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8章 不用你抱-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58章 不用你抱

    封擎苍也不愿意再惹怒裴诗语了,知道她会乖乖听话就马上上了车发动引擎。

    只是可惜了这辆豪车了,裴诗语的鲜血一路上就没停过的一直往外冒。尽管玻璃还扎在上面,也阻止不了它们想要离开主人的决心。就像被封锁了一辈子,重获自由的兴奋。

    其实裴诗语根本就不是变老实了,她不是因为封擎苍的话而变得乖乖听话的,而是她确实是很疼很疼,疼得不断的倒吸着气,说话都不利索了。她自己都已经感觉到,玻璃深刺在她的肉里,呼吸一下都会牵扯到伤口,血流的速度也会更加快。

    她更害怕自己会因为这个看似很小,实则很重的伤翘辫子,她还没有活够呢。她还有很多的梦想,她还那么年轻,世界那么大,她还想到处去看看。

    最重要的是,她还没有一个爱人,她还没有结婚,没有孩子,她优良的后代还没有遗传下去,死了真的是可惜了那么好的基因了。

    封擎苍虽然是在驾车,却也一直都在关注着裴诗语,后视镜里面的裴诗语正一脸忧伤绝望,好像生机勃勃的不断的转悠着好看的瞳孔。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时而又会懊恼得皱皱眉。

    可以说是千变万化,而她的内心可能也是在活动的,不然也不会一脸奇奇怪怪的表情。看到这一的裴诗语,本是决定暂时不招惹她的封擎苍最后还是没有抵住强烈的好奇心问出声。

    “你在想什么?”

    “想什么关你什么事啊!好好开你的车!再不快点到医院,我的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我要是死在你的车里,你也逃脱不了刑事责任的!”

    被打断了思路的裴诗语,脾气自然不好,再加上她现在确实是很着急,心里已经想过千万次为什么还没有到医院,甚至觉得医院的路程比平时还要长出了倍,所以她心里那个急啊。

    她才上车不久,就一直亲眼目睹着自己的鲜血流淌出来,不要钱似的,全部都浪费了。滴在封擎苍的豪车上面,车内已经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时时刻刻都在刺激着两人的感官。所以说裴诗语不紧张不害怕那是假的。

    封擎苍好像是猜测到了裴诗语的想法,也是非常心疼的安慰道:“别担心,你不会就这样死掉的,只是流一点血,去了医院送你回家,我就会去给你买很多补品,让你流失的血液尽快补回来。”

    “不想理你,哼。”

    在两人都心急如焚的赶路中,裴诗语的困意也渐渐袭来,应该是失血过多的原因,她的视线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头也昏昏沉沉的,身子只能无力的靠在了椅背上。

    趁着自己还保持了一丝清醒,裴诗语眼睁睁的盯着自己受伤的脚淌了一地的血,都是她的啊,就算是要吃补品的话,也要吃掉一卡车才能补回来吧。希望她还有可以吃补品的机会,如果上天还给她这个机会的话,她一定会把封擎苍这个恶棍吃穷,吃破产,吃得他自己求饶。

    “很快就到了,你困了就睡一下,一会儿我会抱你下车的。”封擎苍也看到了裴诗语渐渐闭合的双眸,亮光也渐渐变弱。

    “我不困!我不用你抱。”

    刚刚差点就睡着的裴诗语在听到封擎苍的话以后,蹭的一下,又坐直了身体,还是因为他的话有效啊,就像一只打不死的小强,硬生生的忍着痛熬到了医院。

    封擎苍不顾裴诗语的挣扎,强行把她抱进了医院,两人的颜值也举动也在进入医院的那一刻起就成为了焦点。

    许多小护士都跟随着两人迅速移动的身影,就是没有一个人主动上前帮忙的,因为封擎苍一脸要杀人的样子,当真是没有敢当那个热心的小护士。就算是他长得再好看,也敌不过他的怒气冲冲。

    为裴诗语看着的医生一脸严肃的对着裴诗语道:“你们也太不小心了,这玻璃都已经刺进肉里面了,骨头都见了,还好是没有伤到骨头,但是伤口那么深,还是要做一个小手术看看里面还有没有残留的玻璃碎片。”

    “还要做手术啊?不能随便包扎一下就回家吗?”裴诗语有些抗拒医院,她不喜欢这里,虽然她也不喜欢家里,回到家的话,封擎苍一定会跟着她一起回去的。

    “你自己伤得有多重,你自己心里没数吗?还随便包扎包扎就好。就算是不做小手术,也要封上好几针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在想什么,不就是舍不得几个钱吗?”两个人都是穿着睡衣,还有点邋邋遢遢的样子就跑到了医院里面来,虽然长得很好看,还是被人嫌弃了。

    “……”

    他们看着像是差钱的样子吗?裴诗语和封擎苍两人面面相靓,才注意到对方看起来确实很糟糕。

    封擎苍昨晚宿醉,衣服上面的扣子都被解开了,里面的白衬衫还被红酒染红了。裴诗语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凌乱的耷拉在小脑袋上面,早上应该是直刷牙了还没有洗脸。肌肤很细腻,找不到任何一点糟糕的地方,但是却穿着睡衣出门。

    这让人想不误会应该都是很难的了。

    该死的!经这医生提醒,封擎苍现在才想起来了,裴诗语穿的是睡衣,里面根本就没有穿,浑圆的酥胸还……

    不作多想,封擎苍二话不说的脱下自己的外套想要给裴诗语穿上。

    “喂,你干嘛啊,你的衣服都两天没有换了,又脏又臭的,我才不要穿呢。而且我又不冷!”

    裴诗语非常直白的说出自己的拒绝的理由,完全没有发现封擎苍要吃人的眼现在有多么的可怕。

    “你必须穿上。”还有外人再场,封擎苍也不好多做解释,只能像下命令一样要求裴诗语必须穿好他的外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