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9章 不要使用暴力欺负其他的病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59章 不要使用暴力欺负其他的病人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我i干嘛一定要听你的?为什么老是要做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为什么总要把你的想法强加在别人的身上呢?我说了不想穿你的衣服就是不要穿!”裴诗语没有接过封擎苍的衣服,反而是用力甩掉在了地上。

    封擎苍并未此而生气,反而是耐心的弯下i身子,在裴诗语的耳边轻轻的提醒道。

    “小语,如果你想这样暴露在外人面前,你想明天的新闻都报道你不守妇道,出门不穿内衣的话,那你最好乖乖穿上,并且把所有扣子都乖乖扣好,你讨厌我,好,那我不碰你。你不喜欢脏衣服,好,我等下马上出去买一套新的给你换上,所以现在不要任性了好吗?”

    “你你,说什么呢!真是讨厌!”裴诗语经他提醒,才感觉到自己的衣服里面好像确实空空的,而她的胸脯此时正紧张的因为呼吸急促也上下跳动着。

    真的是有够尴尬的,心里却想着,这家伙是故意的吗?故意想看自己难堪的吗?自己就这样出门了,他也不提醒一下自己穿一件小衣衣再出门吗?一定要到了医院这种公共场合才提醒她到底做了有多么丢人的事情吗?

    她的脸色爆红,耳根子超级热,没有办法再与封擎苍对视,只能乖乖的任由他温柔细心的把他宽大的衣服穿好,裴诗语想,如果现在地面出现一个地缝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马上就钻进去。

    感觉自己从来没有那么尴尬过,而且还有外人在场,她没有穿那啥出门的事情这个医生到底知道不知道呢?虽然说他是一个外科医生,还是个女医生,但是如果被人发现了,也是很丢人现眼的事情呢。

    “医生,你尽快安排手术吧。我现在拿单子去缴费。”封擎苍没有因为医生刚才无理的轻视而发怒,如果是换在平时的话,这个医生肯定就工作不保了,但是他现在不想对这个医生有什么举动,他只想裴诗语能尽快好起来。

    “这是单子,你拿去吧。我需要提醒一下你们这些年轻人,以后不要使用暴力欺负其他的病人,别人也受伤了,也是排队就诊的。”

    听到这话,裴诗语本来就爆红的脸色已经是红的不能再红了,从来没有那么丢脸过。

    她想,如果是换了别的女生,能被一个男人这样对待的话,一定会幸福感爆棚,但是她却没有。

    她也没有想过,封擎苍会因为自己的这个小伤而威胁别人让她插队就诊,尽管她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也试图阻止他无理的行为,却没能说服他。

    现在倒好,她就是来看病的,病房门外的那些围成一圈一圈的人,全部都是看他们两个人的!

    封擎苍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很快就缴费回来了。

    等在裴诗语的旁边,看着医生帮她做小手术的时候,他的心都要碎了。

    特别是裴诗语一脸痛苦的神色,紧咬牙关可怜的小模样,真真的是叫他难受至极,心里也是万分谴责自己。

    他这些天对待裴诗语真的是差劲极了,裴诗语会受伤也是因为自己。难道他现在离她近一点,也会对她造成伤害了吗?

    是什么原因导致今天这样相处模式?他真的很害怕,害怕裴诗语会离开自己,所以他不得不抓紧每一个能守护在她身边的机会。

    刚才已经给唐夜打了电话,让他去购置新的衣服。唐夜不愧是得力的助手,在接到电话短短的数十分钟之内就带着大包小包赶到了,而和他一起来的还有石晓晓。

    石晓晓一来就看到裴施语刚刚清完伤口里面的玻璃碎片,带血的碎片还放着一个置物盘里面。

    “小语姐姐,你没事吧?天啊,伤得那么重,还缝了那么多针,我都看到你脚板底的骨头了,好吓人。”

    她也是心疼裴施语,也不知道受了那么重的伤到底是因为什么。但是看到裴诗语那么痛苦的承受这些的时候,她的心也揪得紧紧的,本不想问出声,害怕自己的多嘴会干扰到医生处理伤口。

    最后还是担忧战胜了理智,她的热泪夺眶而出,很想抱着裴诗语安慰她,告诉她,不要怕,很快就会好了。

    裴诗语虽然强忍着痛楚,却也因为这两个忽然出现的人吸引了注意力。她不知道这两个人是谁,而这个看着娇滴滴的小女孩又是谁,她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打了麻药的裴诗语其实已经感觉不到有多痛了,她脸色难看还是因为医生在帮她手术的时候,她是清醒的看着她一针一线就像缝衣服一样缝自己的伤口,这才是让她心惊肉跳的地方。

    没有回答石晓晓的问题,她只是双目清明的看着她,看她的一脸关心和着急却不像是在假装,难道自己真的认识这个小女孩吗?为什么她的记忆力却找不到关于她的信息呢?

    她到底怎么了?她的身上又发生了什么?谁能告诉她这一切,是哪里出错了?这个女孩看着就像和自己很熟的样子,她应该会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吧?

    “小语姐姐,你到底怎么了啊?我知道了,肯定是太痛了,所以你才没有办法回答我的问题对吧。对不起,对不起,我现在不问你了,呜呜。”石晓晓没有办法隐藏好自己的情绪,她的哭泣更让裴诗语觉得无辜。

    她也没有怎么样啊,为什么这个小女孩比自己哭的还要伤心呢?

    看到这么伤心难过的石晓晓,裴诗语也感觉有一些伤感了,眼睛涩涩的,忍不住想要和石晓晓一起落泪,也不知道这样的情绪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在没有打麻药之前,她确实痛得没有办法忍受,泪珠子就像是不要钱的一样一直往下掉,好不容易打了麻药也好一会儿了,她才忍住不哭了,看到别人这样,她又快忍不住了:“不要哭了,你叫什么名字?你也认识我吗?为什么我不知道你是谁。”

    三人都是震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