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6章 宁愿那个可能会感冒的人是我-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56章 宁愿那个可能会感冒的人是我

    也能证明了这个男人现在是有多么的生气,而他的怨气又有多深,全部都发泄在了这扇门上了。

    “我说你!不要太过分了!可恶!”

    裴诗语现在是完全无措了,看着地上的林深,她无计可施,再卡看自己可怜的卧房大门,她更是无可奈何。

    那个煞星好不容易放过了自己了,她现在也不能去招惹他吧?况且他一直都想把自己拉进卧房里面做一些他自己非常爱做的事情,现在若是跑过去向他发出请求那不是自找苦吃吗?

    这个坑她可不能傻兮兮的自己跳下去啊。

    没法了,裴诗语只能拉得动一点点距离,她就已经累成狗哈着气了,气喘吁吁的干下一大杯凉白开才感觉缓和了一点点。

    “这个林深,看起来很瘦,没想到那么有料啊?平时应该是有管理自己的身材的吧?也不知道有没有肌肉呢。看也看不到,可惜了。”裴诗语边喝着凉白开边打量着林深。

    不得不说,可能是因为物以类聚的关系,封擎苍这个家伙长得那么好看,林深也不差嘛,虽然和封擎苍完全是两种类型的男人,但是也是非常耐看的。

    那她到底要不要用一盆水直接泼醒他算了呢?毕竟喝了那么多酒,到底什么时候醒来也不知道,而她也还要打扫这个家里的卫生,刚才她已经瞄过了,客厅脏乱得不行,地毯也要换新的了。

    “算了,既然叫不醒,你就继续睡吧。你刚刚帮了我,我虽然不能马上报答你,但是你的恩情我会铭记在心里的,林深,你好好的睡吧。我会照顾好你的身体的,尽可能的不会让你在我的家里生病的好吗?”裴诗语最终还是放下了手里的凉白开。

    不忍心啊,狠不下心啊,怎么说林深也是救过自己的恩人,她现在这样对待自己的恩人,着实是为人处世之道啊。

    “呐,超级暖和的羊毛毯给你盖上了,那你就好好的睡吧,可怜的我还要去帮你收拾残局,既然不能喝酒,以后就别在别人的家里喝那么多酒了嘛!真的是,给被人带来了麻烦,也给自己造成了困扰。”

    裴诗语对着沉睡的林深喋喋不休,而她的声音也没有刻意的压低。

    她所说的所有话语全部都被躲在门后的封擎苍全部听了去。在卧房门被重重的摔上的一刻,封擎苍其实就已经后悔了,不管裴诗语怎么样,也都是他的小女人。

    他怎么能给她脸色看呢?她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说到底还是因为和自己起了争执,被自己气的。所以他在关上门的数分钟以后就偷偷的开了一条缝,看着她一个人像个小蜜蜂一样给林深拿了枕头,又拿了被子,非常细心的给他盖在了身上。

    不愧是他的小女人,就算是失去了记忆,依然是那么的善良。他想,她的脑海里应该是从未忘记过他的吧,他们有过太多的回忆是他这一辈子都不想忘记的。

    他也自然而然的认为,裴诗语也会想要记住那些美丽幸福的瞬间,即为永恒流传。

    “傻瓜,为什么要对别人那么好?该对我好才对啊,我才是你的亲爱的。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真的让我很难过,多看一眼都会心里觉得酸酸的,如果可以,我宁愿躺在地上那个正被你关怀备至的照顾的人是我,我宁愿那个可能会感冒的人是我,你懂吗?”

    封擎苍只能小声的说出这些话,小声的告诉不可能听到这些话的她。

    “呼,终于弄好了。”裴诗语算是对林深做到了最大限度的补偿了,把家里最好的东西都给他用了,希望他能在醒来的时候不要想太多了呢。

    忙里忙外的裴诗语完全忘记了那个受伤的男人,她也没有想过他此时此刻正在干嘛,也没有想起,他刚才可是硬生生的受了林深的全力出击的一下铁拳。

    林深看起来虽然比封擎苍瘦弱一些,但是他平时可是对自己的身体管理得非常好的,该有的肌肉是一块都不少,而且他这个人的生活非常的健康,饮食健康,生活作息,锻炼健康。

    看着裴施语忙碌的身影在客厅和洗漱间来回穿梭,就是没有来他这里看他一眼,悄悄的关上门,封擎苍忘记了疼痛。

    他轻轻的走到那张他和裴诗语一起翻i云i覆i雨过的私人定制大床上,上面还存留着她的味道,专属于她的香气。

    不管是枕头还是被子,满满的都带着一种暖暖的味道,让人闻了心情逐渐会平稳下来。封擎苍拿起她晚上抱着睡觉的娃娃抱进了自己的怀里,也全都是她的香味。真的很好闻,只是,现在的她是绝对不允许自己与她同房的吧?

    就算是他愿意睡在地板上面,她睡在床上,她也会非常抗拒,觉得自己对她存有不轨之心的。

    睿智如封擎苍,又怎么会不懂得现在的裴诗语对自己的厌恶,她的厌恶根本就不是假装出来的,实实在在的就是因为不喜欢自己才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不行,他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不能在这里自艾自怜,只是忘记了自己而已,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抓起裴诗语卧室里面所有小型的娃娃,封擎苍就往外走去。开门的声音还刻意弄得挺大,就是为了让裴诗语发现自己走了出去了。

    不过他的举动却好像没有引起她的关注??裴诗语已经累得出了密密麻麻的细汗,额头上的碎发都被汗打湿黏在额头上了。

    对于完全无视了自己的裴诗语,封擎苍自知此次是出师不利,不过没有关系,他还可以再接再厉。

    “小语,你的这些娃娃都脏了,我帮你拿去洗了。这都是我愿意做的事情,你也不用太感谢我了。”封擎苍从不觉得自己会那么幼稚。

    为了因为裴诗语的注意力,连这么小的举动都能做得出来。只为了让她和自己多说几句。

    裴诗语没有听到他说什么,甚至是他就站在自己的身后都没有察觉,继续认认真真的打扫着手里的赃物。小脑袋还晃来晃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