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7章 受伤-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57章 受伤

    “小语,我和你说话,有没有听到?”封擎苍在裴诗语的身后停下动作,只能看到她正弯着腰将那些乱七八糟的酒**子捡到垃圾袋里,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打算,这一点让封擎苍愠怒。

    觉得裴诗语分明就是故意的,她刻意与自己保持距离和对自己的冷漠之意就是做给他看的,一种无力的挫败感油然而生。

    他以为她这样,他可以假装看不见,感受不到她传递出来的冷漠。他可以等到她回心转意的一天,到那一天,他们依然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而这一天何时才能等得到呢?好吧,不急不急,他有的是耐心,他有的是时间,他会控制住自己的脾气的。

    “裴诗语,我和你说话哦。你的娃娃要不要全洗了?”尴尬的环抱着满满一堆的娃娃,封擎苍上前一步,离裴诗语更近了。才看清楚她披散的头发下正塞着一副耳机……

    裴诗语听了一首自己喜欢的歌曲,心情也愉悦了起来。完全就忘记了不久前和封擎苍发生的争执,虽然是在干活,却感觉自己好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上这么简单的生活了。

    这样的生活虽然单调简单,甚至还有一些麻烦和脏乱,但是她真的有准备好了,这样的生活轻松惬意,更适合她。

    “哎,总算是给我收拾完了吧!这两个臭男人,没事干嘛要在别人的家里喝别人的酒,还喝那么多啊?话说,我什么时候买了那么多酒放在家里的?为什么我一点映像都没有了?难道我还有嗜酒的爱好?不不不,肯定是喜欢收藏。没错,就是这样了。”

    裴诗语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身后正傻兮兮的站着一个等待她回应的人,自顾自的忙碌着。**子收拾完了,她的地板也脏得不行了,肯定是要拖干净的,还有就是地毯也需要换了,白色毛茸茸的地毯完全被红酒弄坏了。

    “砰……”手里拿着最后一个酒**子想要扔进垃圾袋的裴诗语忽然转身,就被一张放大的脸吓得慌叫起来,手里的**子自然也就再次掉到地上,也是碎了一地。

    吓破胆的裴诗语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恶作剧了,“啊!啊啊啊!你鬼鬼祟祟的在我后面干嘛?想玩偷袭吗?我告诉你啊,我对你真的没有意思,求求你放过我吧。别老跟着我了,我们真的是不可能的!”

    说完退后了一步,自然的与封擎苍拉开了距离。

    “小心!”封擎苍也被忽然转身过来的裴诗语吓得不浅,但是她忽然退身也吓坏了他。

    “啊,你别……”裴诗语害怕封擎苍忽然伸出手想要抓自己,退得更远了。不过很快她就明白了,为什么封擎苍会提醒她小心。

    封擎苍伸出手想要拉住裴诗语的时候已经晚了,她刻意与他保持的距离,让他一双修长的手也没有办法救她,只看到她粉嫩可爱的脚趾头被鲜红的血染红。

    “呜呜呜,都怪你,都怪你,看我都痛死了,我受伤你都不肯放过我。”裴诗语的粉拳重重的砸在封擎苍的胸口,语气满是委屈。

    她到底招谁惹谁了?才会把这个瘟神请到家中来折磨自己?

    一早上事故不断,现在倒好,她的腿也残了,酒**碎裂的玻璃现在还扎在自己的脚心上,为了不让血流得更多,拔都不敢拔下来。

    封擎苍也是慌了手脚,虽然裴诗语也经常受伤,还出现过大大小小的生命危险很多次,这一次却是因为意外,还是自己造成的意外让她受伤的,最受不了这个刺激的就是他了吧。

    他向来珍她为掌上明珠,碰不敢碰,说不敢说,却还是害她受了伤。所以不管她怎么闹,都是应该的,不管她的小拳拳捶他的胸口有多重,他也该默默承受,为她释放压力。

    “我知道是我的错,乖乖,不哭了好吗?眼睛都哭肿了,你再忍忍,我现在送你去医院,一会儿在车上你的腿不能乱动乱踩知道吗?”

    封擎苍轻声细语的安慰着裴诗语,他显然是知道了自己的安慰其实并不管用,但是他不敢再和她大声说话了。

    现在的裴诗语有点像一个定时炸弹,不会再乖乖听他的话,随时都还有可能与自己对着干,谁能保证她会不会因为厌恶自己而再和她对着干,做出伤害她自己的事情呢?

    “你看我现在像是能乖乖听话的样子吗?你看我的血都滴滴滴的滴了一路了,我还能淡定吗?痛不在你的身上,你当然能说出这样的话了!”

    裴诗语打从心底里就是想要和他拉开距离,却总是失败。现在好了,这个人果然就是一个魔头的化身,他时时刻刻都想吃掉自己。

    “我知道你现在很痛,也很难受,我很抱歉不能帮你承受你所伤所痛,如果可以我宁愿这块扎在你的脚心的碎玻璃扎在我的心上也好。现在的我只是心痛你。好了,乖乖的,很快就会到医院了,如果实在很痛我会让医生小心一点的,好吗?”

    裴诗语就像一个闹脾气的小孩子,他就是她的家长。

    被封擎苍的话堵到哑言,她还能说什么?还有很多狠话没有放下来,他一脸自责和心疼的表情一点不假,完完全全的就是因为她受伤而难过得不行的样子。

    她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别人都低头道歉了,她也不好再不依不饶的继续责怪他了。

    强忍着泪水,不让它们继续落下来,扁着嘴,裴诗语很快就忍住了不哭。

    “这才是我的乖女孩,你的脚伤得不轻,我一会儿开车会很快,你一定要乖乖坐好,保护好自己。”封擎苍把已经彻底不再闹腾的裴诗语放在后排座椅,让她受伤的腿也搭在座椅上,为了避免碰撞。

    “鬼是你的。我才不是你的,我是我自己的!”裴诗语一脸愤愤的,因为疼痛,她就算是没有忍住眼泪也已经流了一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