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4章 姑娘,别怕-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54章 姑娘,别怕

    “小姐,你没有事吧?这个流氓有没有欺负你??”救下裴诗语,林深的眼前还是凌乱的,将她护在自己的身后,封擎苍身边的空气已经骤停,温度也降到了最低点,冰冻吓人。

    “我我我,我可能没事,但是你恐怕会出事……”

    裴诗语敢保证,她真的真的没有见过那么吓人的封擎苍,她一直以为昨晚和今天早上的这个他已经够危险,够让人害怕的了。

    现在才明白她真的错了,没有更害怕了,现在的她被满脸冰霜的封擎苍吓得瑟瑟发抖不说,还非常自觉的将自己娇小的身躯躲在了林深的背后,伸出小小晃悠悠的脑袋小心观察着封擎苍的一举一动。

    心里却在想,如果林深真的和封擎苍打起来了,她一定是帮林深的。毕竟是林深的正义勇为才救了她,如果不是他出手的话,她还像一只小鸡一样被封擎苍这个恶人拧着呢。所以她不管怎么样,都要站在林深这一边,和他统一战线,打倒封擎苍这个恶霸。

    霸占她的家的坏人,还恐吓调戏她的流氓。

    这样的坏蛋就应该被富有正义感的骑士驱逐出去,不然她根本就没有安稳的日子可以过了。她不想再和这个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了。

    “林深,你酒还不够?还不让开去醒醒酒?”想象中大发雷霆的封擎苍并没有在下一秒出现,而是刻意隐忍的他咬牙切齿的样子更让人心有忌惮好吗?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你是谁?这年头的流氓都那么敬业的吗?还能查到那么多的资料?”林深应该是真的还没有醒酒,而他在伸出手晃晃悠悠的指着某处却不是指着封擎苍的时候,就已经能确定了。

    他还在醉酒的状态中!裴诗语也发现了他的情况,顿时三条黑线爬上额头,真的是够了。一个酒鬼来救了自己,造成了现在这个情况,她还要怎么逃啊??

    刚刚她才冒起一点点希望,还下定了决心与林深一起作战打败封擎苍的。现在好了,一个酒鬼怎么能听得懂和还手?现在她只能乖乖的等封擎苍的魔爪再次抓住自己了。

    但是不会把她抓到卧房里面做刚才他们谈论的那个事情吧??完蛋了……

    裴诗语有多郁闷就有多么的懊恼,现在林深救不了自己了,有必要的时候,她还要出手去救林深,真真的是够够的了。

    “呵呵呵,他在你前面,你指错了。没错,他就是一个非常敬业的流氓,他来我的家里居然还自己配了一把钥匙,林深,谢谢你充满正义感的救了我,刚才的你真的好英勇,如果不是你出手的话,我可能就被他、被他、呜呜呜……”

    裴诗语是相信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就算现在的林深是醉酒的状态,也可能是他还有自己的意识的呢?自己装一把可怜的话,也许就能唤醒他的意识让他尽快清醒过了呢?

    “姑娘,你别哭。救你是我的本性,你别害怕,有我在,他不敢对你做什么的,如果他敢对你做什么的话,我定让他吃够苦头,乖乖求饶的!”

    林深被裴诗语这么一台高,自己就唱起了大戏来了。双手乱舞着,眼前依然是晃晃悠悠的,就连封擎苍到底站在哪个方位他也渐渐看得不再真切,越来越模糊了。

    “哎呀,你你,别倒下啊,天啊。要压着我了。”裴诗语看着发酒疯的林深,她是彻底的凌乱了。

    这家伙昨晚到底是喝了多少酒啊?为什么封擎苍也喝了酒却醒得那么快?而他现在还是一个晕晕乎乎的状态呢??

    好笑的看着这两人有意思的表演,一个明明是胆小若鼠的小女人,还要和自己反抗,而林深他更是了解了,向来是不沾酒水的。昨晚他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喝了多少,但是刚才不经意瞥了一眼客厅那边的地毯,遍地是空酒**,看这个情况就知道他们昨晚的战果如何了。

    “呵呵,你以为你叫人了,就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你别忘了他是干嘛的。他可是一个医生,平时对自己的行为非常的有规律,昨晚喝了那么多的酒,最多还能坚持三十秒钟就会继续倒下睡得跟个死猪一样。”

    封擎苍也是被这个看似正在天旋地转的模样林深气笑了。看他明明就根本站不稳了,已经需要裴诗语搀扶着才能勉强却费劲的站直身,连他在他的正对面他都不知道,偏偏是指着一个黑影就说是敌人了。

    “你别,别以为我会怕你,我才不会怕你呢,这里是我家,你休想对我如何。你敢对我乱来,我明天就去换锁,我让你进不了这个家门,还让你露宿街头!!”

    裴诗语也不管了,超级费劲的支撑着马上就要倒下去的林深,她才是真的无能为力的那个女子好吗?

    上天为什么要派这么一个煞星来折磨自己啊?让她安安静静的过生活不好吗??

    “你劝你最好是马上放开你的手,不然我会狠狠的揍他一顿。”两个人的身子都快贴在一起了,异常的刺眼。

    特别是这个小女人现在还穿着睡衣,睡衣里面根本就是空空如无物的,丰满的浑圆正因为她的动作而左右晃动着。

    林深没有跑过来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在林深跑过来掺和进来的时候,他才开始注意这个小女人的仪容仪表!

    难道她不知道她的身子只能是他能碰的吗?她难道不知道这个家里还有第二男人的存在吗?怎么就穿得那么暴露的在家里走来走去去呢?还不知道保护自己的**!

    看来他还是过于纵容她了,以后一定要好好的管管她,让她不能再这样了。

    “你是在开什么玩笑吗?你这个人怎么那么无情冷漠啊?你没有看到林深都喝多了吗?他连站都站不稳,我现在放开他,他就要摔在地上了!”裴诗语自然不懂得封擎苍的计较,不懂他真正在意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