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3章 有趣-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63章 有趣

    医生一打开话匣子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完全忘记了之前封擎苍是怎么赶走前面候诊的病人插队的了。

    “闭嘴!”封擎苍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如果刚才他对这个医生还保有一点点谢意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生出了数百种想要掐死她的理由。

    难得自己第一次有耐心静听一个人的话,没想到这个人却不知道好歹,说的都是裴诗语不好的,这一点让封擎苍非常的恼怒。什么时候,是个人都能欺负他的女人了?

    “你你、我是善意提醒,何必动怒?这是药单,拿去!”这个医生可能也是被家属之类的吓过不少次了,即使是被封擎苍怒吼了那么一下,她的胆子也还算是挺大的了。快速的写完了的需要开的药直接把单子甩在封擎苍的手里,就转身离开。

    石晓晓和唐夜都已经震惊得合不拢嘴了,什么时候,封擎苍变得那么好说话了?不管是谁,有谁敢以这样嚣张的态度和他说过话??

    完全就搞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让封擎苍变化如此之大。总之不管是谁让他变得温和了那么一丁点,总归是好的。

    医生离开了手术室门口就开始小声的咒骂了,这些咒骂还好不算是太过分的,无非就是说封擎苍等人不识好歹,没有什么素养,是个流氓头子什么的。

    “我觉得医生说得挺对的,你看起来确实像是一个流氓。”裴诗语看着封擎苍居然乖乖的忍着怒气,没有发作出来,忍不住笑嘻嘻的补上一刀。

    这句话彻底导致了封擎苍的脸色乌黑了,脸色臭臭的就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一样难看。他真的能保证,如果不是刚才裴诗语拉着自己的手不让他动怒的话,他肯定会让那个嘴巴抹了毒药的毒医跪地求饶。让她从今天开始好好管教管教自己的嘴巴,让她清楚的明白,不是什么人都是她可以说道的。

    “你们两个还不进来等什么?”封擎苍肯定是不会因为裴诗语的话而生气的了,不过却不代表他的脾气会克制住不发泄在别人的身上,犹记得就在前不久时这两个人就在窃窃私语,是他的耳里太好了,不小心把这两人谈论的内容全部都听进耳里了。

    “唐夜,封总已经生气了,要不我们跑吧。留在这里会被当成出气筒的,我想只要有小语姐姐在的话,他肯定不会追我们的。你说呢?”

    石晓晓一脸怕怕的小声哀求着唐夜,并且告知了他,她已经有了逃跑的计划,就等着他与自己实行了。

    “噗呲……”

    自以为很小声的话,却还是被隔着一个屏幕的裴诗语两人听到了。裴诗语也是非常不客气的被逗笑了,一脸揶揄的瞟了封擎苍一眼,好像就是在说,你到底是什么怪蜀黍?居然还把那么可爱的小姑娘吓哭了不说,这会儿还吓得人家双腿发软想要逃跑。

    关我什么事?我哪里有吓她了?是她自己胆小茹鼠,这事儿我可不背锅。封擎苍好像读懂了裴诗语眼里想要表达的意思,也用眼神传达着自己的信息。

    一时间,四目交战,电火雷鸣,最后自然毫无疑问的由裴诗语完胜了。

    为什么呢?

    自然是因为她现在是病号啊,只要她一露出一脸痛苦的表情,某人就会自动败下阵来问她有没有事儿,她自然就不费吹灰之力的赢了这个硬汉了。

    英雄自古难过美人关,这一句千古流传的佳句用在一个绝色佳人的身上不是没有道理的。不管在外面多么威风八面,多么强大的男人,在他的心里应该都会有一个很柔软的地方藏着一个会让他致命的女人。这个女人也就成为了男人的弱点了。

    “难道还让我说第二遍吗?”封擎苍的声音已经冰冻三尺了,毫无表情的脸除了冰还是冰。

    “是。”

    唐夜当然是不可能带着石晓晓完成她的逃跑计划的,他是封擎苍的手下,唯有听从他的命令,他让他走东,就不能走西,他让他离婚,他也不能不……

    “封、封封总,我我,错了晓晓知道错了,不应该乱说话的。”石晓晓一脸苦样,虽然是对着封擎苍求饶,但是可怜兮兮的小眼却一直都是看着裴诗语的,因为只有她的小语姐姐能出手救她了。

    但是裴诗语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裴诗语,她虽然是对石晓晓这个小女孩挺有好感的,但是也不至于说,第一次见面就要出手帮助她,况且她刚才还说了自己的不少坏呢,特别是说自己傻了那句还是如雷贯耳的。

    她完全就不傻好吗?看来也是一脸的聪明相,哪里傻?倒是这个叫石晓晓的小姑娘看起来才是有一点傻兮兮的样子,看起来还特别的好欺负。

    “小语姐姐,你救救我吧,别把我交给封总好吗?求求你了,我真的好怕啊,只有你能救我了,你不能见死不救啊。”石晓晓看到裴诗语有一点无动于衷的样子,当下就吓得脸色发白了。

    尽管封擎苍自始至终都没有对她说过任何很重的话,但是这种害怕就是从脚板底直溜溜的串上脑门去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是一个无辜的病人,你们的事情还是你们自己解决吧。”裴诗语看到这么可爱的小女孩,最终还是忍不住自己的玩性大发,想要看这小女孩是否有更多的有趣的表情出现。看着她感觉心情好了不少,至少比和封擎苍两个人独处的时候要好得多了。

    “小语姐姐,你别这样好吗?你这样晓晓真的好害怕啊。你是真的不认识我了,还是假的不认识我了?你就别再吓唬晓晓了,不要再拿晓晓来开玩笑了好吗?”

    石晓晓可不蠢,但是也算不上很聪明吧。

    看到石晓晓又快哭了以后,唐夜不忍心了,再这样下去,晚上回去要跪榴莲的就是他了,谁让他让自己的小娇妻受了委屈呢?

    “封总,不知道还有什么安排吗?”唐夜恭敬的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