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5章 算他识相-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55章 算他识相

    完全就是误解了他的意思,觉得是因为林深打了他一拳惹怒了他,所以才让自己不要管林深的。

    “我不想再重复第二次,如果你现在不放开他,下一刻我不能保证会不会直接把他扔下楼下去,你知道的,这样的事情我可是没少做的。”

    封擎苍的俊颜黑青,对于裴诗语的木讷他深感无奈,却没有办法忽略她放在林深腰间的手。

    他的腰也特别的敏感,她的手还特别的细嫩柔软,只要她的手在他的身上轻轻的游动,他就会起反应,而且必须要她下火才行,现在她这样摸着林深,也不知道林深会不会有和他一样的感觉呢?

    身边的气息更加的冷了几分,裴诗语脊背也是幽深幽深的发凉,封擎苍的眼神这会儿就像是毒蛇的眼紧紧的盯着自己的胸。从裴诗语这个角度看,就是觉得他正在看的就是自己的胸,心里又暗骂了几声流氓。

    刺果果带着愤怒的眼神看得裴诗语还是怪不好意思的,毕竟是女孩子,哪里能这么大胆坦然的接受一个男人刺果果的目光打量?“看什么看。又不是你的。哼。”

    “林深,你快醒醒,跟着我走,我带你去客房休息吧。”裴诗语腾出一只手在林深的眼前晃了晃,发现他还是没有意识的,只能想个办法了。自己的身躯肯定是没有办法一个人把他移到客房就寝的了,那么如果不想放林深在洗漱门口躺尸的话,就只能请这个脸臭臭的男人帮一把手了。

    “姑娘,你别怕。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不管对方有多么的强大,我都会保护你的!我打!”林深对着空气就是几巴掌,还以为自己打中了呢,越打越起劲。

    由于动作太大,裴诗语也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再支撑他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一股脑儿的栽到地上去了……

    “林深,林深,你没有事吧?你快醒醒啊,真的是。到底喝了多少酒啊?不能喝还要喝那么多,真的是服了你了!”

    而这么一跟头,林深也再次进入了深度的睡眠。奈何裴诗语怎么大喊大叫,也没有办法再次唤醒一个酒醉得呼呼大睡的男人了。

    “算他识相,没等我出手把他扔出去。”封擎苍居高临下的睥睨了一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林深。

    不是他不顾兄弟之情,而是林深太遭人讨厌了。

    没听说过一句话是叫,朋友妻不可欺吗?要不是林深的忽然出现,裴诗语怎么忽然记忆混乱还把他给忘了呢?

    好吧,就算是忘了也没有关系,他已经在一个晚上的时间内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他愿意花更多的时间陪伴她唤醒她脑海里属于他的记忆。

    现在他还没有开始实施这个计划,就出来了一个林深和自己争宠,这到底算什么?算什么?

    看着裴诗语对林深一脸紧张的样子,再看看她对自己嚣张跋扈,张牙舞爪的样子,简直就是鲜明的对比!如果不是看在兄弟情上面,他早就已经把林深的脖子扭断了,哪里还能让他那么安稳的躺在自己的女人的房子的地板上面?

    还让她为他担心??

    “喂,你帮帮我啊,帮我把他一起抬进客房里去休息一下嘛。昨晚下了大雨,昨晚他又是在客厅里面睡的,现在再在这里睡的话,醒来肯定是会着凉的,严重了要是生病了怎么办?”

    裴诗语一脸担忧的对封擎苍说道,还带着一点点的怜悯,软软糯糯的声音却是因为别的男人需要照顾,才开口对自己示好的?

    这算哪门子的事儿嘛?“我昨晚也是在客厅睡的,我也着凉了,你为什么不关心关系我?”

    封擎苍是真的吃醋了,就是看不过眼裴诗语对其他的男人好的样子,他才是她的男人啊!她怎么能对自己那么冷漠?对别的男人好呢?这根本就是一件非常不合理的事情好吗?也不在自己的掌控中发展。

    “你?你哪里看起来像是一个生病的样子?你的身体那么强壮,刚刚还不是欺负我欺负得非常起劲吗?这会儿那么短的时间就病了?你当是我傻子不成?”裴诗语猛翻白眼,对这个无理取闹的男人也是服了。

    心里想的却是,封擎苍可能真的是没有药可救了,自己的朋友他都能不管不管!这个男人真的无情到家了,没有谁比他更冷漠了。

    但是她却没有想过,这个傲娇不可一世的男人,却是因为看到她对别的男人好而吃醋有了小情绪了。

    因为她已经忘记了他们之间的爱情,忘记了他们之间发生过的种种,已经忘了他才是守护她的爱人,才是那个愿意为她放弃所有的男人了。

    不知道是可气可悲可叹,封擎苍接下裴诗语的白眼。他不会对裴诗语如何,之前也是有心和她闹着玩的。

    但是不代表他不会因为她的一举一动而伤心难过,他不会强硬的态度去把她从林深的身上拉起来,因为现在的她正吃力的拉着林深在地板上面挪行,他不会去帮忙是因为无法接受她对别的男人好。

    他也不会和她对着干,既然她真的想要把他拉到客房的话,那他就让她继续就好了。

    裴诗语就这样看着封擎苍迈着潇洒的步伐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走了,连理都不理她了,更不用说会出手帮她一把了。

    “喂,封擎苍,你给我过来,你要去哪里啊?你还没有帮我把他拉到客房呢!”裴诗语累的气喘吁吁的,根本就没有办法撼动一个睡得像个死猪一样的成年男子,真的太重了。她刚才真的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了,心里曾想过,就算是封擎苍不出手帮自己的话,她也能靠着自己的气力把他拉进客房的吧?

    “你要让他睡在客房的话,那我就只能去睡你的卧房了。”封擎苍果然是个潇洒的个体,说完这话,伴随一声嘭的关门声是如此的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