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8章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安慕容离开之后,裴施语就尝试下地。脚踩在厚厚的波斯地毯上,完全没有感受到疼痛,心底顿时舒了一口气。

    温泉山庄每一间客房都配套一口温泉,只是面积比较小,大概有双人浴缸那么大,她早就垂涎了。刚爬完山泡一泡,肯定非常舒爽。

    “哇呜——好爽!”

    裴施语踏入温泉之中,顿时整个人舒展开来,全身的酸痛好像都随之散去。

    她虽然体力不错,可爬了这么长时间的山,肌肉还是很酸痛的。这么一泡,放松全身肌肉,明天也就不容易腿疼。

    这个酒店的套房装修十分精致,每一间都配着一个小院子。小院子是天然园艺系,假山流水小花丛,非常的别致。

    温泉就在院子里,泡在里面还能看到天上的星星,再小酌一杯清酒,十分的惬意。

    “这种感觉也太棒了,下次有机会一定叫灵灵和小萌一起过来。”裴施语感叹道,对这里满意极了。

    她还发了信息给叶沛灵和卫小萌,全都表示以后必须要过来享受。

    正昏昏欲睡的时候,手机进来一个短信。

    她拿起手机点开,是封擎苍。

    封擎苍:‘睡了吗?’

    裴施语想都没想就回复了:‘还没,有什么事吗?’

    封擎苍:‘开门’。

    她直接愣住了,心底很是无语,这大晚上的一个大男人敲一个女孩子的房门,这到底是要哪样啊!

    一个不好,就是******啊!

    偏偏,她还不敢说什么,只能套上保守的浴袍,在镜子面前整理了好一会,确定没有一丝暴露,这才打开房门。

    “脚没事了?”男人的目光投向她的脚踝。

    “没事了。”裴施语怕他不信,还伸出自己的脚丫子,在他面前转了转。

    粉嫩白皙的脚丫看起来可爱极了,指甲非常的红润,不用涂指甲油就非常的漂亮。

    封擎苍的目光暗了暗,很快就把视线收回,眼神飘忽,面色比刚才僵硬。

    “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吗?”裴施语并没有注意到他的一样,只是诧异道。

    “你确定让我站在这里说话?”男人静静的看着她。

    裴施语听到这话,心底开始挣扎起来。

    将他带进去,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太暧昧和尴尬。

    站在这里说话,如果有人路过可怎么解释?这里虽然隐蔽,并不代表不会没有人经过。

    最终,裴施语还是把他放进来。

    男人的人品肯定信得过,两个人有没什么其他心思,共处一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如果停留在外面,被人看到那就完全不同了,没事也要变成有事。

    可是当她把封擎苍放进屋子,走进摆着一张大床的房间,尤其床头柜还非常贴心的摆着,明晃晃的避孕套等计生用品的时候。

    裴施语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刚才一群人在屋子里觉得没什么,可现在孤男寡女的,那种诡异的气氛简直令人无所适从。

    “那个,我们到院子里去吧?看看星星还挺好,呵呵。”裴施语干笑着,想要把男人带离这个尴尬的地方。

    其实屋子里非常宽敞,除了中央摆放着超大尺寸的双人床,还用屏风隔开了一个小休闲区。

    但是依然可以很清晰的看到整间房屋,尤其是中间的大床,实在是太扎眼了,让整个气氛都变得暧昧起来。

    自己一个人不觉得有什么,孤男寡女的就耐人寻味了。

    封擎苍并无异议,跨着大长腿走到小院子里。

    小院子里摆放着防腐木制成的桌椅,十分适合晚上的时候,坐在这里赏花赏月。

    上面还摆放着水果、小零食和茶水,酒店服务非常的贴心。

    晚风徐徐,明月当空,坐在庭院之中,小酌一杯,非常的惬意。

    “喝点什么?”裴施语问道,说完又懊恼不已。

    有话不快说,弄这些玩意好像要把对方长时间留下来似的。

    所幸男人拒绝了:“不用。”

    “封少,你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吗?”裴施语不再客气,直接开门见山。

    男人的视线又投到她的脚上,很快又挪开。

    速度虽然很快,却别裴施语捕捉到了。

    “我的脚真的没事了。”裴施语心底有些乱,不明白男人为什么会这么关心自己。

    有个模糊的答案,她却不敢去探究。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下来,相对无言,气氛迷之诡异。

    裴施语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正打算放到嘴边,却被男人拦住了。

    “这是柠檬水。”

    裴施语怔住了,为什么柠檬水不能喝,他难道知道自己一喝柠檬水就睡不着的毛病?

    她知道封擎苍的能量很大,但是这种很私人的事,就连叶沛灵都不知道,他怎么会知道?

    看着眼前这双幽黑的双眼,她越来越觉得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封少,我们以前认识吗?”

    “为什么这么说?”男人顿了顿低声问道。

    目光直直的望着她,好像要从她灵魂深处抓住什么似的。

    这样的眼神让裴施语感到莫名的熟悉,让她很像回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心里很着急,总觉得这是很重要的部分。

    脑袋突然刺痛,就好像谁敲了她的后脑勺一样。

    “苍哥哥,苍哥哥……”

    眼前变得一片漆黑,一个女孩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回荡着。像魔女的歌声一样,诱惑着她,想要把她拉进黑暗。

    谁?到底是谁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