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2章 我们没有结婚证-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552章 我们没有结婚证

    “喏,你看,没有了吧?很干净,一点泡沫都没有,可以放开本姑娘了吧?”直到舔干净了以后,裴诗语才转过身直视封擎苍,一脸小人得志的笑看他,仰着自己的小脸仰视着他布满胡渣的下巴。

    哦,这个男人好高啊。自己还不到他的下巴呢,只能仰视,真的好气啊。如果和这个坏人发生争执,要是吵得激动之时打上一架的话,那受伤的肯定是自己!要谨慎,小心行事,不能惹怒了这个杀神!

    她的小动作,他就算没有亲眼看见,也能猜出个大概了。刚才还满嘴的泡沫。这下好了,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就全部被她吞进肚子里了。

    “好吃吗?”忍不住问出声,还是有点担心她吃了牙膏,肚子会不会不舒服?会不会拉肚子什么的?要不要带她去医院洗个肠胃什么的?不会出什么大事儿吧?

    一个高材生的封擎苍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因为裴诗语一个白痴的举动,他的脑子也短路了,就这一点点小事儿都会担心害怕她会不会出事儿。

    裴诗语被人点明,也不好再继续装下去,双手叉腰,笑嘻嘻的反问道:“你自己也试试不就知道了?”

    牙膏这种东西,你天天刷牙都要接触到的,好不好吃,难道你的心里没有一点数儿吗?既然已经知道了她把牙膏吃下肚子里了,那么也就假装不知道就好了呗,直接放手让她走开不就好了吗?

    干嘛偏偏要把话明问出来,让她感觉空气稀薄,脸色涨红瞬间尴尬呢?真的是很可气也这个男人!

    “干嘛一副吃了火药的口吻和我说话?你吃的不是牙膏吗?难道牙膏还有这个功效?”封擎苍难得看到那么孩子气的裴诗语。

    顿时起了打趣她的心思,感觉这样的裴诗语也是很稀奇的,气呼呼的样子像一个河豚,呼气吸气的时候腮帮子都会因为她的动作而变得鼓动起来,忍不住就想要伸出手去戳一戳她的小脸蛋。

    想要试试,她的小脸蛋会不会一戳就泄气。而这样想了,他也果然就这样做了。

    “你你,想干嘛?我警告你,离我我远远一点、远一点,这里是我家,我家!你应该知道的!不要再对我动手动脚的了哦,不然我真的会报警把你抓起来哦。”

    裴诗语又紧张了起来了,她很害怕封擎苍了,每每他再接近她的时候,昨晚发生的那幕她又会忍不住想起,又羞人,又气人,又不能说出口。

    刚才是抓着身后的一服,在她转身的时候,封擎苍很自然且顺手的就换成了抓她的衣领了。还好是她穿了比较保守的系扣子的睡衣,不然她被他这么一抓不就要春光乍泄了?

    深邃的眸锁定了她可怜无助的大眼,低着头与她尽可能的近的对视问道:“你为什么那么紧张?看起来很胆怯的样子?你是在害怕我吗?还是害怕什么?”封擎苍刚才也就是一个小小的一个动作而已。

    裴诗语的反应却是那么的过激,好像自己是一个脏东西一样,她连碰都不让自己碰,这个举动刺伤了他的眸。他们何时这样过?陌生人也不至于应该这样避他如蛇蝎吧?

    “我我我,我哪里有,我只是想要让你放开我,毕竟我们不是那么的熟,还是不要有太多的接触好了!如果你这样对我,被外人看到了,那我的清白不就毁了吗?那我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裴诗语说出了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这样大胆的、无畏的与封擎苍对视着说出这样的话,只是她眸子里的闪烁却好像出卖了她的真心。

    “小语,你最好是把你刚才的话收回。你已经是我的女人,怎么还能想着嫁给别的男人?还是你已经有了其他的男人?所以你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你是刻意的想要与我保持距离,就因为你有了新的喜欢的人吗?你告诉我!”

    封擎苍听到裴诗语说要再嫁人的话的时候,险些就失控了。

    双手紧了紧,导致裴诗语的脖子也冷飕飕的感觉凉了不少,他的眼神就是要吃人!他就是想要把自己拆骨剖腹吃掉的!

    这样的封擎苍再一次吓到了裴诗语,也让她打定主意要离他远远的,最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那种,或者是见面不相识的那种。

    “没有没有,怎么会有其他男人??我就是一个单身狗,根本就没有喜欢的男人好吗?”

    裴诗语战战兢兢地把话说完,后又想到刚才封擎苍说的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时候和你结婚的?我怎么不知道?你老说我们是夫妻,那我们的结婚证在哪里?你拿出来给我看看!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裴诗语终于问出了最重点的问题了。

    如果她真的是和封擎苍是夫妻的话,那她肯定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记忆了!如果他没有拿出他们的结婚证的话,那就只能证明封擎苍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人自导自演,因为爱慕自己而想出了那么蹩脚的谎话!

    结婚证?

    他们哪里来的结婚证?封擎苍的瞳孔逐渐缩小,抓着裴诗语衣服的手更紧了,裴诗语的这个问题,他没有办法回答。

    “你说,我们的结婚证在哪里呢?你拿出来,我要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你不要以为这样胡编我就会信了你的话了,我一直都是一只单身狗,你又想毁我清白,哼!”

    裴诗语看着封擎苍闭了嘴,聪明如她,就能微弱的感觉到了封擎苍所说的他们是夫妻可能是假的,不存在的,只是为了让她相信他的话,然后对他言听计从!想她一个天才少女,聪明的大脑又有无数活络的细胞,怎么会轻而易举的被他骗到呢?

    “我没有骗你,虽然我们没有结婚证。但是是你亲口答应我会嫁给我的,就算你忘了,我也不会忘。既然你已经答应过我了,那就是你的誓言,就算没有那一纸婚约也没有多大的关系,你早已经是我的人,何谈毁你清白?你的全身上下,从发丝到脚趾头,每一处都是我的。”

    封擎苍不得不承认自己从来没有那么受挫过。