扔在一起,又无意想起了封擎苍刚才的细心。如果不是他给自己外套穿上提醒自己没有穿内衣,也不知道别人看到了会怎么想她呢。

    如果不是他迅速的让人买了新衣服过来换上,她出门的胆量都没有了。这样想想,封擎苍好像也不是那么的讨人厌了,至少他对自己还是有一点好的。

    小心的护着自己的脚,裴诗语还是弯腰捡起了封擎苍的高级定制西装外套。心里给自己的解释却是,虽然自己受伤是他的错,但是也不能全部怪他,他也不是故意的,那他的衣服还是拿回去帮他洗干还给他好了。

    自己她自己的睡衣和睡裤都没有办法再穿了,但是始终还是自己穿过的,就算是要拿去扔掉也不能放在医院的手术室里面,还是拿了一个装衣服的手提袋装好了准备离开的时候一起带走。

    “你可以进来了,我换好了。”裴诗语换衣服的速度虽然比平时慢了不少,但是也不算久了。换好了以后马上叫石晓晓进来。

    “小语姐姐,你的脚没碰到吧。”石晓晓在外面战战兢兢的,天知道就这么短短的几分钟她是怎么过来的。总感觉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没事,就这么一点小事还难不倒我。但是我现在好困好累啊。”裴诗语,感觉困意已经袭来了,眼皮重重的想抬都抬不起来了。

    “可能是失血过多导致的,小语姐姐你等等,我去叫医生再来给你看看。”石晓晓听到裴诗语这样说,马上就跑了出去。

    在门口就遇到了封擎苍正像一门神一样身子笔直的站在手术室门口守着。看到她跑出来了也没有拦着她。

    封擎苍在外面其实也听到了两个女人都说了什么,只是她们以为自己会不知道罢了。步子沉稳的走到裴诗语的身边坐下。

    就石晓晓跑出去的这么几十秒的时间里,裴诗语已经靠着睡着了,秀气的眉毛还非常紧张的皱在一起。

    好像是睡梦中也是疼痛的吧,所以才会让她一脸的痛苦。

    这么安静的看裴诗语睡觉,封擎苍经常会做。他喜欢看着裴诗语,她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着他,包括睡着的她也是能让他着迷的。

    很多个夜里,他经常会等她睡着了,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将她的脑袋枕在自己的臂弯里,而他能一动不动的保持这个姿势直到天明。

    以前的她受过很多的伤,心伤更为重,她也还是期待着明天。她也会经常从梦中惊醒,她也会在熟睡的时候皱眉。

    就算自己在她的身边,好像也不能完全的给她那种所谓的安全感,她总是这样的防备着,将自己的心筑起一道墙。

    现在应该也是的吧?

    微微的叹息一声,封擎苍还是心疼裴施语,她是他的公主,他除了守护,没有别的想法。

    当唐夜带着石晓晓一起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么一幕温暖的画面。

    裴施语睡着了,而封擎苍用自己的手做成了人头枕头,给她垫在了脑后。还有一只手不停的抚摸着她的眉眼,试图解开她的忧愁。眼里满满的爱意和心疼注视着他最珍爱的女人。

    好像是被这一幕所感动,叽叽喳喳的石晓晓这一次没有出言打扰,而是无声的看着唐夜询问他该怎么办?

    “封总,小雨滴的药已经开好了。医生说打完了这**消炎水就可以回去或者是办理住院手续了,我已经自作主张拿了药没有办理住院手续。回去我会马上联系私人医生,再派两个专业的护理到小雨滴那里照看她的。”

    唐夜出言打断了安静,也成功的得到了封擎苍的注意。

    但是封擎苍也仅仅就看了他一眼而已就抬头看了一下还在往下滴水的点滴**子,也没有剩下多少了。

    一时间谁也没有再说话,唐夜和石晓晓两个人变成了门神站在了手术室的门口。等了七八分钟这样,封擎苍也没有叫来护士拔针,自己就帮裴诗语拔了针抱着她离开了手术室。

    他拔针的动作是如此的熟练,好像是曾经做过无数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