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1章 它是在和我说话呢-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61章 它是在和我说话呢

    “好了,出去吧。”

    封擎苍也不想在这里多做回答,现在的他有点心烦意乱,最近发生太多的事情,总是打个措手不及,还都是发生在裴诗语的身上。

    病房里的人因为封擎苍的这几个字都安静了下来,就连还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却还没有说出口的裴诗语也乖乖的闭上了嘴,在她的记忆中,没有这个男人的信息,但是就这两天的相处,他从来没有对她露出过如此冷漠的表情。

    当然,她现在可不会自恋的认为,他说的这一句话是对着她说的,很显然,他们三个是一伙的,他们肯定都知道关于她的事情。

    裴诗语已经决定,等她好一点了,必须要找个时间找这个叫石晓晓的女孩子问清楚,她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石晓晓和自己的回忆又存在了什么关联。

    或许这些人就是能帮找找回她遗失的记忆的关键所在,她本来以为林深是在欺骗她的,现在算是弄明白了,所有人好像都很清楚她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唯独她自己不懂。

    如果说之前的她还能因为一些简单的事情而满脸笑容的话,现在的她肯定是笑都笑不出来了,谁会喜欢平白无故就消失了记忆?也不知道那些消失掉的记忆到底对她重不重要呢?

    眼睁睁的看着唐夜和石晓晓两人一步几回头的出去了,裴诗语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酸涩酸涩的,好像真的有很重要的东西离开了自己,她抓也抓不住,留也留不下。

    “封擎苍,我想知道我的过去,你能告诉我吗?”封擎苍还留在病房里,还守在她的身边。

    原来在她做手术的时候,她纤细的小手一直都被他握在手里,可能是因为太紧张了,她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手里传递出来的温暖是让她安心的源泉。微微扭头看向这个好看得过分的男人,如果她和他真的是夫妻的话,那这个重磅消息,她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接受。

    他们真的是恋人的话,那肯定是对视过无数次的,他在以前看自己的眼神也是像现在一样那么柔情似水充满怜惜吗?

    裴诗语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她只明白,她的内心抗拒他,她不想与他过多的接触,却还是在不经意间主动和她说了自己的想法。

    “小语,我也不知道你的过去就算是我告诉你了,你能不能记起来。你的过去太过痛苦,现在一切都归于平淡了,或许忘却过去对你而言也是上天的眷恋。”

    看到封擎苍思考了许久,才认真的回答她的这个问题,低沉的声音依然富有磁性,裴诗语认真听她说的话,却又一种错觉,会认为他的声音在平静的时候,仿佛有一种穿透力一样直达人心底。

    爱她不是让她去面对那些已经忘却的痛苦,也许忘掉过去是为了更好的新生,或许也是裴诗语潜意识里面自己做的选择,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或许还有很多她自己没有办法面对的伤痛。他们的那次争执可能不是真正的导火索。

    如果她不愿意,那他不会去窥探的她的**,不管她变成了什么样子,他都会永远守护在她的身边,当然,有时候可能也会和她小吵小闹,因为他会觉得,生气的时候的裴诗语更加情绪化,也更加可爱,显得生机勃勃的样子。

    “我的过去是痛苦的?为什么我会记不起来?为什么我会感觉我的过去是快乐无比的呢?你看到窗外那朵摇曳的小黄花了吗?”裴诗语错愣了,他怎么会这样说呢?她根本就一点痛苦的记忆都没有。

    “嗯?看到了。”封擎苍顺着裴诗语的手指头直指定的地方,果然看到了一撮小野花,而野花中间还生长着一朵嫩嫩黄黄的稍微大一点点的黄花,随风摇动着,不时的会低下头,看着还挺惹人喜欢的。封擎苍不知道自己性i感的薄唇会因为这朵不断晃动的小花而勾起了唇角,虽然只是那么淡淡的,不易擦觉的,裴诗语在转头看向他的时候还是留意到了他唇角的微笑。

    “你也觉得它很不错吧,也会觉得它不断的折腰可能是在对你点头示好吧?”裴诗语大胆的猜测封擎苍的想法。

    “嗯。”

    收回赏花的眼神,封擎苍也看向裴诗语,对她点了点头,并且露出了一个比之前还要深的笑脸。

    “其实不是,它之所以晃来晃去不是因为它开心和快乐,而是它是在和我说话呢,它在告诉我,它在那座花圃里面生长很多年了,每年都会开花,但是它的同类只有它一朵,它觉得好孤单,它需要朋友。”裴诗语双眸不离那朵花,极其认真的说着。

    她没有注意到,帮她缝针的医生正用一种非常怪异的眼神看着她,就像看一个白痴或者傻子一样。

    “这是你自己的感觉吗?”封擎苍也有点诧异,裴诗语会和他说这些话。

    听起来让人有点匪夷所思,她怎么可能和一朵花交流呢?人类和植物根本就不可能有沟通的桥梁,况且一朵只能活几天的野花能表达什么?

    封擎苍最后还是觉得裴诗语可能是哪里又出现了问题了,或者是因为唐夜和石晓晓的忽然出现打乱了她的心情,才会让她胡思乱想的。

    而她所说的那些花儿对她说的话,极其有可能就是她想对他说的话。

    “不是我感觉到的,是它自己对我说的。它告诉我,它最多活不过今晚了,虽然它还在努力的汲取养分,还在努力的想要多绽放几天,但是它就快没有机会了。等它凋谢以后又要等到明年,它才能再重生短短的几天光阴,它想下一次绽放的时候能有一个和它一样的朋友互相陪伴,这样它就不会孤单了。”

    裴诗语说的是越来越过分了,这是所有人都这么认为的。

    这根本就是一件完全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她还说的那么认真伤感。好像她是真的能明白那朵花的真实情况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